卖酸枣的孩子(叙事诗)


2019-02-01 14:41:01  深深雪  所属诗集  阅读432 】

00个   

这不完全是个真实的故事,但你也不要以为这是个虚假的故事......



今年冬天真的好冷,
接二连三的的大雪下个不停,
漫天的大雪掩盖了虚伪和丑恶,
呈现给人们一幅千里冰封的虚幻美景。
还没有从秋的金黄中走出,
就匆忙的步入了漫漫的寒冬。

望着西面灰蒙蒙的远山,
朦胧的记忆浮现在混沌的脑海中,
想起了儿时在雪地里的嬉闹,
也想起了海边那个小姑娘的身影。
我喜欢雪,
冰天雪地的世界会让灵魂更加纯净。

华灯初上夜色阑珊,
回家的人们步履匆匆,
寒冷的天气来的这么早,
街路旁已经没有了往日小贩们喧嚣的叫卖声。
也许他们已经躲进自己温暖的小窝,
正一壶小酒一块肉地享受着少有的安宁。

最后一班公交早就开走了,
人行道上结了一层薄薄的冰,
看到不时地有人摔跤滑倒,
只好在回家的路上小心翼翼的蜗行,
恨不得一步就迈进家门,
打开电脑在虚幻的世界里享受虚假的温情。

看到小区拔地而起的点点灯光,
看到路旁那两行失去光泽的银杏。
深深的秋夜曾踏着落叶在那里漫步,
淡淡的黎明曾拨开晨雾在那里听松。
突然涌起一种莫名的失落,
也许每个人都会有过那种怅然若失的心境。

小区大门前的灯光依然那样狐假虎威的刺眼,
漫漫长夜它也算是少有的光明。
暮然看到一个孩子在寒冷中不停的踱步,
身旁破旧的自行车上挂着一个小桶。
那桶里盛着好多圆圆的酸枣,
在灯光下、在雪夜里,显得鲜红、鲜红。

那是一个大概十二、三岁的男孩,
瘦弱的脸上挂着一双明亮的眼睛,
不合身的旧棉衣肯定不是他的,
皱巴巴的漏出许多粗硬的羽绒,
看到有人走来,
他显然掩饰不住那短暂的高兴。

叔叔,叔叔,他腼腆的拉住我,
也许他真的看不出我的年龄,
也许他是无奈的讨好,
故意把我说的很年轻。
叔叔,买点酸枣吧,
一点都没有污染是真正的野生。

我不是简单的好奇,
那是一种情不自禁的真情。
我怯懦的问孩子,这么晚了怎么还不回家,
等会儿夜深了会更加寒冷。
孩子看了看我,底下了头,
摇摇那个没有戴帽子的小脑袋便默不作声。

我把自己厚厚的围巾围在他的脖子上,
拉扯中摸到他的小手又凉又硬,
我把他轻轻的揽到怀里,
一种悲戚油然而生。
好像看到了那个卖火柴的小女孩,
在孱弱的火苗中跳动。

他喃喃地告诉我,
父亲去世了,母亲得了重病,
他还有个刚上小学的妹妹,
一家三口在艰难中相依为命。
一个秋天他上山采了300多斤酸枣,
他要全部卖了换钱,好给妈妈治病。

每当周末他就早早的从学校回家,
骑着那辆破旧的自行车进城,
他要用两三个小时,
走完二三十公里的崎岖路程。
为了卖完那一捅30多斤的酸枣,
回到家里常常是半夜三更。

过了小雪就大雪,
眼看就到了深冬,
终于快卖完了,
今天是最后一捅。
谁想到刚进城里就下雪,
剩下的酸枣说什么也卖不动。

我用双手捧起他冰冷的脸蛋,
看到他眼中充满着坚毅的神情,
那是一个孩子对家的伟大担当,
也许正是艰难困苦磨练了他的顽强和坚定。
我想买下他所有的酸枣,
那真不是心血来潮的冲动。

孩子用迟疑的目光看着我,
我没有看出他有多么高兴,
他说,那酸枣少说也有30多斤,
买那么多有什么用。
我对他说,我从小就喜欢吃山里的酸枣,
那会让我想起儿时在姥姥家过年的情景。

孩子腼腆的对我说,
那些酸枣你给我一百元就行,
我顺口就说,
不,三佰元,加上那个小桶。
他惊异的看着我,
脸上露出怪怪的表情。

我借口身上没有那么多钱,
带他到自己的家中。
把事情的原委悄悄的告诉了老伴,
她的脸上顿时充满了同情。
费尽口舌终于说服了他和我一起吃饭,
热腾腾的饺子让孩子的小脸泛起丝丝微红。

我把钱塞进孩子的衣袋,
他退回多余的两张说,那么多不行,
老伴说那是我给你的见面礼,
我说,我还要了你的小桶。
孩子坚持着要赶回家里,
我当然没有答应。

我担心天黑路滑已经太晚,
我害怕大雪封山寸步难行,
他无奈的睡在我书房的那张小床上,
我看得出他忐忑不安顾虑重重。
我开玩笑的告诉他,我不是叔叔,
早已经到了爷爷的年龄。

夜深了,我悄悄的推开书房的门,
看到孩子睡得那么安静,
他真的太累了,
一个十几岁的孩子活得如此沉重。
我觉得眼睛里有些发热,
心中涌起阵阵的痛。

我后悔给孩子的钱有些少了,
真的不足以表达对他的那份崇敬。
躺在床上辗转反侧很难入睡,
一心想着赶快天明。
我会再多给他些钱,
虽然我不是什么大款和富翁。

不知道什么时候就睡着了,
好像还做了一个梦,
梦见我和那个孩子一起在山里採酸枣
漫山遍野的酸枣到处都是鲜红.......
一阵喊声把我从睡梦中唤醒,
老伴焦急的告诉床上已经没有了孩子的身影。

孩子真的走了,
只有书桌子上那个小桶,
我看到捅里有两张钞票和一张纸,
纸上的字是那样的隽秀和工整,
我急急忙忙的拿出来仔细的阅读,
泪水一下湿透了我的眼睛。

“尊敬的爷爷,我走了,
原谅我的不辞而别和懵懂,
我知道你给我的不是钱,
那是你的心,你的情。
一百元就已经足够了,
多余的我已经放进了那个小桶。
暗夜茫茫总有尽头,
迎接我们的是无数的黎明。
我已经长大了,
明年我就会上初中,
吃点苦受点累都不算什么,
那是人生必须学会的课程。
还有,叔叔,不,爷爷,
你买了那么多酸枣,千万别扔,
你把他泡进酒里,
每天晚上都喝上一盅,
你会长命百岁,
你会永远年轻!
——卖酸枣的孩子。”
最后几个字是他工整的签名。

我推开窗户看远处的山,
迎面扑来一阵寒冷的风。
心中像堵了一块铅,
有一种不可名状的沉重。
我想把那个小桶送给孙女,
并把这个故事讲给她听。
( 我知道这诗、这故事写的一点都不好,
可是除此之外我真的无法表达那种复杂的
心情。)







(诗词在线提示:诗词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有转载请征得作者同意,并注明出自诗词在线)


新华字典查询提示 提示:不明白的汉字去 新华字典搜索下。  


  •   鉴赏、评论:

评论请先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