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金岁月---------写红尘兄的文章汇总


2020-05-22 08:40:27  鲁向华  所属诗集  阅读213 】

50个   

跟红尘客喝酒
【2019-04-13 05:41:55 鲁向华 所属诗集 阅读545 】
有些时光
是特意用来辜负的
在春欲尽未尽,荼蘼花开时
醉一场是辜负时光的最好方式
而选择和谁在一起,所辜负的时光最有意义
得看自己的缘份

我把选择的名单写在纸上
做成捻子,在桌上猛一摊手
逮住最远的一只掰开
---红尘客

平生最恨逃得最远的人
譬如这捻子中的红尘客
不知道大隐隐于市的道理
如果混在众多捻子中
我根本就逮不了他

你愈逃得远,证明你愈不愿辜负时光
因为平常辜负的时光太多,心存愧疚
我不能给他机会,逮住他
如逮住一个畏罪自逃的人
让他愧疚更深
是我做人的根本原则

其实,我是最不愿跟红尘客喝酒的
这个五杯不醉七杯不倒
九杯十杯面红耳赤,撸袖子甩胳膊
嘴巴大喊着来来来,拿起杯又不喝的人
我实在惹不起
躲是躲不了,大不了
跟着吆五喊六一场

这是毫无办法的事
捻子是自已做的
人也是自己选择的
我必须迁就一回
就像这世上的婚姻,凑合凑合
醉一场,一生的时光
也就辜负过去了


劝红尘兄

【2018-12-05 16:17:17 鲁向华 所属诗集 阅读548 】

如今可怜红尘兄
小说发表未成功
惩戒禁言两三日
只言片语难发送
心痒手痒实难耐
直骂平台哪根葱
向华劝兄且息怒
浅显道理要想通
平台本有法规约
也有难言与苦衷
今夜把酒同君欢
明朝红日又在东

得红尘兄禁言三日,心不免欢喜,虽作诗以贺

寻红尘客(一)
【2019-08-29 13:41:21 鲁向华 所属诗集 阅读455

一些枯老的色彩向我逼近
风,失去了原有的温度
湖水沉稳
深藏了黄色的旗帜

你也是一面旗帜
却不知被谁深藏,或许自匿
若真无面目视人
可否在白昼之外如鼠出没

也可穿着马甲
颜色可穿得深些,厚些
也可把头缩进甲壳里
只露爪,不露面

当我骂你也好
有本事就站出来
你又不娇
何人会金屋藏你

怕只怕世事多变
你混迹于黄土之中
岿然正寝
如石如碑

(二)
这一路寻来,不却
风转向了几次
而你只存曾停留的足迹
诗,小说及评语

落叶是禅语吗
夕阳指明寻你的方向
我是否要在无月的夜里
感受你如今的黑

其实,从一开始
你就告知了去向
我不是归人
只是红尘过客

寻红尘客(二)


【2018-11-24 16:35:19 鲁向华 所属诗集 阅读421 】

在马来寻人
无需讲马来语,也无需用马来币

寻一个人与寻一件物完全不同
我丝毫不担心他被别人捡走
虽然有国界相隔
却过着同一个冬天,此时的我
在一个支起伞棚的路摊上停下

我裹紧身上的棉袄,不让风趁虚而入
顺便从口袋里掏出几个咯嘣,要了瓶水
并拿出他的诗稿,打听一下他的住处
没有人读过他的诗

我咕噜咕噜灌了几口水,感觉这水与酒之间的差异
忽然灵机一动,再次打听
一个总把自己灌醉,名叫红尘客的行踪
那人眼睛闪出火样的光芒,指了指杏花村

我只知道中国有个杏花村
没想到,马来也有


与诗兄诗姐打麻将


【2019-04-15 03:22:04 鲁向华 所属诗集 阅读618 】

(一)
打麻将的时间宜在雨夜
最好有雷声
最好是跟两位害怕雷声的
沃野春芹和路小丽诗姐
最好刚坐定时雷声炸响
给她们一个下马威
看她们惊魂未定,花颜失色的模样
最好要有一个敌人
燃起你熊熊斗志

今晚是个好时候
大雨倾泻而下
雷声烘托得恰到好处
对立的敌人红尘兄坐在对面
我呈左拥春芹诗姐右抱小丽诗姐之势
这下好了
手搓麻将的战局拉开序幕

(二)
要有点仪势
炸雷开局像打中背后的古树
惊慌失措的“啊”字
在两位诗姐的O型嘴巴中异口同声发出
红尘兄笑了笑
笑得一点都不不怀好意
我正襟危坐
有泰山崩于前而面不改色之威
灯光被炸得晃了晃,暗了暗
暗到恰好可以能够暧昧

手搓码牌开始
我对视红尘兄的目光
趁搓牌之机
左手盖住春芹诗姐的手
右手盖住小丽诗姐的手
这时一个惊雷响起
我趁势抓紧她们
随口说道不要怕不要怕,有我在
红尘兄面部肌肉抽搐了几下
轻笑得一点都不邪恶

(三)
红尘兄打塞对
我接着打塞反
轮到春芹诗姐抓牌
三手过后各自收庄
战局拉开
诗姐们摸牌出牌小心谨慎
红尘兄左顾又盼
邪意在脸上如木刻
一道道加深

又到小丽诗姐出牌
她打出两筒
半天无人反应
待红尘兄正准备摸牌
我瞅紧时机,“碰”
红尘兄手缩了回去
抽牌时我故意打丢一颗
在桌下找牌的运气始终不佳
不是摸着春芹诗姐的腿
就是摸着小丽诗姐的腿
奇怪的是
红尘兄明明坐在对面
却好像根本没有腿

(四)
天亮时
两位诗姐倦容可餐走出
窗外的雨收了收
雷声在天边隆隆观望
似乎助威了一夜
也有些疲惫

红尘兄伸了个长长的懒腰
在我肩狠狠捏了一把
邪笑如木刻
在他脸上
再次一层一层加深

再遇红尘兄
【2020-05-20 16:17:56 鲁向华 所属诗集 阅读211 】

以为
你闭关修行
尊西门官人为祖
却狭逢武二命运多舛

也以为
你坐穿黑暗
或秘密仿效萨达姆
把世界还给了未知

更以为
芳草萋萋花香暗投
你于丛中油面饰粉
与蝶纷飞

却非知
你倏然出现
如猝不及防的蓬头垢面
吓然惊魂

已然成往
回来就好
只望洗心革面
重新开始


似多年没见,落笔调侃,望红尘兄包涵







(诗词在线提示:诗词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有转载请征得作者同意,并注明出自诗词在线)


新华字典查询提示 提示:不明白的汉字去 新华字典搜索下。  


  •   鉴赏、评论:
  •   红尘客 183.171.77.218     2020/5/23 21:29:55     2 楼

  • 哈哈哈!老弟真乃有心之人,又是鼠又是王八,如此用心激我,让我深感负疚啊!
    不过,两个半老男人也不必婆妈,回来就是了。
    往后老弟爱调侃仍旧调侃吧,太客套反而显得生疏了,对吧。只是近年来,突然感觉不会写了,我还得再热身一番,老弟就先多露几手刺激我吧。哈哈哈!
  •   沃野春芹 117.166.114.118     2020/5/22 15:57:04     1 楼
  • 送了5朵鲜花
    你就喜欢调侃红尘客,同时把我和小丽放在臆想中玩耍了一把!本来想说你黄,但想想算了,这不是有点触及边缘的调侃么?以后就不要如此调侃我和小丽了。谢谢!谢谢诗弟对拙作的精彩点评!没有对文学的悟性和见解,是点评不了的。

评论请先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