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胡论道系列文赋:论人琴合一


2021-02-06 00:31:32  郑 中  所属诗集  阅读355 】

00个   

论人琴合一
演奏者左手有极限,而右手无极限。——亚穆波尔斯基

音之气质在弓,音之曼妙在指。神沛而性灵,情入而感生,连动激发,自然成曲,揉滑而缠绵吟唱,颤波而余音增韵,运弓之向角轻重快慢长短,用指之轻重敏滞长短,随曲表达,随兴妙合,万变无穷,调常和中。
右手运弓如气过声带,快慢轻重顿促之间,抒发内心情感;左手按指如喉绷声带,起落弹压抚揉之间,表达微妙情绪。时旋律而情导曲,心动于内,气达于臂,注于弓,奏于指,弓运指蹈,协成弦歌。情生而意动,意动而象涌,象涌而绪飞,绪飞而音变,音变而曲成。情发于心灵,感触于手耳,人琴相和,情感互激,潜导旋律演绎。控好弓指之力度速度,有节奏、有节制,将有序变化之情感能量(意气)注入弓杆,而不肆意耗散浪费,乃使乐音自然、清晰、圆润、通透。黄海怀曰:“以情发音,以音传情,以情动人。”蓝玉菘曰:“山不在高,有仙则灵;乐在飘逸,方可超脱。”陈朝儒曰:“先有情,后有声…以情带声,方声情并茂。”
是故:神不团聚,意不浓纯,则身不雅舒、情不透弓,于是气不和,势不顺。情不先导,性不灵敏,则感不馈应、绪不注指,于是音不美,曲不妙。心导旋律,则形声俱显;目滞曲谱,则弓指失调。神聚而气运,律动而韵生。情发而臂开,腕转而指恰,方可弓协而音准。神散而手乱,则弓不协,指不灵也。无情感之演奏,则晦涩无神韵;乏技巧之演奏,则乐音无灵性。
先识谱而读曲,边吟唱而标记。吟曲以体验其情,音符转化为意气也;协手而演奏于弦,情感转化为声波也。开好首弓,奏好尾音。对不同风格、不同情感之乐曲,当对认真分析、敏妥安排运弓方式,其力度、幅度、节奏、粒度、弹性、连贯性、渐变性等参量,当随音符时值和乐曲情意而变,以奏出原曲之风格、个性之味道。
运弓速度之变化,影响音乐意象之动静、旋律阶段之起伏。是故:音欲淳厚、饱满、明亮、热情,则弓速加快;音欲暗淡、凄凉、平静、柔美,则弓速变慢。江南吴歌者,细柔温雅甜美灵秀,则运弓平稳匀畅、换弓柔顺无痕;北疆蒙调者,悠扬辽阔浑厚粗狂,则运弓舒缓微波、换弓绵连无褶。
旋律之潮涌演进、乐情之起伏波动、乐音之强弱迭变,正如阴阳之旋转轮回、春秋之荣枯变换、歌者之呼吸歌叹。弓法指法之巧妙组合,弓指压速比恰当应变,方可奏出更具色彩、内涵和结构之音乐也。

琴音独特,拟人声而幽咽;琴音多变,拟万籁而丰彩。内部因素决定独特性,外部因素影响多变性。内因有琴体之材质、物性,琴膜之格局、结构,琴马之材质、形制,琴弦之材质、工艺,音垫之材质、厚薄,松香之纯度、组成。外因有湿度、温度等,乐曲因素有调式、风格、情感,主体因素有神智状态、情绪放开度、人琴配合度、运弓方式、按揉方式等。
琴身(琴杆、琴轴、琴托、千斤)之于腹胸,琴弦之于声带,琴弓之于气息,手指之于舌头,琴码之于喉咙,琴筒(包括琴膜,主共振共鸣体)之于口腔,筒窗之于鼻腔。琴弦振动,作为音源;琴码传导,膜筒共鸣。琴码有传导弦振,阻尼滤波,谐振调节,初级共振,激发琴膜之功能也。故琴码可降噪增色,乃至有人云“一个码子半把琴”。然其调节毕竟有限,琴音主要取决于人琴之整体素质也。
是故:二胡之为琴,乃灵性之物也。不可粗暴用之,当精心待之。当因时因地而适之,因琴因曲而奏之,因性因情而饰之,方可畅抒幽情、演绎妙曲也。

二胡技法空间巨大,故其实难学精也,人云“一把二胡拉断腰”。然不必畏难而退,运弓如学单车,运指如学舞蹈,惟有多练善悟,方可让操盘感、肢体感转化经验再转化为本能反应,方能控好盘而行得稳,肢动情而姿优美。
有好琴而奏劣音,或曲不熟、情不导,或悟不够、技不精也。思有余而技未必足,技娴熟而思未必细。学而练,练而思,思而悟,悟而改,改而正,正而练,练而熟,熟而巧,巧而精,精益求精,乃趋于极致也。故练习二胡,或拜师求学,或借鉴总结,以得妙方。神态自然,双手放松;善借弓势,顺乎惯性;遇弱稍轻,省力储气;顺势揉滑,抽空歇指。练中寻乐,乐中增效;余兴莫尽,无趣反厌;兴奏新曲,自娱心情;无兴不奏,保护信心。大滑带揉,激活弦感;练前小操,迅得状态。细练勿躁,常练防退,熟练生巧;曲勿贪多,难勿敷衍,困勿练习;宁慢勿草,宁精勿滥,宁短勿过。锻炼手肌后,不宜练琴;频繁错乱时,暂且搁琴。有时有度,养成规律;持之以恒,胜之惟己。
不付心血苦练,则缺乏琴感技巧;缺乏琴感技巧,则莫求即兴挥洒。荀子曰:“不积跬步,无以至千里;不积小流,无以成江海…锲而舍之,朽木不折;锲而不舍,金石可镂”。是故:急于求成者,多先败中途;恒而精进者,可晚铸大器。
先遵规范而勤练曲,后任挥洒而不逾矩。若夫炉火纯青之时,则力速千变万化,技巧运用自如,弓段游刃有余,弓序组合无穷。奏技至极,精微绝妙,所谓人琴合一也。于是慢而不涩,快而不乱,短而不兀,长而不庸,轻而不飘,重而不噪,低而不沙,高而不刺,简而不陋,繁而不杂,柔而不软,刚而不裂,清而不漏,浑而不暗,虚而不断,实而不硬,变而不拗,抒而不偏。欤!绵绵如诉如述,勾魂摄魄间,旋律演绎世道人情;悠悠若咏若歌,抒怀达意间,琴音涌流江山万籁。

然人琴本二,何以合一?人先知琴而后抒情,人先适琴而后达音。情发而气注,气注而弓挥;绪变而腕转,腕转而指舞。于是奏者闻声而激情,触弦而感应,随旋律而演进,凭心灵而协奏,瞬调弓指压速比,奏出原曲新意气。双手乃心之中介,未必尽抒情达意,故奏时当听琴音、调双手,纵情顺势,主导曲流。双手自然,协调至极,人琴和谐,乃至以弓为呼吸、以弦为舞台、以琴为歌喉,我心即琴,琴即我心,天地在我手,琴音流风云。故人琴合一者,并非虚幻之境,而在人琴相互感应、情音相续激发而混成一体也。嵇康《琴赋》曰:“愔愔琴德,不可测兮;体清心远,邈难极兮。良质美手,遇今世兮;纷纶翕响,冠众艺兮。识青者希,孰能珍兮;能尽雅琴,惟至人兮。”
亚穆波尔斯基之言何解?左手空间限于琴弦,几乎是一点五维空间,触弦仅用四指指尖,且前后音位间,所用手指相互制约,故左手有极限;而右手运弓,仅限于琴弦侧,活动自由度更多,几乎是三维空间,故右手无极限。故:左手如钢丝上跳杂技舞,右手如凌空中鼓风云气。
天地之间,犹橐龠鼓动,而精气运焉;人琴之间,如心弦振动,而万籁出焉。惟有精通琴性,技法熟悉,加以修心养性,悟道精感,技品方可长进也。功至则意气流达,巧成则弓指协奏。观风云而纵弓势,时啸咏时激烈;阅人世而抚弦情,时悲凉时泣诉。至乎自由抒奏之境,音流万象而情动九州,参通天地万物而化疗世道人心,岂非琴圣哉!吾且手拙,有心猜之也。
2021-1-27

详见二胡论道系列文赋(修正更新版)
论琴之源流:http://blog.sciencenet.cn/blog-289142-1274444.html
论乐之道数:http://www.chinapoesy.com/gongxiang85450f54-0703-4591-9b9e-cab7d0cb03d2.html
论人琴合一:http://www.chinapoesy.com/gongxiang76d3dd6c-c159-4af6-b35d-fd61f1e37644.html
论运弓运指:http://blog.sciencenet.cn/blog-289142-1276320.html
其余待续......欢迎打赏支持...

二胡论道系列文赋:论人琴合一






(诗词在线提示:诗词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有转载请征得作者同意,并注明出自诗词在线)


新华字典查询提示 提示:不明白的汉字去 新华字典搜索下。  


  •   鉴赏、评论:

评论请先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