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味


2015-02-16 08:42:00  愚为  所属诗集  阅读925 】

50个   

年味

有人问我,年味是什么?心里存贮得最多是腊肉的飘香味,还有那有钱人家的火药味,妈妈的笑脸和爸爸的威严就是在这种飘香味和火药味中炼成的,“孩子快过来,别去捡他们家的火炮,快过来!”这时妈妈从干瘦如柴的脸上,硬堆出了笑容,向有钱人家道歉,孩子不是有意去踩你们家的鞭炮,他是喜欢鞭炮,他是想捡鞭炮。妈妈抱着我,象护着一只小绵羊,并顺手把父亲买回来的火炮堆在了我的怀里,“孩子他爹,快给孩子点上” ,爸爸的烟头红了,随后的弥漫,火药的烟香,成了我儿时记忆之初的记忆!这是小时候院子里的一幕。

这时有人再来问我,年味是什么?

我肯定的回答是腊味、钱味、人情味,而今再也回不到那个年代,大多已物是人非了,烟味没了、火药味没了,院子里空了,烂了、朽了,昔日的笑声、闹声被时空拉远了,听到的是微弱微弱的风吹残叶在发出一个时空对另一个时空的呼唤!珍惜、珍惜还是珍惜,我看到了大的变小、小的变大,穷的变富、富的变穷,有的大的变老,老的变到没了,还有的变来变去最后变得妻离子散,家破人亡,常言道,三穷三富不到老,世事难料,三十年活东,三十年活西。人都是这样活过来的,所以过年对某些人来说是件好事,他们趁机还可大打人情牌、大捞一把,但对那些在艰难困苦里挣扎的人来说这一年到头,给父母给孩子做不起一双新鞋,买不起一件新衣,这叫什么年啊!现在回忆起他们过年时的模样还历历在目,队长、书记、会计、治保主任、妇女主任,还有民兵连长和一些公干家属,他们穿的是正装,是红卫兵式的中山装,妇女主任是秧歌队的红妆,太喜欢他们了,还有戴军帽,穿军大衣的军烈属的大叔大姨,他们太光彩了,小孩喜欢热闹,也喜欢花花绿绿的好看,我也不例外,很讨厌爸爸的补钉,和妈妈的补钉,觉得他们没有大爷大妈叔叔婶婶和队里其他人穿的威武。长大了才知道爸妈把省下的钱给了我和我的弟妹,所以爸妈在他们中间显得特别的高,也特别的瘦,爸爸在夏天经常光着膀子干活,他的胸骨和肋骨就象对面的山梁子,露得让人凸凹,一些有钱人和一些有钱人的同僚、下属、伙计都离我家远远的,但队里还是有那么几个老的、少的悄悄地接济我父母,这也归究于我妈妈的为人,她在队里干活,听从指挥,服从安排,从不说长道短,很受人珍重!所以勿论任何事、任何人在任何的恶劣的环境下,只要你的人格魅力还能闪光,既使山穷水尽,他们也会想方设法帮你。

后来、田土到户,这个世界又经历了另一种强弱与贫富的格斗,在那块红土地上演了一场场争强好胜的游戏,争田争地、争树争苗、争房争基,等等!似乎这地上无所不争,无所不斗一样,争来斗去,土不值分文,田不值半两,于是这帮人,卷腿上田,投亲问友,寻找出路,有的跑广东、有的跑浙江、上海…,农村再也不是队长一声令下的农村,农村再也不是一纸定终身的农村,这土地上的人们,从此在自已的国土上有了自由活动的权力,他们象脱了僵的野马,纷纷抛下田地,抛下家室、离开村庄、离开故土,踏上了他们另一个陌生的战场,南方打工大军从此形成,有了南方、就有了北方,有了北方就有了东方和西方,农村再也不是分田到户时的那种打打杀杀的农村,年轻力壮的都走了,留下了孤独,留下种种有望的和无望的和遥遥无期的期盼,有的期望变成了金山,银山或矿山,也有的期望变成了黄土、粪土,或臭水沟,从大打出手的泥腿子到车间里的大管工,不知他们经历的是什么样的野蛮和文明?这是我小时候没闻过的另一种火药味消失在了我成年后的记忆深处,只记得那些年,春节近了,年来了,他们的争斗才消停几日,这就是农村!我儿时候的农村;这就是农民!也就是上一代分田到户的农民;这就是外来工、劳务工到现在的农民工!上一代的农民工!

如有人再问我年味是什么?我的回答是乡味、村味、腊味、酒味、烟味、同学味、朋友味、兄弟味、爹妈味、亲情味和打工味和…!

年味







(诗词在线提示:诗词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有转载请征得作者同意,并注明出自诗词在线)


新华字典查询提示 提示:不明白的汉字去 新华字典搜索下。  


  •   鉴赏、评论:
  •   愚为 119.139.235.87     2015/2/16 16:13:56     2 楼

  • 谢谢赏赞!在此也感谢政府农民工也颁奖了!
  •   王怀文  27.28.37.242     2015/2/16 11:04:45     1 楼
  • 送了5朵鲜花
    年味的变迁,国家的发展都离不开农民工,应该给农民工颁奖。欣赏,问好!

评论请先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