夜读赖杨刚的新诗《并非一无所有》


2020-03-19 23:14:32  皎月苍穹  所属诗集  阅读189 】

00个   

并非一无所有
赖杨刚

只为见上一面,我一生都在行走
走着走着走着,离自己越来越远
再过一朵花的时间,或,一株草的空间
就能看到你:脸上有夏天!眼睛,像瓜果,带着风
我,是不是应该理发,洗衣服
擦擦皮鞋?精神得好像从来没有过恋爱
干净得就像第一次来到人间!
但,不可以——
走了这么一生的路,许多是弯路,鞋帮上
好不容易粘了那么
一点儿污泥交换你的大雪封山

2020/3/8

读赖杨刚的这首新诗,不禁想起唐寅《一剪梅》中的诗句“晓看天色暮看云,行也思君,坐也思君。”诗人带有伤感的情感基调,内心里既有期待又有矛盾;隐藏着点点失落,却不失执着与憧憬。多种意象元素叠加,展现内心冲突。散文化的语言质朴通透,耐人寻味。
“只为见上一面,我一生都在行走/走着走着走着,离自己越来越远/再过一朵花的时间,或,一株草的空间/就能看到你:脸上有夏天!眼睛,像瓜果,带着风”, 这些诗句给读者一种延伸着的距离感,会联想到一朵花的距离、一帘梦的距离,时间与空间在诗歌中行走。
我常常认为读一个人的诗歌作品,就如同走进了他的人生、他的情感世界、他的认知领域,感同身受属于他的喜怒哀乐。同时接近诗人的灵魂,体察诗人的性格与生命本质。一个人的喜好与精神实质在他的诗歌中皆能捕捉到影子,在文字表达中若隐若现。

“我,是不是应该理发,洗衣服/擦擦皮鞋?精神得好像从来没有过恋爱/干净得就像第一次来到人间! ”,当内心的细小微澜在潜意识里被发现,继而被挖掘感悟,会有言有尽而意无穷的收获。用心去感化,去赢取,去珍惜的人或事,也许等来的往往是你不想知晓答案。那些浪漫诗意、那些美好的回忆、那些说不出的痛楚统统放下后,心如止水,在一片清宁中沉淀时光。不再幻想,不再触碰过往,把相关记忆雪藏。

整首诗歌,间接抒情,情感融入到位。要见面的惊喜与忐忑不安的心情穿插其间,更添诗意色彩。“但,不可以——走了这么一生的路,许多是弯路,鞋帮上好不容易粘了那么/一点儿污泥,交换你的大雪封山”,出乎意料的结果,为整首诗歌设下悬念。诗意的转折,落寞的心绪也许只有诗人自己懂得。并非一无所有的意象,任由读者去猜去想。







(诗词在线提示:诗词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有转载请征得作者同意,并注明出自诗词在线)


新华字典查询提示 提示:不明白的汉字去 新华字典搜索下。  


  •   鉴赏、评论:

评论请先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