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妈,走了


2018-07-13 00:09:21  自由书生  所属诗集  阅读166 】

00个   

《妈妈,走了》

妈妈躺在床上,停止了呼吸
我和妹妹们拼命地、轮番地,给妈妈作人工呼吸
妈妈的眼角流出了眼泪,却再也没有睁开眼睛

医生说:你们的妈妈,走了
我们给医生下跪,请求救活妈妈
医生还是说:你们的妈妈,走了

妈妈,走了?!
我们接受不了这个现实
然而,妈妈真的走了

那一年,妈妈五十六岁
与晚期癌症抗争了一十四年
妈妈走后,我才看到,妈妈的眼泪

《附记——小侄女》
小侄女,是我小弟的女儿,去年高考,没考上重点大学。我主张,去国外留学。没想到,小侄女执意要重考。今年,果然考上重点大学,被第一批录取。
听到这个喜讯,我却想起,我们的妈妈。
我过60生日时,小侄女给我写了一封信。看她的文风,很像我女儿。去年春节,我到小弟家,看小侄女即兴表演主持人节目,新闻题目是我临时出的。她想了几十秒钟,就我的命题,作了流利的演说。这么小的孩子,居然知道那么多,而且反应那么快,我很高兴。心想,她一定可以考上重点大学。
我们姊妹的后代,都是女儿,个个长得很漂亮,尤其是,都有才学。在我这一辈,我自认为是,天之骄子。但是,与后辈们比起来,我不知道,差到哪里去了。
看到后辈们,我想起外婆,想起妈妈。在社会环境如此复杂的时代,后辈们全体保持着传统的操守和理念。我很欣慰。
我们姊妹小时候,走出去,总是听到长辈们赞赏。而今,我们的后辈,走出去,同样受到长辈们赞赏。我首先想到的,就是妈妈。

我17岁高中毕业那年,妈妈患了晚期癌症。我被照顾留城,没有下乡。矿区家属服务队,照顾我去做苦力——抬石头。长到这么大,妈妈不准我做家务,突然做苦力,而且是很重的苦力,我的确吃不消,几天就把双肩皮肉磨烂了。我不想让妈妈看到我的双肩皮肉被磨烂,因此,夏日炎炎,我也穿着劳动布工服,睡觉也不脱工服,就怕妈妈见到伤心。
一天,我苦力10小时后,回到家里。妈妈每天给我热着饭菜,还热着一小杯泡酒。
我吃饭时,妈妈站在我身后,问我:累不累?我说,不累。
妈妈抚摸着我的双肩,问我:痛不痛?我说:不痛。为了表示不痛,我用左手拍打右肩,用右手拍打左肩。
可以想见,双肩渗出的鲜血,湿透了工服,妈妈一定看到了。
突然,我感到脖子后颈,落下一滴滴热流。我知道,是妈妈的眼泪。
我不敢回头看妈妈,就借故要去看我的做苦力的搭档,跑出去了。
我躲到一个没人的地方,放声大哭。其实,我根本就忍受不了那么大强度的苦力。但是,为了多赚几毛钱,给妈妈治病,我必须忍受,一切的一切。
妈妈走后,我看到了妈妈的眼泪。其实,我早就感受了,妈妈的眼泪。







(诗词在线提示:诗词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有转载请征得作者同意,并注明出自诗词在线)


新华字典查询提示 提示:不明白的汉字去 新华字典搜索下。  


  •   鉴赏、评论:
  •   自由书生 182.241.59.204     2018/7/15 10:35:25     8 楼

  • 再有10天,全体弟妹,从四面八方聚集昆明,聚集大理,到老兄身边来,为我大妹过60岁生日。
    我的家乡在湖南。但是,我年前就离开了自己的家。自然,我从来不会一个人在外,总会有一群人在身边,需要他们这样那样。
    自从父母走后,我就四海为家,浪迹天涯。年不年的,节不节的,早已没有概念。夫人喜欢守着那些空空的房子和那些花花草草,也不涉足江湖半步。一个项目,花掉她几辈子的收入,她没有那种历经和感受。
    夫人外婆也是地主,她外公是黄埔军校国民党军官,抗日战死。她父母是臭知识分子,一生多劫难。大舅子因为这些社会关系问题,学业那么优秀,却硬生生不给读高中,只能上山下乡。恢复高考后,才出人头地。
  •   自由书生 182.241.59.204     2018/7/15 9:48:23     7 楼

  • 下海创业后,我从爷爷老家、外婆老家,招收了很多青年农民工。
    员工长辈对我说:看牛的,还是看牛的;耕田的,还是耕田的。
    当时,我也很年轻,没理会长辈的意思。几十年后看我们同辈的后辈,仅举手投足,差别真是大了。
    在我小时候那卑微的年代,跟父母到长辈家作客,看到肉食,我只夹一小块,做做样子。父母很欣赏我的做派,长辈也很喜欢我的矜持。
    母亲每次做粉蒸肉,总是做很大一盆。母亲说:在家里,放开肚子吃。在外面,要注意吃相。
    总是会想起父亲的教诲:宁肯跟一个讨米的娘,不要跟一个做官的爹。
  •   自由书生 182.241.59.204     2018/7/15 9:24:19     6 楼

  • 作为反革命集团首犯的长外孙,当然不会有政治前途。妈妈走前才告知我真相。于是,为我的怀才不遇,找到了诠释,也为我对人生道路的选择,找到了方向。
    很多人不解,我为何在发明创造上,狠命砸钱,砸命。是因为,解放52年后,外公外婆盖的房子,还是当地最大的,最后改成超市。我宁肯没钱,也不想再成为地主资本家被解放。
    多数自主创业的老板,都是地主资本家的后裔。我们坐到一起,偶尔聊起祖先,就总是感到好笑。尤其是,看到有些暴发户,生怕人家不知他有钱,到处招摇《陈焕生进城》,令人恶心。
    父亲告诉我:穷不过三代,富不过三代。赚了钱,就给爷爷老家建座桥。父亲走后,我找爷爷老家政府,提出捐资建桥。担任镇府副乡长的堂弟告诉我:不要捐资。钱一出,就被层层瓜分掉,最后是,村民集资建桥。
    很多年后,爷爷老家,就我和堂弟这一族后辈,出了一批优秀学子。正是,要改变基因,需要一个漫长的演变过程。
  •   旅今 183.93.96.66     2018/7/14 19:30:20     5 楼

  • 读这篇文字令人感动,这样的母亲令人敬佩,她短暂的一生却留下那么多那么多。。。让我们以文字缅怀她的一生,她会永远活在儿女的心中,也会活在书生君的文字里。
  •   自由书生 183.225.141.249     2018/7/13 2:59:05     4 楼

  • 所有父母,都在奋力。上为祖宗,下为儿孙。
    我告知女儿,老爸还要为国奋力。我投资发明这个多年,砸钱,砸钱,不断砸钱。女儿从没有过一句怨言。于是,我感到了,女儿的优秀。
    女儿生了一个外孙女,一个外孙儿。我很喜欢。4岁外孙女作为幼儿班主持人朗诵《静夜思》的视频,我一直保留着,经常看看。
    我很羡慕同辈人,天天陪孙辈。我也很想这样。但是,国家科技很落后,我又是民间发明家,我只能把余生献给国家科技进步。
    也许,我会一无所有,也许我会财富甲天。这些,都不重要。看到我的后辈们,在继续中国传统文化进而创新,我就很幸福了。
  •   自由书生 183.225.141.249     2018/7/13 2:33:31     3 楼

  • 天人合一,众所周知。但是,什么才是天人合一?
    我看过很多年轻学子的作品。我自然联想到,我的后辈们。
    我们作长辈的,并没有刻意要求后辈。后辈却在刻意要求自己。
    我女儿留学国外期间,第一幅照片就是,她在厨房做饭菜,而且,全副武装。她妈很欣喜的告诉我这件事。
    但是,我认知的女儿,只会做蛋炒饭,尽管她妈在女儿出国前,买了几本烹调书籍,教女儿怎么做红烧肉,还给女儿买了这种那种调料带出国。
    我知道,女儿想告诉她妈:她可以自立,叫她妈开心。
    我更知道,女儿一定知道老爸,不做家务,不是照样当老板?
    孩子欺骗父母,一定是有原因的。我们的后辈,可能就在不声不响的欺骗长辈。我们应该怎么应对?我就想起母亲的做派:不要拆穿后辈的欺骗。
    女儿大学毕业典礼,我和她妈去参加了。女儿一个死党H的父母也去参加了。我提议,到她俩租住的房子里,吃一顿饭。饭菜的确做得很好。H说,这是她几年来练就的手艺。于是,我们知道,我们的女儿,还是不会做饭菜。
    女儿出嫁后,这个问题,就暴露无遗了。
    老爸不会做家务,女儿不会做家务,遗传而已。
  •   自由书生 183.225.141.249     2018/7/13 1:56:46     2 楼

  • 我不知道,后辈们会不会来这里,看我的日记或者诗词。我就这么写着。
    一个家庭,父母是榜样。一个姊妹群,老大是榜样。
    做人做事,无须刻意,率真即可。
    今天,我很高兴。我的小侄女,梦想成真。我更欣喜看到的是,小侄女,诠释了他奶奶的奋力精神。我的小弟,完美诠释了父母的奋力精神。
    什么是幸福?这,就是幸福。
    盎然问过我一个问题:你出身卑微,何以成为发明家?
    我也反问盎然一个问题:你出身高贵,为何要我来学写诗词?
    你们为国奋力,难道我又不是?
  •   红尘客 183.171.65.185     2018/7/13 1:03:18     1 楼

  • 妈妈却再也看不见孩子的泪了……
    共鸣与感人是蜜不可分的,母亲容易引起共鸣,却不能感动每一个人呢。

评论请先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