富察明义《题红楼梦》诗二十首探妙(二)


2011-10-05 22:29:57  红楼释文探妙  所属诗集  阅读4189 】

50个   

富察明义《题红楼梦》诗二十首探妙(二)
刘萍、梁睿

其八

帘栊悄悄控金钩,不识多人何处游。
留得小红独坐在,笑教开镜与梳头。

这首诗,在和小说对应中,出入最大。但我认为,它仍然在前八十回中,只有全面解密古本《石头记》文字,方能领悟。应该在第三十九回,村姥姥是信口开合,情哥哥偏寻根究底。第四十回,史太君两宴大观园,金鸳鸯三宣牙牌令。第四十一回,栊翠庵茶品梅花雪,怡红院劫遇母蝗虫。第四十二回,蘅芜君兰言解疑癖,潇湘子雅谬补余香。下面我们先解诗,我更愿意以此解密《红楼梦》。

第一句“帘栊悄悄控金钩”,本应是金钩控帘栊,只有一种情况,就是原先紧闭的帘栊,悄悄被手动拉开,目的只有一个,里面人偷偷向外窥视。

第二句“不识多人何处游”,这个景象在第四十回,史太君两宴大观园,金鸳鸯三宣牙牌令。第四十一回,栊翠庵茶品梅花雪,怡红院劫遇母蝗虫。就是刘姥姥二进贾府游大观园。暗写抄家搜查,妙玉被抓。本回目解字:“茶”为“查”;“品”为曹频;“梅花雪”为妙玉。贾母的“我不喝六安茶”的 “六安”,为“留庵”。

第三句“留得小红独坐在”,我们认为这是在“史太君两宴大观园,金鸳鸯三宣牙牌令”中,只有妙玉独在栊翠庵。妙玉有红梅寒香,叫小红应不勉强。

第四句“笑教开镜与梳头”,是在“第四十二回,蘅芜君兰言解疑癖,潇湘子雅谬补余香”。

宝玉和黛玉使个眼色儿,黛玉会意,【蒙侧批:何等妙文心故意唐突】便走至里间将镜袱揭起,照了一照,只见两鬓略松了些,忙开了李纨的妆奁,拿出抿子来,对镜抿了两抿,仍旧收拾好了,方出来,指着李纨道:“这是叫你带着我们作针线教道理呢,你反招我们来大顽大笑的。”

妙玉判词:“可怜金玉质,终陷淖泥中”。其中“淖泥”,可理解“拘泥”,解密外公曹寅诗抄和《石头记》蓝本。判曲[世难容]“好一似,无瑕白玉遭泥陷,” 其中“泥陷”都谐音为“匿现”。妙玉一直是被搜查的对象。我猜测,妙玉正是生于康熙四十八年(1709年 己丑),比表兄福彭(1708年 戊子)小一岁。“己丑”为“土”,所以,妙玉和“泥”结下了不解之缘。曹寅让儿子曹颜送次女曹频进京成亲时,已怀身孕。第八回,比通灵金莺微露意,探宝钗黛玉半含酸。【甲戌本回目标题为:薛宝钗小恙梨香院,贾宝玉大闹绛云轩】……因想起近日薛宝钗在家养病,未去亲候,意欲去望他一望。这是暗写妙玉已经出生。

第七回,送宫花贾琏戏熙凤,宴宁府宝玉会秦钟。为什么“宫花”出自宝钗?为什么没给李纨?为什么惜春剃头没法戴?为什么凤姐和秦可卿各成双?为什么宝玉黛玉双解九连环?多少个恩恩怨怨,爱恨情愁。假花为者何?题曰:十二花容色最新,不知谁是惜花人?相逢若问名何氏?家住江南本姓秦。本回中有……凤姐见王夫人回话:“今儿甄家(甲戌侧批:又提甄家。)送了来的东西,我已收了。咱们送他的,趁着他家有年下进鲜的船回去,一并都交给他们带了去罢?”小说非常令人奇怪的是,本回并没有细写甄家,而是大写特写刘姥姥一进荣国府。探妙为“送宫花”应该就是暗写安插妙玉的十二位丫环到各处。因为妙玉将被悄悄转移到甄家。书中“甄家送了来的”是暗指送替身青儿,甄家进鲜的船带回去的暗指的是妙玉。“鲜”字中是“鱼”和“羊”。甄宝玉就是曹雪芹(曹天祐),1715乙未年生,属羊,有他护送表姐妙玉。在和随园自寿诗韵十首(录一首)有:“定有禽鱼知主客,岂无花木记春秋。”其中的“禽”、“ 鱼”、“花”、“木”分别指梅溪史湘云(鹤)、曹雪芹天祐卫若兰、畸笏叟妙玉(梅花)、脂砚斋贾探春(木杵)。张伯驹之《风入松》“多少木干血泪,后人难均弹穷。”其中“木干”就是脂砚斋贾探春。敦敏的河干集饮题壁兼吊雪芹 有:“河干万木飘残雪,”中的“木”也是指脂砚斋贾探春。

在第十八回元妃点戏第一出《豪宴》后,庚辰双行夹批:《一捧雪》中伏贾家之败。那么什么是《一捧雪》呢?《一捧雪》又名《莫诚救主》,写明代儒生莫怀古携带九世家传玉杯“一捧雪”,进京补官,严嵩的儿子严世蕃听说以后,便向莫怀古索要。莫怀古不敢不给,便以赝品顶替。莫家门客汤勤告密,卖身投靠严府。严世蕃知道玉杯底细以后,勃然大怒,欲置莫家于死地而后快。老仆莫成冒名顶替主人而死,莫怀古藏匿在戚继光家。后来严嵩倒台,怀古复职,莫成得到褒奖。《豪宴》就是《一捧雪》的第五出。写莫怀古进京补官,以世交拜谒严府,向严世蕃荐举门人汤勤。汤勤擅长古玩赏鉴,又善裱褙。严世蕃立召汤勤,众人饮酒作乐,观看杂剧《中山狼》。联系到第七回黛玉和宝玉解九连环作戏,和第四十一回妙玉给宝玉九曲十环饮具,均和九世相传玉杯“一捧雪”相通。暗喻的就是挂黛玉名的妙玉。
探妙为替身一事是关键,妙玉的替身就是刘姥姥外孙女青儿。关于“青儿”,典出明万历年间冯小青,再结合第一回的神话:有绛珠草一株,……遂得脱却草胎木质,得换人形,仅修成个女体……。应该说绛珠仙子林黛玉的来龙去脉就这样隐隐的交待了。

“伏甄宝玉送玉”,就是甄宝玉秘密护送妙玉南下回曹家或李煦府上隐藏,而由绛珠仙子为替身。


其九

红罗绣缬束纤腰,一夜春眠魂梦娇。
晓起自惊还自笑,被他偷换绿云绡。

说的是袭人,和蒋玉菡弘昼的第一个晚上。第二十八回,“蒋玉菡情赠茜香罗”一节。冯紫英请客宝玉(弘昇和福彭二人)、薛蟠(曹颜),小旦蒋玉菡(弘昼)、妓女云儿作陪。宝玉与蒋玉菡互赠信物,宝玉取下玉玦扇坠暗示了福彭和妙玉的指腹为婚关系。宝玉回家,袭人问起来,宝玉才想起送蒋玉菡那松花巾子是袭人的,就趁着袭人睡觉之时,把那蒋玉菡送的茜香罗大红汗巾子系于袭人腰间。这是福彭将袭人送给弘昼的暗写。“松花”,就是送花袭人之意。“被他偷换绿云绡”是指袭人利用已在弘昼身边,已有的身份和权利,救了妙玉和湘云。“绿”是绿玉斗,指妙玉,“云”就是史湘云。“绡”是绛珠仙子的丫头紫绡,他们是要偷换的妙玉和史湘云的替身。这就是王夫人说的袭人的“好处”。

小说第十九回,情切切良宵花解语,这是花姐袭人的新婚良宵。有:

宝玉看见袭人两眼微红,粉光融滑,【庚辰双行夹批:八字画出一才收泪之女儿,是好形容,切实宝玉眼中意中。】因悄问袭人:“好好的哭什么?”袭人笑道:“何尝哭,才迷了眼揉的。”因此便遮掩过了。【庚辰双行夹批:伏下后文所补未到多少文字。】当下宝玉穿着大红金蟒狐腋箭袖,外罩石青貂裘排穗褂。袭人道:“你特为往这里来又换新服,他们【庚辰双行夹批:指晴雯麝月等。】就不问你往那去的?”【庚辰双行夹批:必有是问。阅此则又笑尽小说中无故家常穿红挂绿绮绣绫罗等语,自谓是富贵语,究竟反是寒酸话。】

此回后,袭人已改换门庭,成为蒋玉菡身边的人,这位宝玉实际是小旦,而这位小旦不是别人,他是雍正帝皇五子,乾隆胞弟,和亲王弘昼。本回有:

李嬷嬷又问道:“这盖碗里是酥酪,怎不送与我去?我就吃了罢”说毕,拿匙就吃。【庚辰双行夹批:写龙钟奶母,便是龙钟奶母。】一个丫头道:“快别动!那是说了给袭人留着的,【庚辰双行夹批:过下无痕。】回来又惹气了。【庚辰双行夹批:照应茜雪枫露茶前案。】你老人家自己承认,别带累我们受气。”【庚辰双行夹批:这等话语声口,必是晴雯无疑。】李嬷嬷听了,又气又愧,便说道:“我不信他这样坏了。别说我吃了一碗牛奶,就是再比这个值钱的,也是应该的。难道待袭人比我还重?难道他不想想怎么长大了?我的血变的奶,吃的长这么大,如今我吃他一碗牛奶,他就生气了?我偏吃了,看怎么样!你们看袭人不知怎样,那是我手里调理出来的毛丫头,什么阿物儿!”【庚辰双行夹批:是暂委屈唐突袭卿,然亦怨不得李媪。】一面说,一面赌气将酥酪吃尽。

李嬷嬷在庚辰双行夹批写“龙钟奶母,便是龙钟奶母。”是指康熙奶母,曹寅和李煦的母亲都是康熙的奶母,借此也交代了袭人来自曹家或李家。李嬷嬷道的“什么阿物儿!”谐音“什么阿五儿!”指的就是胤禛第五子弘昼。牛奶,暗指1709己丑年出生妙玉。


其十

入户愁惊座上人,悄来阶下慢逡巡。
分明窗纸两珰影,笑语纷絮听不真。

这首诗写了四个人,薛宝钗入户,座上人指袭人,因为袭人在弘昼身边升了级,且有了孩子。两珰影指黛玉(妙玉)和湘云。第三十六回,绣鸳鸯梦兆绛芸,轩识分定情悟梨香院。宝钗去求袭人帮助,恰好就有了袭人的“被他偷换绿云绡”。有:

却说王夫人等这里吃毕西瓜(暗示栊翠庵,“栊翠”西瓜皮之意),又说了一回闲话,各自方散去。宝钗与黛玉等回至园中,宝钗因约黛玉往藕香榭去(曹家),黛玉回说立刻要洗澡,便各自散了。宝钗独自行来,顺路进了怡红院,意欲寻宝玉谈讲以解午倦。不想一入院来,鸦雀无闻,一并连两只仙鹤(史湘云)在芭蕉下(妙玉)都睡着了。宝钗便顺着游廊来至房中,只见外间床上横三竖四,都是丫头们睡觉。转过十锦槅子,来至宝玉的房内。宝玉在床上睡着了,袭人坐在身旁,手里做针线,旁边放着一柄白犀麈。宝钗走近前来,悄悄的笑道:“你也过于小心了,这个屋里那里还有苍蝇蚊子,还拿蝇帚子赶什么?”袭人不防,猛抬头见是宝钗,忙放下针线,起身悄悄笑道:“姑娘来了,我倒也不防,唬了一跳。【蒙侧批:问情问景,随便拈来,便是佳文佳语。】姑娘不知道,虽然没有苍蝇蚊子,谁知有一种小虫子,从这纱眼里钻进来,人也看不见,只睡着了,咬一口,就象蚂蚁夹的。”宝钗道:“怨不得。这屋子后头又近水,又都是香花儿,这屋子里头又香。这种虫子都是花心里长的,闻香就扑。”说着,一面又瞧他手里的针线,原来是个白绫红里的兜肚,上面扎着鸳鸯戏莲的花样,红莲绿叶,五色鸳鸯。宝钗道:“嗳哟,好鲜亮活计!这是谁的,也值的费这么大工夫?”袭人向床上努嘴儿。【蒙侧批:妙形景。】宝钗笑道:“这么大了,还带这个?”袭人笑道:“他原是不带,所以特特的做的好了,叫他看见由不得不带。如今天气热,睡觉都不留神,哄他带上了,便是夜里纵盖不严些儿,也就不怕了。你说这一个就用了工夫,还没看见他身上现带的那一个呢。”宝钗笑道:“也亏你奈烦。”袭人道:“今儿做的工夫大了,脖子低的怪酸的。”【蒙侧批:随便写来,有神有理,生出下文多少故事。】又笑道:“好姑娘,你略坐一坐,我出去走走就来。”说着便走了。宝钗只顾看着活计,便不留心,一蹲身,刚刚的也坐在袭人方才坐的所在,因又见那活计实在可爱,不由的拿起针来,替他代刺。

不想林黛玉因遇见史湘云约他来与袭人道喜,二人来至院中,见静悄悄的,湘云便转身先到厢房里去找袭人。林黛玉却来至窗外,隔着纱窗往里一看,只见宝玉穿着银红纱衫子,随便睡着在床上,宝钗坐在身旁做针线,旁边放着蝇帚子(胤昼子,隐写了袭人已经生了弘昼的孩子),林黛玉见了这个景儿,连忙把身子一藏,手握着嘴不敢笑出来,招手儿叫湘云。湘云一见他这般景况,只当有什么新闻,忙也来一看,也要笑时,忽然想起宝钗素日待他厚道,便忙掩住口。知道林黛玉不让人,怕他言语之中取笑,便忙拉过他来道:“走罢。我想起袭人来,他说午间要到池子里去洗衣裳,想必去了,咱们那里找他去。”林黛玉心下明白,冷笑了两声,只得随他走了。【蒙侧批:触眼偏生碍,多心偏是痴。万魔随事起,何日是完时。】

这里宝钗只刚做了两三个花瓣,忽见宝玉在梦中喊骂说:“和尚道士的话如何信得?什么是金玉姻缘,我偏说是木石姻缘!”薛宝钗听了这话,不觉怔了。【蒙侧批:请问:此“怔了”是呓语之故,还是呓语之意不妥之故?猜猜。】忽见袭人走过来,笑道:“还没有醒呢。”宝钗摇头。袭人又笑道:“我才碰见林姑娘史大姑娘,他们可曾进来?”宝钗道:“没见他们进来。”因向袭人笑道:“他们没告诉你什么话?”袭人笑道:“左不过是他们那些玩话,有什么正经说的。”宝钗笑道:“他们说的可不是玩话,我正要告诉你呢,你又忙忙的出去了。”
这是妙玉和史湘云出逃的暗写。


其 十一

可奈金残玉正愁,泪痕无尽笑何由。
忽然妙想传奇语,博得多情一转眸。

这首诗策划在第十九回,意绵绵静日玉生香,实施在第三十二回,含耻辱情烈死金钏,到第三十五回,白玉钏亲尝莲叶羹,黄金莺巧结梅花络。“可奈金残,”指的是曹频因胤礽二次被废;“玉正愁,”指的是妙玉无处藏身。“忽然妙想传奇语,”是给妙玉找替身。

金钏玉钏都是脱手之意,同替身。第十九回,“意绵绵静日玉生香”中,宝玉黛玉让枕头,典出第十八回元妃省亲的点戏《邯郸梦》,伏甄宝玉送玉,指替身。宝玉能称得上的“妙想奇语”,就是“扬州黛山林子洞”的故事。福彭1708戊子年生,属鼠,小耗子变作香芋偷香芋,就是妙玉的衣食起居不宜还相。香芋就是香玉,红香绿玉,就是妙玉。宝钗再次提到绿蜡,就是腻玉,就是匿玉。绛珠仙子是《石头记》最大的超级替身,是妙玉的替身。


其 十二

小叶荷羹玉手将,诒他无味要他尝。
碗边误落唇红印,便觉新添异样香。

是“白玉钏亲尝荷叶羹”一节,暗示了绛珠仙子作妙玉的替身服了毒药。


其 十三

拔取金钗当酒筹,大家今夜极绸缪。
醉倚公子怀中睡,明日相看笑不休。

“金钗”指的是薛宝钗,同探春,就是妙玉的母亲曹频。“绸缪”出自诗经《绸缪》,描写新婚之夜的缠绵与喜悦。在“寿怡红群芳开夜宴”一节,芳官与宝玉同榻而眠,但是被袭人抱上去的。芳官就是妙玉。宝钗签上画着一支牡丹,题着“艳冠群芳”四字,下面又有镌的小字一句唐诗,道是:

任是无情也动人。

又注着:“在席共贺一杯,此为群芳之冠,随意命人,不拘诗词雅谑,道一则以侑酒。”众人看了,都笑说:“巧的很,你也原配牡丹花。”说着,大家共贺了一杯。宝钗吃过,便笑说:“芳官唱一支我们听罢。”芳官道:“既这样,大家吃门杯好听的。”于是大家吃酒。芳官便唱:“寿筵开处风光好。”众人都道:“快打回去。这会子很不用你来上寿,拣你极好的唱来。”芳官只得细细的唱了一支《赏花时》

说明宝钗是今夜的女主人,带着孩子(芳官妙玉)的新娘。今夜寿宴是假,婚宴才是真,当然是个非正式的象征性的婚宴。芳官的《赏花时》,仍是妙玉的替身之暗喻。探春是一枝杏花,那红字写着“瑶池仙品”四字,诗云:日边红杏倚云栽。

注云:“得此签者,必得贵婿,大家恭贺一杯,共同饮一杯。”众人笑道:“我说是什么呢。这签原是闺阁中取戏的,除了这两三根有这话的,并无杂话,这有何妨。我们家已有了个王妃,难道你也是王妃不成。大喜,大喜。”说着,大家来敬。探春那里肯饮,却被史湘云、香菱、李纨等三四个人强死强活灌了下去。

宝钗和探春是同一个人,就是曹频。为什么有香菱、李纨?因为和兄长曹颜薛蟠有关。根据舒四爷所见《乾隆五十五,六年间钞本》说《红楼梦》里“内有皇后,外有王妃”(参阅舒批《随园诗话》)。多数的观点是认为是说曹家既有皇后,又有王妃。而我认为,这句话的意思是《红楼梦》书里面的皇后,写的就是书外的,真实的,曹家的曹佳氏王妃。


其 十四

病容愈觉胜桃花,午汗潮回热转加。
犹恐意中人看出,慰言今日较差些。

绛珠仙子黛玉作了《题帕三绝》,然后“觉得浑身火热,面上作烧……只见腮上通红,自羡压倒桃花,却不知病由此萌”,服毒替死。由神瑛侍者弘昇策划,这件事发生在雍正四年(1726年)五月,弘昇也因办理旗务时“并不实力效力”,被革去世子,交付其父允祺,“在家严加训诲”。《红楼梦》中有第三十三回,手足耽耽小动唇舌,不肖种种大遭笞挞。和第三十四回,情中情因情感妹妹,错里错以错劝哥哥。书中有:
宝玉听说,便长叹一声,道:“你放心,别说这样话。就便为这些人死了,【蒙侧批:文气斩动。】也是情愿的!(校者注:蒙本此处无“也是情愿的”,换作“况已是活过来了”)”


其 十五

威仪棣棣若山河,还把风流夺绮罗。
不似小家拘束态,笑时偏少默时多。

写的是妙玉在第四十一回,栊翠庵茶品梅花雪、怡红院劫遇母蝗虫。查抓妙玉。哪里有什么瓜洲渡口劝惩,哪里有什么八十回后,就在此地此时。

有靖眉批:妙玉偏辟处,此所谓过洁世同嫌也。他日瓜州渡口劝惩,(妙玉)不!哀哉!(如果当时)屈从?红颜固能不枯骨各示□。

“瓜州渡口”,典出杜十娘怒沉百宝箱,地方应还指栊翠庵,西瓜皮的花纹叫栊翠。“瓟”,既有“瓜”,又引出葫芦——发明人康熙朝总管太监梁九功。清虚观张道士暗喻。上面的靖眉批,意思同由于妙玉的刚烈和不屈从,导致“白骨如山忘姓氏,无非公子与红妆。”


其 十六

生小金闺性自娇,可堪磨折几多宵。
芙蓉吹断秋风狠,新诔空成何处招。

看似写晴雯,后两句话是指宝玉为她写的《芙蓉女儿诔》,前两句的“金闺”同“金玉质”、“性自娇”应指的是妙玉(黛玉)。“可堪磨折几多宵”,可见《葬花词》。“新诔空成何处招”同探春远适和周澍《红楼梦新咏》“笑妙玉”诗第六句“海岛终随蛾子身”。


其 十七

锦衣公子茁兰芽,红粉佳人未破瓜。
少小不妨同室榻,梦魂多个帐儿纱。

诗中“兰芽”:兰的嫩芽。常比喻子弟挺秀。破瓜:旧称女子十六岁为“破瓜”。先说“红粉佳人未破瓜”,指薛宝钗,书中有专门交代宝钗十五岁一段,当然就是“未破瓜”。这里的“锦衣公子”,指的是曹颙秦钟,虽然曹颙曹频为同父同龄,曹频却为庶出。诗中的“少小不妨同室榻,”是说曹颙曹频两兄妹在一起长大的,关系亲密,如此来看,“少小不妨同室榻”,再也正常不过了。诗里包含有脂砚探春曹频的感情。由于曹颙死后留下了遗腹子曹天祐,这不正是“梦魂多个帐儿纱”吗?这是对曹雪芹亲生父亲的怀念。

第十六回,贾元春才选凤藻宫,秦鲸卿夭逝黄泉路。有:谁知近日水月庵的智能私逃进城,(暗示曹颙亲事事先未经其父曹寅同意)【甲戌侧批:好笔仗,好机轴。】【甲戌眉批:忽然接水月庵,似大脱卸。及读至后,方知为紧收。此大段有如歌疾调迫之际,忽闻戛然檀板截断,真见其大力量处,却便于写宝玉之文。】找至秦钟家下看视秦钟,不意被秦业知觉,将智能逐出,将秦钟打了一顿,自己气的老病发作,三五日光景鸣呼死了。秦钟本自怯弱,又带病未愈,受了笞杖,今见老父气死,此时悔痛无及,更又添了许多症候。因此宝玉心中怅然如有所失。【庚辰眉批:凡用宝玉收拾,俱是大关键。】虽闻得元春晋封之事,亦未解得愁闷。【甲戌双行夹批:眼前多少热闹文字不写,却从万人意外撰出一段悲伤,是别人不屑写者,亦别人之不能处。】贾母等如何谢恩,如何回家,亲朋如何来庆贺,宁荣两处近日如何热闹,众人如何得意,独他一个皆视有如无,毫不曾介意。【庚辰侧批:的的真真宝玉。】因此众人嘲他越发呆了。【甲戌双行夹批:大奇至妙之文,却用宝玉一人连用五“如何”,隐过多少繁华势利等文。试思若不如此,必至种种写到,其死板拮据、琐碎杂乱,何可胜哉?故只借宝玉一人如此一写,省却多少闲文,却有无限烟波。庚辰侧批:越发呆了。】(曹寅不希望的皇家亲事)

……此时秦钟已发过两三次昏了,移床易箦多时矣。【甲戌侧批:余亦欲哭。】宝玉一见,便不禁失声。李贵忙劝道:“不可不可,秦相公是弱症,未免炕上(抗上)挺扛的骨头不受用,【庚辰侧批:李贵亦能道此等语。】所以暂且挪下来松散些。哥儿如此,岂不反添了他的病。”宝玉听了,方忍住近前,见秦钟面如白蜡,合目呼吸于枕上。宝玉忙叫道:“鲸兄!宝玉来了。”连叫两三声(三子连生),秦钟不睬。宝玉又道:“宝玉来了。”那秦钟早已魂魄离身,只剩得一口悠悠余气在胸,正见许多鬼判持牌提索来捉他。【甲戌侧批:看至此一句令人失望,再看至后面数语,方知作者故意借世俗愚谈愚论设譬,喝醒天下迷人,翻成千古未见之奇文奇笔。】【庚辰眉批:《石头记》一部中皆是近情近理必有之事,必有之言。又如此等荒唐不经之谈,间亦有之,是作者故意游戏之笔,聊以破色取笑,非如别书认真说鬼话也。】那秦钟魂魄那里肯就去,又记念着家中无人掌管家务(自己已是“孤弱例寒门”,死后过继曹頫),【甲戌侧批:扯淡之极,令人发一大笑。余请诸公莫笑,且请再思。】又记挂着父亲还有留积下的三四千两银子,(《楝亭诗钞别集》“多才在四三”和“成材在四三”。)【甲戌双行夹批:更属可笑,更可痛哭。】又记挂着智能尚无下落(曹颙妻已怀身孕七个月),【甲戌双行夹批:忽从死人心中补出活人原由,更奇更奇。】因此百般求告鬼判。无奈这些鬼判都不肯徇私,反叱咤秦钟道:“亏你还是读过书人,岂不知俗语说的:‘阎王叫你三更死(三子曹颙死),谁敢留人到五更。’【庚辰眉批:可想鬼不读书,信矣哉!】我们阴间上下都是铁面无私的,不比你们阳间瞻(“霑”,曹雪芹)情顾(曹颙亲祖母顾氏)意,【庚辰侧批:写杀了。】有许多的关碍处。”正闹着,那秦钟魂魄忽听见“宝玉来了”四字(四子曹頫),便忙又央求道:“列位神差,略发慈悲,让我回去,和这一个好朋友说一句话就来的。”众鬼道:“又是什么好朋友?”秦钟道:“不瞒列位,就是荣国公的孙子,小名宝玉。”都判官听了,先就唬慌起来,忙喝骂鬼使道:“我说你们放了他回去走走罢,你们断不依我的话,如今只等他请出个运旺时盛的人来才罢。”【甲戌双行夹批:如闻其声,试问谁曾见都判来,观此则又见一都判跳出来。调侃世情固深,然游戏笔墨一至于此,真可压倒古今小说。这才算是小说。】众鬼见都判如此,也都忙了手脚,一面又报怨道:“你老人家先是那等雷霆电雹,原来见不得‘宝玉’二字。【甲戌侧批:调侃“宝玉”二字,极妙!脂砚。】【甲戌眉批:世人见“宝玉”而不动心者为谁?】依我们愚见,他是阳,我们是阴,怕他们也无益于我们。”【甲戌侧批:神鬼也讲有益无益。】【列:此章无非笑趋势之人。】都判道:“放屁!俗语说的好,‘天下官管天下事’,自古人鬼之道却是一般,阴阳并无二理。【庚辰双行夹批:更妙!愈不通愈妙,愈错会意愈奇。脂砚。】别管他阴也罢,阳也罢,还是把他放回没有错了的。”【庚辰侧批:名曰捣鬼。】众鬼听说,只得将秦魂放回,哼了一声,微开双目,见宝玉在侧,乃勉强叹道:“怎么不肯早来?【庚辰侧批:千言万语只此一句。】再迟一步也不能见了。”宝玉忙携手垂泪道:“有什么话留下两句。”【庚辰双行夹批:只此句便足矣。】秦钟道:“并无别话。以前你我见识自为高过世人,我今日才知自误了。【庚辰双行夹批:谁不悔迟!】以后还该立志功名,以荣耀显达为是。(反话)”【庚辰侧批:此刻无此二语,亦非玉兄之知己。】【庚辰眉批:观者至此,必料秦钟另有异样奇语,然却只以此二语为嘱。试思若不如此为嘱,不但不近人情,亦且太露穿凿。读此则知全是悔迟之恨。】说毕,便长叹一声,萧然长逝了。【庚辰双行夹批:若是细述一番,则不成《石头记》之文矣。】

康熙五十一年初随父曹寅南返,康熙五十二年继任江宁织造至卒。曹颙文武双全,深得康熙器重,曹颙死后康熙曾经说:“曹颙系朕眼看自幼长成,此子甚可惜。朕所使用之包衣子嗣中,尚无一人如他者。看起来生长的也魁梧,拿起笔来也能写作,是个文武全才之人。他在织造上很谨慎。朕对他曾寄予很大的希望。”


其 十八

伤心一首葬花词,似谶成真自不知。
安得返魂香一缕,起卿沉痼续红丝?

当然是黛玉,是妙玉的黛玉。绛珠作为妙玉的替身,有妙玉收葬。但妙玉的结局是流落风尘,正好是“似谶成真自不知”。随母探春曹频远走岛国的妙玉。关于后两句的“安得返魂香一缕,起卿沉痼续红丝。”探妙是:其中前句说的是已经过世的亲人。后句的“起卿”指的是历史故事——齐国内乱起卿相——崔庆之乱,暗喻康、雍、乾时期残酷的政治斗争,用“沉痼”比喻非常恰当。“红丝”是指红丝砚,一种名贵的石砚,比喻脂砚斋贾探春。就是说假如那些死去的亲人能够重新活着的话,他们还是会继续脂砚斋探春的事业。在第七十回,林黛玉重建桃花社,史湘云偶填柳絮词。其中宝琴的《西江月》:有 “三春事业付东风,明月梅花一梦。”词中“三春”就是贾探春,“东风”指废太子胤礽,“明月”就是“日月双悬照乾坤”的“弘皙逆案”中的弘皙,“梅花”就是畸笏叟妙玉。由此推断,虽然曹寅的二女皆为王妃,但她们分别追随了不同的政治集团。大女儿曹倾曹佳氏、其子平郡王福彭追随的是雍正帝,二女儿曹频贾探春、其女妙玉追随的废太子胤礽和子弘皙(月派)。这就是为什么在雍正年间,平郡王福彭如日中天之时,曹頫在任江宁织造仍被刁难治罪,曹家被抄没的内在原因——庇护曹寅次女贾探春曹频,和隐藏皇女妙玉。


其 十九


莫问金姻与玉缘,聚如春梦散如烟。
石归山下无灵气,纵使能言亦枉然。

“石归山下”是指福彭审理“弘皙逆案”后,或者是乾隆的政治改革,福彭远离政坛。乾隆十三年(1748年)十一月,福彭病逝,年仅40岁。从此,曹家失去了靠山。


其 二十

馔玉炊金未几春,王孙瘦损骨嶙峋。
青娥红粉归何处,惭愧当年石季伦。

石季伦:晋石崇字季伦以生活豪奢着称。后世诗文中每用以喻指富豪。不过这里用的却是绿珠跳楼自杀,“效死于君前”的行为。石崇因绿珠而被孙秀假传皇帝诏令逮捕,石崇对绿珠说“我因你而获罪”,绿珠流泪说“愿效死于君前”,然后跳楼自杀身亡,石崇也被处死。

第一句“馔玉炊金未几春”,就是曹家的“三春去后诸芳尽”,“三春争及初春景”,“勘破三春景不长”,“生于末世运偏消”。

第二句“王孙瘦损骨嶙峋”,就是通灵石头福彭病重。在敦诚《挽曹雪芹》诗两首中:“四十萧然太瘦生,晓风昨日拂铭旌。”说的就是福彭

第三句“青娥红粉归何处”,就是绛珠青儿替死,探春远适,妙玉“海岛终随蛾子身”。

第四句“惭愧当年石季伦”,是对“青娥红粉”的感叹。







(诗词在线提示:诗词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有转载请征得作者同意,并注明出自诗词在线)


新华字典查询提示 提示:不明白的汉字去 新华字典搜索下。  


  •   鉴赏、评论:
  •   匿名网友 1.87.73.17     2011/10/13 10:43:34     1 楼
  • 送了5朵鲜花

评论请先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