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村头(郁汀)


2013-08-20 10:18:05  郭密林  所属诗集  阅读1284 】

00个   

诗:郁汀
品:寒山石



村 头

古槐树下,人们端着碗
咀嚼一个寡妇的情事,昨晚
帮工的二狗从她家醉醺醺走出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浓缩的故事 # 悲哀的心态

微型诗因严格的行数限制(一般被限定在三行以内),可称之为一种钢丝上的杂技甚至针尖上的舞蹈,需要一种浑圆纯熟的技艺,否则,稍有疏忽,就很容易弄巧成拙。可能正是拘于微型诗这种精短的形式,所以很少有人用它来陈述冗繁的故事,但郁汀的这首《村庄》却是一个例外。
村头,一棵粗大茂密的古槐遮天蔽日。古槐上挂着的铃铛,敲响着庄户人家的日出日落。这样的一棵古槐,恐怕已历经了数百年的沧桑,自然就成了父老乡亲祖祖辈辈酸甜苦辣的见证。“古槐树下,人们端着碗”,一句话就把一种乡土浓郁的场景和一种知足常乐的生活方式和盘端出。应当说,这样的生存状态,既是一种小农经济的乐观和平稳,又是一种对“外面的世界多精彩”的无知和麻木。碗里盛的并不一定就是富足和丰盛,但肯定盛满了淳朴和满足;碗里盛的也并不一定有多少营养,咀嚼着也并不一定香甜,香甜的是“一个寡妇的情事”,这样的“情事”营养了贫瘠的精神。
自古“寡妇门前是非多”,何况是人们喜好津津乐道的“情事”,更何况“昨晚/帮工的二狗从她家醉醺醺走出”。失去了丈夫的寡妇,便失去了顶天立地的力量,失去了一方灿烂的天空,生活由此而黯淡无光。然而生计的艰难比起精神的重压实在是微不足道。古槐树下滋长着各种丰富的想象和飞短流长。“昨晚”、“帮工”、“二狗”、“醉醺醺”等,每一个词语都是眉飞色舞的一篇大文章,所有神秘的猜测、放肆的断言都在那或大笑、或窃笑声中播撒进这一方贫瘠的土壤,成为这苍老古槐根部的营养,并一代代繁衍演绎下去。
这首微型诗在方寸之间展现出一副生活的场景,如同一篇浓缩的小小说,读来使人倍感沉重。古槐啊,请敲响你那浑厚的钟声,震醒父老乡亲纯朴但麻木、知足但迂腐的心灵,使人们走出物质贫穷的悲哀,也走出精神贫血的悲哀。







(诗词在线提示:诗词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有转载请征得作者同意,并注明出自诗词在线)


新华字典查询提示 提示:不明白的汉字去 新华字典搜索下。  


  •   鉴赏、评论:

评论请先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