济慈To Autumn的几种翻译


2017-08-07 19:57:41  杨于军  所属诗集  阅读194 】

50个   

济慈To Autumn的几种翻译

济慈1819年春天写了一系列颂歌,如 Ode on a Grecian Urn, Ode on Indolence, Ode on Melancholy, Ode to a Nightingale 和 Ode to Psyche等。
他的To Autumn 写于1819年秋天的一个傍晚,他去Winchester (温彻斯特)漫步归来。
这是作为他结束诗人生涯的挽歌。第二年发表后不久他就在罗马去世了。

所以,写给秋天,也是给他自己。

此诗被许多评论家称为英语语言中最完美的短诗之一。

永波在《中西现当代诗学》分享了济慈 To Autumn 的翻译。并附穆旦( 查良铮)和屠岸的译文。
比较三种翻译,我认为,永波的版本整体上更贴近原诗。虽然个别细节后两位译者各有千秋。

下面就几个细节的翻译说说我的感觉。

一、首先是标题,三种版本都翻译成“秋颂”,从字面来看,“致秋天”,“秋赋”也未尝不可。我则用了“秋歌”。Ode To A Nightingale 《夜莺颂》(济慈), Ode To The West Wind 《西风颂》(雪莱) Ode To Joy 《欢乐颂》(贝多芬)而To My Love 《致爱》(莎士比亚)

二、the maturing sun 我个人比较赞同屠岸的翻译,催熟万类的太阳
因为早熟的,晚熟的,成熟的 都和太阳的意象不符合。


三、而且词类的灵活运用,比如“丰满榛壳”,丰满此处用作动词。
plump the hazel shells
With a sweet kernel

四、一次次催开晚花的蓓蕾,
to set budding more,
And still more, later flowers

五、all its twined flowers: 缠绕的花
查良铮的译文没有译出twined “成双成对的”的意义
而屠岸译为:交缠的野花,也很奇怪, 所以我就直译为孪生的花。

六、Where are the songs of Spring? Ay, where are they?
作者有意追问春之歌在哪里,去了哪里?

七、While barred clouds bloom the soft-dying day,
barred 本意是 “被隔开的,被禁止的,有条纹的”,翻译为一层层的比较贴切。

八、And touch the stubble plains with rosy hue;

touch 在这里有“修饰,润色”之意,

九、And gathering swallows twitter in the skies.
原文并没有“叫个不停的”的意思,我觉得只是翻译出动词本身就好。永波译为“啁啾”,我很赞同。

查良铮:丛飞的燕子在天空呢喃不歇
屠岸:群飞的燕子在空中呢喃话多。 好像燕子只能“呢喃”,有些老套。


当然,有时翻译又不能太拘泥于原文。
读过爱伦坡To Helen 致海伦 王道余译
很欣赏最后一句:
啊,灵魂之女,你来自哪里,
哪里就是圣地!

原文
ah! psyche, from the regions which
are holy land!
若直译为你来自的地域都是神圣之地,意义和语气就没有那么强烈。


【秋颂】济慈 ? 马永波译

雾汽弥漫,果实饱满的季节,
与成熟的太阳结成亲密的友伴:
密谋着如何用累累的果实
缀满茅屋檐下的葡萄藤蔓;
让苹果压弯屋前生苔的老树,
让果实一直熟透到心里;
使葫芦膨大,用甜蜜的果仁
丰满榛壳;又为蜜蜂
一次次催开晚花的蓓蕾,
让它们以为温暖的日子永不终结;
因为夏天已盈满粘稠的蜂巢。
?
谁不曾看见你经常在谷仓中央?
有时四处找找就能发现
你散漫地坐在谷仓的地板上,
头发随簸谷的风轻轻忽闪;
或者酣睡在割了一半的垄沟里,
沉迷于罂粟花香,你的镰刀
放过了下一垄庄稼和缠绕的花;
有时像一个拾穗者穿过小溪
挺着负重的头,稳健不摇晃;
或者在压榨机旁,几小时
耐心地守候,看浆汁慢慢地渗流。
?
啊!春天的歌在哪里?它们在哪里?
别去想它们吧──你有自己的音乐,
当条纹状的云催促白昼温柔地死去,
用玫瑰红抚摸残株散碎的田野;
这时,小蚊子的唱诗班,
在河柳中悲悼,随微风起灭
忽而上升,忽而下沉;
刚成年的小羊在山边的羊圈里高叫;
蟋蟀在树篱下歌唱;以柔和的高音
一只知更雀在花园里呼哨;
成群的燕子在天空中啁啾不已。

TO AUTUMN. John Keats (1795-1821)
1.
SEASON of mists and mellow fruitfulness,
Close bosom-friend of the maturing sun;
Conspiring with him how to load and bless
With fruit the vines that round the thatch-eves run;
To bend with apples the moss’d cottage-trees,
And fill all fruit with ripeness to the core;
To swell the gourd, and plump the hazel shells
With a sweet kernel; to set budding more,
And still more, later flowers for the bees,
Until they think warm days will never cease,
For Summer has o’er-brimm’d their clammy cells.
2.
Who hath not seen thee oft amid thy store?
Sometimes whoever seeks abroad may find
Thee sitting careless on a granary floor,
Thy hair soft-lifted by the winnowing wind;
Or on a half-reap’d furrow sound asleep,
Drows’d with the fume of poppies, while thy hook
Spares the next swath and all its twined flowers:
And sometimes like a gleaner thou dost keep
Steady thy laden head across a brook;
Or by a cyder-press, with patient look,
Thou watchest the last oozings hours by hours.
3.
Where are the songs of Spring? Ay, where are they?
Think not of them, thou hast thy music too,—
While barred clouds bloom the soft-dying day,
And touch the stubble plains with rosy hue;
Then in a wailful choir the small gnats mourn
Among the river sallows, borne aloft
Or sinking as the light wind lives or dies;
And full-grown lambs loud bleat from hilly bourn;
Hedge-crickets sing; and now with treble soft
The red-breast whistles from a garden-croft;
And gathering swallows twitter in the skies.


【秋颂】济慈 ? 查良铮译

1?

雾气洋溢、果实圆熟的秋,?
你和成熟的太阳成为友伴;?
你们密谋用累累的珠球,?
缀满茅屋檐下的葡萄藤蔓;?
使屋前的老树背负着苹果,?
让熟味透进果实的心中,?
使葫芦胀大,鼓起了榛子壳,?
好塞进甜核;又为了蜜蜂?
一次一次开放过迟的花朵,?
使它们以为日子将永远暖和,?
因为夏季早填满它们的粘巢。?

2?

谁不经常看见你伴着谷仓??
在田野里也可以把你找到,?
弥有时随意坐在打麦场上,?
让发丝随着簸谷的风轻飘;?
有时候,为罂粟花香所沉迷,?
你倒卧在收割一半的田垄,?
让镰刀歇在下一畦的花旁;?
或者.像拾穗人越过小溪,?
你昂首背着谷袋,投下倒影,?
或者就在榨果架下坐几点钟,?
你耐心地瞧着徐徐滴下的酒浆。?

3?

啊.春日的歌哪里去了?但不要?
想这些吧,你也有你的音乐——?
当波状的云把将逝的一天映照,?
以胭红抹上残梗散碎的田野,?
这时啊,河柳下的一群小飞虫?
就同奏哀音,它们忽而飞高,?
忽而下落,随着微风的起灭;?
篱下的蟋蟀在歌唱,在园中?
红胸的知更鸟就群起呼哨;?
而群羊在山圈里高声默默咩叫;?
丛飞的燕子在天空呢喃不歇。?




【秋颂】济慈 ? 屠岸译

?雾霭的季节,果实圆熟的时令,
? 你跟催熟万类的太阳是密友;
同他合谋着怎样使藤蔓有幸
? 挂住累累果实绕茅檐攀走;
让苹果压弯农家苔绿的果树,
? 教每只水果都打心子里熟透;
教葫芦变大;榛子的外壳胀鼓鼓
? 包着甜果仁;使迟到的花儿这时候
开放,不断地开放,把蜜蜂牵住,
让蜜蜂以为暖和的光景要长驻;
看夏季已从粘稠的蜂巢里溢出。
?
谁不曾遇见你经常在仓廪的中央?
? 谁要是出外去寻找就会见到
你漫不经心地坐在粮仓的地板上,
? 让你的头发在扬谷的风中轻飘;
或者在收获了一半的犁沟里酣睡,
? 被罂粟的浓香所熏醉,你的镰刀
放过了一垄庄稼和交缠的野花;
有时像拾了麦穗,你跨过溪水,
? 背负着穗囊,抬起头颅不晃摇;
或者在榨汁机旁边,长时间仔细瞧,
? 对滴到最后的果浆耐心地观察。
?
春歌在哪里?哎,春歌在哪方?
? 别想念春歌,——你有自己的音乐,
当层层云霞把渐暗的天空照亮,
? 给大片留茬地抹上玫瑰的色泽,
这时小小的蚊蚋悲哀地合唱
? 在河边柳树丛中,随着微风
来而又去,蚊蚋升起又沉落;
长大的羔羊在山边鸣叫得响亮;
? 篱边的蟋蟀在歌唱;红胸的知更
? 从菜园发出百啭千鸣的高声,
群飞的燕子在空中呢喃话多。




最后也附上自己的尝试翻译,大多为直译。

【秋歌】 济慈 杨于军译


迷蒙、醇美的收获季节
你是催化万物的太阳的密友
和他共谋如何让缠绕茅草屋檐的藤蔓
缀满果实,并为它们祈福
让覆盖青苔的农家树木结满苹果
让成熟浸润所有果实的内心
让葫芦丰满,让甜美的果仁鼓胀榛壳
为了蜜蜂,让迟开的花朵再三吐出蓓蕾
直到它们以为温暖的日子永无止息
因为夏天已经从它们湿粘的巢穴溢出


人们经常看见你在自己的储藏中
有时任何外出搜寻的人都会发现
你坐在谷场的地上,漫不经心
头发被扬谷的风轻轻吹起
或者在犁了一半的田间熟睡
微醺于罂粟的气息,而你的镰钩
放过了下一排收割和它所有孪生的花朵
有时你像一个拾穗者,头脑沉重
无法稳步走过一条小溪;或者你会带着耐心的神情,
在榨汁机旁几个小时,看着最后几滴果汁渗出


春天的歌声在哪里? 唉,它们去哪里了呢?
不要再想它们,你有自己的音乐——
当被截断的云让缓缓逝去的天光闪亮,
用玫瑰的色彩描绘收割后的平原
然后,在河边的柳丛中,爱叮人的小虫
用悲凉的合唱哀悼,随着轻风起起落落
时而高昂,时而低沉
长大的小羊从山间圈地高叫着
树篱下蟋蟀在歌唱,此刻,在花田里
知更鸟鸣啭,高音而柔和
还有空中聚集的燕子叽叽喳喳







(诗词在线提示:诗词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有转载请征得作者同意,并注明出自诗词在线)


新华字典查询提示 提示:不明白的汉字去 新华字典搜索下。  


  •   鉴赏、评论:
  •   李忠人  113.137.35.15     2017/8/7 22:20:53     1 楼
  • 送了5朵鲜花
    马永波的译诗最好。你的也不错。一直不喜欢查的译诗,呆板,缺少诗的灵性。

评论请先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