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亲


2015-06-08 21:31:51  梓瑞  所属诗集  阅读635 】

150个   

今天是母亲节,心里很是羡慕那些还有母亲的人,因为你们还有爱的机会。而我却没有了。只能追忆,只能缅怀。愿天下所有的母亲健康、平安、幸福!
说起来也奇了怪了,从母亲去世到我得知噩耗整整两月有余,我愣是没有一丝警觉,家人保密工作做得似乎也密不透风。寒假回家,新姐还到县城接了我,路上她也是滴水不漏。看来家人很怕我知道后一时接受不了这个残酷的现实。然而令他们没想到的是,我哭了一天以后便一切如常,也几乎不找任何人吐露心中的情感。
那是个隆冬的黄昏,天有些阴沉。一回到家我便看到墙上白纸写的来客名单,不谙世事的我还跑到厨房去问娟姐:啥事儿来了这么多客人呀?娟姐嘴一咧,停顿了片刻然后蹦出一句:妈不在了。妈不在了,怎么可能?娟姐还想说什么却哽咽住了,看着她眼角渗出的泪水,由不得我不信。但嘴上还喃喃自语:怎么可能,怎么可能……在堂屋里我看到了母亲的挂像,那是用身份证上的头像放大后做成的,当时家人实在找不出母亲生前的单身照片。我来到堂屋的门坎上坐下,泪水就跟下雨一样,哭声和小孩似的毫无顾忌,肩膀剧烈的耸动。也不知哭了多久,三姑父和大表哥来了。带着哭腔和他们打了个招呼便又缀泣起来,我知道他们是来安慰我的,但究竟说了些什么我实在没听进去,我只记得当时胸前湿了一大片。乡下的冬夜原本十分安静,但那晚我醒了好些次,每次都泪水涟涟。整晚都迷迷糊糊,一入梦便与母亲有关。
后来我哭的次数屈指可数,大概是那次的眼泪透支得太多了。母亲是高血压引发脑溢血去世的。母亲一生都爱干净,据说事发晚上她还洗了个澡,可九月末的气温已很凉了,况且当年还润了八月。在洗澡的时候她就感到不适,便把新姐叫了进去。新姐为母亲穿衣服,母亲却埋怨新姐老穿不上裤子,想必那时她的下肢已经麻木。后来她鼻孔里开始出血,再后来嘴里也出血了。父亲和新姐吓坏了,一方面让新姐去请村医,另一方面叫来我堂哥堂嫂,麻烦他们去通知至亲亲属。那晚的天气也奇怪,瓢泼大雨不说,还电闪雷鸣。好多人都说没见过九月还有这样的天气。村医来得很迅速,经过初步检查和判断,他表示无能为力。几个青壮年打算送母亲去镇上的卫生院,村医摇摇头,说来不及了。四个姐听了顿时哭成了泪人,母亲自己心里也清楚。弥留之际,她强撑精神依次打量每一个和她告别的人,一遍又一遍。有一个人她始终没看到,那个人就是我。最后母亲是带着遗憾走的 ,我可是她最牵挂的儿啊!这个情景是锋哥告诉我的,我早已把它刻入骨髓。近20年来这个场景在我脑海不知回放了多少遍,这是母亲对我深深的牵挂,也是我对母亲永远的遗憾。
清早我来到母亲的坟茔,一抔新土便将母子阴阳永隔。扑通一声跪在地上,没有呼天抢地,我只有泪雨滂沱。我心里呐喊:谢谢您,谢谢您生了我、养了我,给了我一个健全的身体和完整的家;我本想给你倒杯热水;我本想为你做顿可口的饭菜,我还想给你洗一次衣服……可我再也没有机会了,以前总觉得时间还长,总觉得日子还多,没想到天不假年。
家人没通知我母亲去世的消息,对于这件事,我一直不置可否。母亲去世那年我刚考上冰城的大学,离家有千山万水。那时的交通也缓慢,一个单程最少也得四天,还不考虑买票、转车及等待的时间。即便通知我,回到家也事过三秋了,再说路途遥远加上心急火燎,还真怕我路上不安全。另外,家里的经济也不乐观,我离家时学费都没凑够,差的那部分还是一月后补上的。家人的考虑似乎也合情理,我能说什么呢!
以后的日子,我总会有意无意地想起关于母亲的很多情景,这些情景总被反复温习。父母都是闲不住的人,无论春夏秋冬,每天都是凌晨五点起床,父亲准备猪食,母亲准备早饭。六点半的时候他们才叫我和姐起床,洗脸、吃饭、刷牙,然后背上书包上学。吃过早饭以后,母亲便会洗掉一大堆衣服,那是一大家子头天换下的,特别是夏天,只有臭鞋和袜子是自己洗的。这种状况一直持续到我念高中。 母亲也很少午睡,即便是盛夏时节。 每当晚上我们聚精会神、津津有味欣赏电视节目的时候,母亲却总是睡意绵绵。
家里的樱桃熟了,母亲挑选了一些给我送到学校。家里到县城有40里地,母亲也是花甲之年了,但她兴致却很高。一个用打包带编织成提篮,上面盖了几片翠绿的南瓜叶。揭开叶子,红黄鲜嫩的樱桃便跳入眼帘。我口水都流出来了,母亲则在一旁喜笑颜开。她的脸晒得很黑,头上的白发甚是显眼,额上的皱纹也更深了。
父母对我一直采取放养的教育方式,他们从不要求我未来应该怎么样怎么样。可我一旦有了方向和目标,母亲总会坚定地支持我。初中毕业,我未考上高中,可我还想读书,但又不想复读。母亲知道我的想法后,也犹豫了一阵子。后来她做了决定,让我去读荣县中学,那是省级重点。我分数连一般高中都不够,自然只有花钱一条路了。那时叫议价生,九十年代初花了2400元,母亲也真舍得,而我的未来怎样实在难说。为了这事儿,当时不仅托了关系,还找亲戚借了两千多。这笔帐直到我高中临近毕业才还完。但母亲从未给我施加过压力,说什么你要努力呀、你要对得起那2400呀、别让人看笑话呀这些老生常谈的说教。高中三年我也算勤奋,可最终名落孙山,这是那个年代绝大多数学子的命运,更别说议价生了。母亲也没丝毫责怪,她很坦然。可我心有不甘,于是在她的支持下我选择了复读。一年后,我终于鲤鱼跳龙门,这在当时的议价生中算是绝无仅有了,父母为此很是光荣了一阵子。只是让他们意外的是,奇迹在我身上停止了脚步,我再度回复平庸。
第一次去冰城,母亲把我送到成都。在去16路公交站牌的路上,看着我匆匆的脚步,母亲欲言又止,脸上写满牵挂和不舍。那时的我满心都是憧憬和喜悦,又怎能体会母亲的心情。更想不到的是,这竟是我和母亲的永别!
母亲从未说过如何如何爱儿女的话,但她的行动却表达出了这种深情。做她的儿女我们很幸福,做我们的母亲她却很辛苦。一晃二十载,曾经的青葱少年已鬓露微霜,心中的思念和遗憾却不曾稍减。如若再见,母亲你可否能认出当年那个没心没肺的小儿模样?
2015年5月10日

母亲





莫让等待成为遗憾


(诗词在线提示:诗词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有转载请征得作者同意,并注明出自诗词在线)


新华字典查询提示 提示:不明白的汉字去 新华字典搜索下。  


  •   鉴赏、评论:
  •   张入心  61.157.126.1     2017/4/14 9:50:38     5 楼
  • 送了5朵鲜花
    梓瑞老师好!您的散文《母亲》写得真好,送五朵鲜花。
  •   红尘客 113.210.181.91     2017/2/5 14:47:50     4 楼

  • 成龙早期有一部民初功夫喜剧片,叫"一招半式闯江湖",有看过吗?
    踏出第一步,沿途自然有所领悟,来吧!

    作者回复:2017/2/5 16:14:49

    我就喜欢诗哥的真诚和幽默,认识你真好!如果时机到了我试试看吧??!
  •   红尘客 113.210.181.91     2017/2/5 12:46:40     3 楼
  • 送了5朵鲜花
    真挚的情感显露无遗。。我一边读着,一边起了鸡皮疙瘩,这是感动的反应。。
    对於你写小说的能力,我更为深信不疑,何不仔细考虑?
    祝福了。

    作者回复:2017/2/5 13:50:33

    诗哥过誉了,就我这三脚猫功夫,还不敢下笔,主要是觉得自己还没有操控大局的能力。谢谢诗哥来访关注。
  •   袁立志 118.186.135.73     2015/6/9 21:45:11     2 楼

  • 谢谢,新人上路,还请多指教!
  •   龙山村民 222.218.45.58     2015/6/9 13:21:44     1 楼
  • 送了5朵鲜花
    感动!母子情深!

评论请先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