哼哧哧,猪叫半夜


2010-02-03 10:18:02  杨金彪  所属诗集  阅读3340 】

00个   

2010-1-10
哼哧哧,猪叫从夜的黑手里把
两个橡皮鼻孔塞进我的思维中
加入我血液经由各个省份
包括肚脐的伤风旅行而汽车嗡嗡

已学不像儿时梦里的黄河虽然留有
落自天上的瀑声却时刻让我余悸着
它的文明庆幸它的遥远欲望自然的
扰动让人回归单纯把心机放走

猪叫哼哧哧没有韵律沙哑而
单调不如屏幕上歌手那样绚丽甜美也没那
做作与不可企及它在黑暗里接通
神秘的母体提示童年与精神之家

欲望在猫叫里展示艳丽与喧哗猪叫则
没这种狰狞的俗丽粗陋的调子如若
饥年的一碗米饭是欲望裸出的
真身不曾绕弯子谋求闪亮的回报

当冬雪分隔了城市与乡村割占我的
思维和门窗以外的地盘耳鸣也界定
神经的领空我只有一个敌人和
一个朋友最危险最荒谬的是电灯

我依靠它运行自己却得知它
由敌人提供猪叫蠢笨的猪叫
提供亲切和遗失的隐痛把我丢在
时间的紫色路口想听听不到

什么被掠走尽管我只剩下疲倦与残壳
在无限里我楔一只路标为了暂时
想象一下安宁糊窗塑料的抖动也许
只是稍稍搓凉了它的皮肤与安乐

吱哼哼猪叫这不安我称为幸福颇为
羡慕它预言并非所有不适都严重得很
哼吱吱猪叫想模仿却学不像就像
童年那片杉树林我再不能走近







(诗词在线提示:诗词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有转载请征得作者同意,并注明出自诗词在线)


新华字典查询提示 提示:不明白的汉字去 新华字典搜索下。  


  •   鉴赏、评论:

评论请先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