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3.油矿区高高挂起的红灯笼


2018-02-14 23:06:17  薛洪文  所属诗集  阅读158 】

00个   

073.油矿区高高挂起的红灯笼
河南南阳油田培训中心薛洪文2018.2.14
要过年了。
……..油矿区也装扮起来,很早就挂起高高的红灯笼,用红红色光遮盖去住日幽暗马路,显得灯笼内的很安祥幸福,不过走在灯笼外的夜色还是很凄冷的。也没有多少人去走在今日今夜马路,凄冷、幽长、深深,去年的路略为一条走不尽的路。
一年多来从不亮的灯,在人们印象记忆里还是一根直插进夜空中,的古怪、可怕、阴森、铁兽。凡是有印象的是不会走这条路的。怪不得,今晚挂起高高的红灯笼,像孤独说客,哪怕找几条人影也可以得到几句称赞。落晚时分,我走着这条路,与我相伴的有另一个人,我们相互不认识,我是到府前街去问询官方的一些事。
他的眼神用说话的语言姿势,想与我交谈。我们默默走上一段路,只是走路,相互不作声。听着他气喘声音才知道他可能得了严重肺病,而且病情很严重只是喘气越来越加剧。我想应该与他些说话,就问了一些没有主题的话。简单摘录如下:
“这么冷的天,你为什么不加点厚衣服呢”。我问道,不敢涉及他是得了病。他眼神黯淡无光,也就是这无光眼神让他还有说话勇气。
“能不能把我的情况反映一下,我有肋骨断了六根,是外地人,以前在这里做一些小买卖,因交不起给黑社会的保护费,让人打成这样。”他慢慢腾腾地一句话断了几次方才说出来。至此,我才知道他的遭遇故事,我想安慰他,不知道还能剩下几个语句,因为,我去问询官方的就是举报黑社会残忍暴行的事情。
“你怎么不去官方控告呢?”
这句话让他脸色突然发起青白色来,仿佛世界里所有苍老的表情一下子全部爬满了他的脸部。他喃喃声音很低,似乎只有他一个人能听得到。我也不便再说此类的话了。
他急促咳起来,吐出一口血,踉踉仓仓几下。仿佛,他与地面,不地面上的路,有魂魄散去的东西要撒在高高的红灯笼下的马路上。
他说:今晚,他要在这个街与街交叉口的一个墙角角落宿下。浑身打着寒颤,样子提供出他实在走不下去了。我把身上外套棉衣留给他,说我一定把你的事公开出去!
向前走,我一个人向前走!
我一个人向前走,向前走!!
………油矿区装扮起来高高的红灯笼,夜风下,我与红灯笼去阐述这条路的一切见闻。附近的冬树秃顶树叉如猛鬼如恶神,如一双双恐怖眼睛打转着我的前行。
忽然,前面有蜷曲黑影,一个残断左腿的呻吟声流出:“青天啊,青天,还我,还我!…..”。我再也不能帮他接肢他的腿。
如我一年来写满仇恨的文稿,至今,也残缺它的声音,不能让它走进新年里,因我卑微的血的怒气仍还不能扶起正义。
否定我的,由否定我的子弹飞来了。







(诗词在线提示:诗词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有转载请征得作者同意,并注明出自诗词在线)


新华字典查询提示 提示:不明白的汉字去 新华字典搜索下。  


  •   鉴赏、评论:

评论请先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