侃和谐


2020-03-20 03:18:59  郑 中  所属诗集  阅读230 】

00个   

侃和谐

开会学实践,结论都和谐。然芸芸人间,何为和谐?和者,发展民生;谐者,发展民主。无民生,还和个球,没饭则反了嘛;无民主,万人同声,还谐个鸟,那叫独孤。

人云媒体乃妓女,此言虽激,然不无道理。有钱则是爸,有奶则是娘,狗仗人势,狗看人低,以显示其存在。河蟹横行,想删就删,何其霸道!民不呼,声不诉,天朝铁桶,岂有和谐?马克思曰“斗争=存在”,毛ZD曰“矛盾=动力”,而今四海莺歌燕舞,有人昏昏迷迷,似不妙也。和谐到底是状态?还是目的?还是有一个词语霸权?如果说矛盾是绝对的,那么和谐是相对的;如果说矛盾是内在动力,那么和谐是整体平衡。自觉追求社会系统整体平衡无疑是好的,但如果因将和谐作为目的而反过来压抑、甚至掩盖内在出现的问题,那么就远离和谐的本来含义。世界从来都充满着非线性、复杂性,某些类型的和谐正如宗教鸦片般蛊惑,潜意识是为了忽悠群众,最终也忽悠了自己,于是整个社会胡里胡涂地把自己越搞越乱、越搞越蒙。在人类社会历史上,之所以出现统治与被统治、剥削与被剥削、忽悠与被忽悠的关系,原因在于无制约的权力必然容易异化,而善良的人民缺乏长期的历史记忆,知识分子中也不乏犬儒气味者,人类本性中的邪恶、虚伪、贪婪、嫉妒等毒素,不良文化的伪饰,加上金钱锁链的强化,僵硬的法制法规,放任自流的物欲,将使整个民族不断内耗、腐化、堕落,使经济、文化乃至教育、科研愈加泡沫化。将极端理想的东西作为治国理念、执政法术,那是昏君为保一时虚名,而却不知不觉地倾斜了社会天平,这就是言极美而闻必蒙,权极愚而道自反。

但我们不得不承认,国家这个神圣概念,是阶级社会的标志产物,是阶级利益的调和工具,也是阶级统治的暴力机器。国家继续长期存在的根据,是合理地解决问题而不是掩盖问题。而和谐变成动词,那是和谐的悲哀;和谐变成河蟹,那是话语霸权的堕落。还原和谐的本来词性,恢复主义之本来立场。回到地面上来吧,感受基层单位,各色残渣,问题多多。脱离现实,空吹口号,不是作秀,就是装逼。人民要谨防的是和谐被既得利益者、权贵资本当作遮羞布,当作掩盖社会问题的手段,当作消除人民呼声的话语权。在这个问题上,恩格斯的提醒仍然很重要,他说:“资产阶级经济学关于资本和劳动的利益一致、关于自由竞争必将带来普遍和谐和人民的普遍福利的学说完全是撒谎。”饰丽词以压舆论,洗视听以蒙现实,盗民心以御天下,备暴器以慑不服,此自古阶级统治之戏法也。

从数理逻辑角度看,一切政治逻辑都可在其核心词汇中找到其“先验设计”。哥德尔不完备性定理暗示,不管那些精心包装的理论如何呱呱叫,那里面一定包含着一个不可自证的假设或公设,这个公设看起来如此习惯,而实际上又如此粗暴,那是最原始话语权之源。这个公设已暗含“某种姿态”,就是统治法术的基石。思想离开了利益就要出丑,老马这个命题实际上是“人性本恶”的另类说法。既然性恶,如何和谐?于是圣人、贤人、政客接连演戏了,于是有了德治、人治、法治。。。然而,诸侯之门,仁义存焉;权贵之口,套话吹焉。。。

下面测测几个字的政治符号学意义。

一个“人”,行走在天地间。后来遇到一个人,扯起“从仁”了,礼法诞生了。又来一个人,站在头顶上,成为“众”,阶级金字塔式分化了。下面的是劳苦无名的“羊”,上面的是管理者或统治者“君”,这就是“群”。“群”曾经是个动词,牧羊的意思,其繁体字是君架在羊头上,暗示统治之君放牧的就是一群羊,羊毛出在羊身上,而且祭奠权力时就鼓吹神圣概念,呼喊羊群去牺牲。后来“群”字开始贴近“众”了,狼开始爱上羊了,表面上爱得疯狂,沾光了“大多数”的政治内涵的光。但是众的繁体字是“衆”,意思是血泊下的猪,可见封建造字者的歹毒,羊性不改,狼性难移。群众这两个字带有最严重的等级观念和歧视感觉,它悄无声息地就在国人潜意识深处重重地就打下某些非民主、不平等的烙印,从他们称他们为“群众”开始,就下意识地催眠了“你们是贱人,应当被统治”信号。有些汉字曾是封建统治阶级创造的,正如满清强迫汉族剃发结辫一个道理,就是从改变日常最常见的发型入手来强烈地散放出“满清家天下”的意识,以维持爱新觉罗氏的江山。群众这两字,确实从文字构型和组合含义角度看,就是在羊群的思想上潜移默化着不平等的非公民意识,这可能甚至比满清的手段更阴险。难怪鲁迅曾在五四运动文化革命时期,说要消灭汉字中丑恶的封建思想和奴隶意识,也就是要改良汉字,后来不了了之。

再回头看“和谐”。

“和”字,稻禾与嘴巴,没饭就反,肚子饱了,不闹事了,这是最原始的和,故发展民生、维护民利是真和的前提条件。

“谐”字,人皆可言,大家有话就说,有屁就放,真实问题及时反映,管理者及时修正法律、健全体制、解决矛盾,问题解决了,积怨没有了,情绪自然好了,这才和了,故发展民主、维护民权是真和的必要条件。

古人云,和实生物,这是和的价值;和而不同,这是和的气度。然而,“和”如果不与“谐”结婚,那么“和”也自身难保;“谐”如果不尊重“和”这份缘分,那么“谐”也是空洞鼓噪。

于是,和与谐终于结婚了。他们本来是天下追求的政治理想,可有一天,却不料被某些官吏成了压制言论自由的话语把柄,蜕变为权力的木偶,这对词语也就是变味了,逐渐脱离大地,脱离本来的意义。这时,你和他讲问题,他和你讲代表;你和他讲代表,他和你讲实践;你和他讲实践,他和你讲管理;你和他讲管理,他和你讲文化;你和他讲文化,他和你讲孔子;你和他讲孔子,他和你讲老子;你和他讲老子,他给你装孙子。装啥子孙子噢,瓜娃子就是玩兵不厌诈呗。说了半天,还是我背孙子,你摔鞭子。

有御用文人杜撰了一本《和谐世界理论》,他所理解的和谐是:“全世界知识分子、劳动大众与有产者们联合起来,为构建人类共同发展的和谐世界而奋斗!”作者这等天真幻想,是公然蔑视历史唯物主义辩证法,是在毛ZD的《矛盾论》和马克思的《资本论》面前出丑,因为他从历史唯心主义哲学出发,忽视了社会阶层利益立场差别,忽视了社会阶层结构必然存在长期异化趋势,忽视了阶级矛盾在历史发展过程中的巨大推进作用,认为劳工阶层与资本家及其走狗之间的利益是可以完全调和的,这类早被历史嘲讽过的政治思想是极其短浅、极其幼稚、极其庸俗、极其麻醉性的,哲学上只能划入染有僧侣气息的空想社会主义阵营。如果那类作者能活300年,那就不会再吹扩子了。

和谐有时像一张美丽的抹布,有时像一张精心整容的面具。也像一张膜,一不小心就被矛盾捅破;之后,政治就不再是处女了,但资本仍对之感兴趣,甚至再次修补这张破膜,以提高利用价值。

唯物辩证法先生看着生气了,出来扇了两个一耳光,大笑着走开了。。。

------2010.12.18







(诗词在线提示:诗词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有转载请征得作者同意,并注明出自诗词在线)


新华字典查询提示 提示:不明白的汉字去 新华字典搜索下。  


  •   鉴赏、评论:

评论请先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