岁月的性感


2014-12-24 16:42:28  杨金彪  所属诗集  阅读853 】

50个   

罪无所谓
2014/10/31 杜厦

梦遗(梦呓)在他里面过身 过 过 女学生
过山 过水 女学生 过身 过就是了
和手推车一起过 过一堆书 过论文
潇潇不曾过 夏美不曾 过 但都附身过
谁之过 已不重要 黏黏的思绪还在
阴毛间淋漓 腥味缭绕如唐诗的云烟
直冲霄汉 万古长青 而她已化为水
在记忆里 结冰 结怨 那真的是 很怀旧的
处境 世界 还没和我割开 还是土坯房
红砖平顶房 还有麦堆 躺在思想下面
还有大舅 远处 还有包办 婚姻
温润的永恒 甜的媚 胸在胸前 轻语
她不让他 他就真的 谁在说谁
胸软着陆于胸 体温应和体温
身体居有身体 仍看见 睡不到天上的雨
只有宿舍 枯冷的风 现代建筑群的灰
沧 苍 难以控制的精液 符号学的
天空 《激情与责任》的蓝 罪无所谓
灯光昏睡在左侧的房间 键盘敲着脊梁
鼠标的轻叹 落在沉郁的秃顶里
女学生经过那人的精液 过身。过山 过水
过太平盛世 过尸咒 往生咒 来年的
春花秋月 过山车 前列腺爱玩风云诀



陈超的超
2014/11/1 杜厦

你看 天很阴 于坚很无聊 玩他的
海德格尔 道成肉身 年月很秋天
翟永明 不停地喂养她的土拔鼠
被潜水艇的悲伤控制 不停地喂 不停地
你看 这并不是一个适合 死亡的时节
他却选择离开我们 从存在的腹地
从历史与美学结合的 窗口 你也许
认为 在那里 阳光漏不下去 阴间会
一直明亮 因为北岛的岛 是刀 可海子的
海 并不嗨 你的脸 也不统一
一段无声的速度 传染了你的诗学 深度
浮在语言的渴望里 像泡沫一样永恒
从霍俊明的杯中溢出 精满则溢 谁让你
恁地殷勤 耿占春的嗓子 还没来得及
凑这份热闹 沈奇蹲在 天生丽质里 嬉皮笑脸
不像是一伙的 也能相聚 和于坚一起
无聊 噎咖啡 啃C刊 整啤酒肚 寻死
觅活 站在虚构这边 一天一斤绝望 痛饮
还乡的可能性 来 干下去 你们说
下去 你抖了抖 你的生存 你的
河北师大文学院 你的小键盘 下去
你这是到西川 去探望伊蕾的经验之圈么
抑或去鲁迅的早期 色一色片面的生存
闻一已经多 你的食指 恐怕支不住
历史的加速度 你到底 烦不烦 在这样一个
不适合死亡的时节 玩自由落体游戏
连你的爱情(艾青)也不再过问 不再郁闷



春天的约会
2014/11/3 杜厦

她 春天的约会
你 无底洞的秋思
多少个月亮爱上你
的太阳穴 暴风在那里筑巢
云门有无数温度被舔去
我不知道 胸腔所陷入的
究竟是什么 魔域在何时会
压下你的睫毛 因你的头顶
已经芦花飘飘 嬲不动命运的逻辑 海
也不能使之重新绽开 虚无的
真 在绿的起伏里盘旋 一个未来的家族
正迈向毁灭 你的太阳
一次又一次旷课 爱的水银
掉在冰里 却不是 范冰冰的冰尽管她
有两块冰 尽管时间
有只毛茸茸的手 比睡眠 还温柔敦厚




我独自坐在
2014/11/5 E404

我独自坐在 在CPU的嗡嗡里 等 等诗
等心的沉静 像是去廖地 去十八年前的
黄庄口 布谷会在某一刹 沉默 比抽风机
和水管懂得含蓄 尽管只一刹 宇宙
已在心尖着陆 和泡桐 一起生根
把眼的领域一片片涂紫 一片片
现如今 还有耳鸣 肠鸣 还有宿便 痉挛
可时光已然割去了太多 像一床被子
把我得以安歇之处全部卷走 卷走
塞给我 冷冻的脚 闷痛的前额
我只有干坐 干等 等 等运命 前来
将恩怨情仇、鸡零狗碎的账 一次性 算清



无题
2014/11/6 院图

儿时 腹痛 可没贴 尽管有《腹痛贴》
“有”在我的外面 在“先前” 后来的先前
成人 头痛 牙痛 对失眠有用 拔了牙 依旧痛
前者 哦 不 后者 从少年鱼贯而来
前者(终于说到了)连心 连
命运 你听到伊什塔尔的吼笑 有木有
谁令我辗转 令我落枕 玄游万重山
的复旦 不再用枕头 不再买枕头
但仍然落 扭伤 仍钻进脖子 从左侧
床单仍然准确
地抓住 妈的手
精液 突然 比 泪 凉
情人的血一片蓝 一片紫
你知道了 不只手指连心 连
命运 你听 十一月的阳光那明媚
而阴冷的撕咬声 轴承的狰狞
猫爪中的鼠 你听 听月亮已经
赚不到的神经



载不动
2014/11/11 杜厦

经验 载不动 许多抽象的 愁 只好
让位给先验 那时还没有 雅努斯眼角的狄尔泰
前来体验 现在好啦 不妨把先验、超验啥的
用360压缩打包 挂在体验腋下 让我们可以
在霓虹里和上帝同行 或与因果律
跳一曲慢四 你说 我像云 总是 看不清
看清了又怎样 真是的 那可能
与不可能的 会撕破脸 皆大欢喜
欢喜冤家 打情骂俏 要是触及底线呢 思想的重量
蚱蜢舟载不动 咱就用宋词 用太极图

那给予我们的 也必抢夺我们 季节
车轮般转动 记忆 在车辙下 一段段
碾为齑粉 我在南京的“事”即将终结
而真正的艰难正在 开始 正在 像火焰
烧坏了赫拉克利特的哲学 亲 有多少吃
会让你咽下 一切 都是有数的 软件装得太多 头脑
呵呵 头脑 有很多笑 很多小 蛇的小 野心的
小 岁月给我们 遗留下错位 与言说



天好阴、好淫耶
2014/11/12 E404

11.11的狂欢过后
天好阴 她—— 管她呢 只要我不 阴
阴 淫 天好淫耶 乌咚咚滴 像她那 梅花坞
一进色情的 洞府 在唐僧的 脑海边 做云 做雨
雨 憋在鼻腔内 还在做 还在充电 充 喷嚏的电能
电闪雷鸣 爱 或相思的 巫术 从可爱的
瞳孔 溢下 铁铲声为它堕胎 车轮声 从他的结局
灰幽幽的结局上 压过 和从玉米身上 压过 有何不同
那被糟蹋的玉米哦 不 不 是她要去糟蹋的 是她自己
去找人糟蹋 是 心甘情愿 太阳像根阳具 戳进他的思维
圆满的思维 纯洁的思维 崩 碎 绝 望
强迫性之思 恨堆成山 铺成大漠 汹涌开来 天风浪浪
浪 浪情 浪女人 浪荡公子 纯洁的欲望 道德敏感症
不 不 我走不过去 火试 只是 火噬 阿斯谛迦并不在场
你不是夏沃什 不是悉多 不是清白的需要者 我走不过去
你只是条小蛇 被穿在时代的祭坛上 阿斯谛迦 并不在场
你的后代 并不在场 性敏感度 枸杞子 爱的 红
一切的红 一切的空洞 而感冒 倒TM实实在在



无题
2014/11/18杜厦

诗射出之后,ta还没发软 缩小
沿着云的隙缝 诗
哗啦啦地淋下来
含着阳光 就像含一块 不会有亲吻的口香糖
ta甚至是在没有紧绷 没有
膨胀的状态中射那些诗的甚至来不及
嗅一嗅诗的鱼味
不祥的辉煌结构



深处的喊叫,一切
2014/11/24 E404

深处的喊叫 在擦拭自我
构想中的雷电吞下上帝
困厄 弯起淫荡的胳膊
从圣洁的身世里搜出 罪孽
进入 进入 一切的损毁 一切的

水雷的阴唇密封 在时间
最刺痒的巢穴里引爆 明日的信仰
没有哪家哲学
支付得起 爱的奢侈 爱的
优生学 只有灰色的语音
布置在大地 一切瓜
弥散着腐烂味 亵渎他的性欲
对一切张开 对一切隐蔽
深处的喊叫 弥留在温柔乡



岁月的性感
2014/11/30 杜厦

是的我是只鱼,给摁在理性的案板上
是谁的手?【还戴金戒指】
它取下
我的眼泪
镶进戒指的凹槽
当钻石 七十七样虹彩 闪烁不已

正一片片刮掉 啪 啪 啪
软弱乏力 却 还 在 挣扎 啪 啪 眼珠
黄 蓝 蓝 白 黑 黑
理智的案板上 无助的裸体
只有出的气 尽管嘴还在
一张一合尽管风
还在谣传 岁月的性感



无题
2014/12/10 院图

当时 她和古典走在一起
有谁明白我 何 等 艰 难

飓风的崖口 跳跃的激情在燃烧
恐惧咽进群山 以血红的嗓音 和你幽语
幽 语
一场暴雪 梦的一段冰凉残体
风声 浮起他石筑的 小屋
憋有一座海的 小 屋

是漂向《离骚》 寻找女性么

她的手腕哑起来 辉煌的誓言 坠 落
有谁知他在经过那 死阴的幽谷



来到南京
2014/12/12 杜厦期刊室

瞧,我派的飞机
【纸折的】
不是纸折的 是接你去的
你不妨把自己 想成一段文字
粘贴在上面
架着它飞过来
我再把你 下载到“我的桌面”
几分钟就可以长得像你
在常德时一样高
这样你就 来到南京了
可以吃我送的
现实版火龙果了
【Are you crazy?】



心境
2014/12/12 杜厦期刊室

城墙 啃掉风景的下半身
齿痕豁着 等候
另一条相吻的 心境拉链
心通九境 心 只是一心
心经
坐在这里 坐在
般若波罗蜜多里 听
一首诗的踱步
菩萨 化身一尊白杨
做天 的肺叶 掩护光与
心的旅程 呼吸秋之蓝 秋 之
深 一啜清凉的笑 入深法界 绒黄的
时间 投注在感官



a年纪
2014/12/22-23 杜厦

发福的肚子挺着他 在图书馆慢慢行走
而他是瘦削的 眼睛长尿 挡住了诗歌与学业
像一只缠绵的魂 漫游在知识的故乡
白色的灯光从地表反射他的寂静 没有风的思虑
必死的思虑 杯套的温度陪伴他的偏头痛
陪水磨石的地板 松软的红地毯
原木梯级的纹理含着 回忆的色彩鹅黄
宛如一次小便失禁前的一瞬 哒 哒 哒
转身 还有眩晕相伴 世界怀抱冬季 的逻辑
记忆 一页 一页 翻过来 翻过去哒 哒 哒
梦想 不能从书缝里跳出来 像那只猴王
怨 只能怨文字 卡得太死 歌声也被技术压缩
【温存的女生 离去 当诗启动 风车挂在窗口】
金龙鱼的水平正在被追赶 小小的
温暖 在他的寒武纪 委婉出一瓣云他确定
上升到没人的那一级 做25个俯卧撑
得罪每一双 招惹幸福的耳朵 每一篇星河
的序曲 沙丘在文字后的页面上 无声地游移
日光灯也在屏幕里 安静地悬挂起来
像在天花板上一般稳定 而月亮
也许一直在左右他的神经质 变得隐秘的年龄

低矮、壮实的绿工装步出D区的玻璃门她
是个清洁工人 朝电梯口走去 不符合现代
美学 他意识到她们 是每一天
沉默地维持 图书馆的卫生 他一直以为亲自
把餐巾纸丢进垃圾桶 所有的事情就已完成
她按键的手没拿开 一直扶着 仿佛一块石头
将要被树立在那里 再也不会走开 他听到了
性别特征微弱的咳嗽声 沉闷 灰暗 吸尘器那样地
无欲无望他听出那不是 一种表达 只是一次
【A:我已经过够了孤单的生活 B:那能怎样】

承受 像块石头那样地 承受 承受
从上面掉到自己身上的一切 命与命
纠缠着 在 幽 地 在 黑 里 纠缠着
犹若土地下面的根 我 不也得承受自己的
【阿里 阿里巴巴 阿里巴巴是个快乐的青年】
阳光漏在他脸上 从杜厦的中空地带 从柱子 窗框
从玻璃和 天空的表情 漏在他脸上 头发里
他情绪的微动里 被空调阉去功能的阳光
被期望的 究竟是什么 然而 这也许并未
作为问题 存在于她的咳嗽 花生壳一样
扫把一样的 烂枣核一样的咳嗽声 低矮 灰沉
明亮的日光灯 在不远处便把它们化解掉
C区 或D区 都没谁听到过 咳嗽只是偶尔
暂时的 从不曾存在 从来不曾

一只博士 一位金龙鱼 量词很负责
羡慕了三年 终于在群里看到“接近”
尽管只是个尾巴 有 总比没有好
稀薄的福利 让人心疼【不是淡腾】充满飞翔感
所以 金龙鱼得到热烈鼓掌
【阿里 阿里巴巴 阿里巴巴是个快乐的青年】
那时,懒觉摁住他,玫瑰红的朝霞
抚摸他的额头纹 眼角 瞥一瞥她极致的风情
然后 昏昏沉沉地闭上 闭上 鸟鸣也不能
撬开 希望被关住的锁 童年弄丢的那只钥匙
还在驾驶他的焦虑 劫掠他心的小屋里
一切财宝 一切奥秘 留下 恐惧与战栗留下
绝望 一样美的 晚霞 笑不动的风
偎着他的肠胃 图书馆 也没这样复杂的
肠胃 猪的肠胃 他的鼻子 眼睛 被蒙住

虚伪的竹子 他想
虚竹 大师 他又想
苏轼的(也许是文同的)竹子打中了他 不好意思 嘿嘿
还有谁的

湖边 芦苇们摇摆着蓬松的思絮 被水洗白了的思絮
被季节捉弄得萎黄了的思絮 让杜厦图书馆
与学术交流中心宠爱着 让行人的脚步怠慢 多少回
享受不到的夕阳 幸好
还可以从彼岸 的宿舍楼望见 只是风
磨淡了视神经的温情

冬至:七月的小天才听到
童年的孱弱鲍勃起他的啤酒肚

“神人”下降 一阶 一阶 落至人间
地毯的红 留不住 多孔的血液 留不住命运的常
或无常 一切都太快 一切都太慢 太慢
锤阉 他的黄金时代 无聊的性学
金属的牙齿里吐出一群绿工装形体 一群
聒噪的春鸟 嘻嘻哈哈 咳嗽 不曾存在
不曾 她也许已经下去 上去 也许
只是在等她们 现在 在她们中 她不是一个
单子 从不曾 是 沉重的 只是 他的感觉
【丽人 离去 当诗的表情 集结 十二月的阳光
被文字唤入 口水漂起图书馆 的地理学】
咳嗽 只是 他的感觉 敦实地定在电梯口的
是他一个幻觉 她自己都没意识到咳嗽
的存在 俯卧撑 还在胸肌里搏动 连同破碎的
关系 黯淡的前程 社会的恶意 都无法
踩在脚下 尽管地板已经 如此多元
夜晚 左颅的筋不停地 跳动 蛇一般地在
他梦思里爬行 不停地 只有睡眠无法落实
只有忧伤 无可融化 嗓子眼突然死机 一派幽黑 阴沉
似一部灾难片的序幕 哑哑的痒 刺在中心
一道锐芒星的血门即将旋开 魔灵已经整装
罪恶的哭声 缭绕云山
寂寂地无人听到 穿过B区 A区等着
吞咽他的脚步 文学 历史 自然科学 哲学 教育学
中图法南大法索书号条码号到处是电脑的 呻吟
无法磕掉 漂浮在颅骨间的瘀斑 在绝望里
作五色云游的瘀斑 金龙鱼之痛 计谋着复发







(诗词在线提示:诗词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有转载请征得作者同意,并注明出自诗词在线)


新华字典查询提示 提示:不明白的汉字去 新华字典搜索下。  


  •   鉴赏、评论:
  •   杨金彪 202.119.48.244     2014/12/25 10:38:34     2 楼

  • 圣诞快乐哈 呵呵
  •   静定慧 218.201.87.26     2014/12/25 1:21:09     1 楼
  • 送了5朵鲜花
    圣诞快乐,吉祥如意!

评论请先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