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点滴


2017-11-13 04:25:04  自由书生  所属诗集  阅读426

150个   

《打点滴》

邻床女病友也打点滴
药瓶里没有药水了
我按铃叫护士

女病友说:不急
管子里还有药水
护士拔针时,没剩一滴药水

我问她:在哪里上班
她说:纺织工,下岗了
在菜市场卖蔬菜

医生叫她再打几次针
她说:打一针行了
自己有病心里有数

我劝她听医生的
药费我帮她出
她不肯,还说了声谢谢

女病友走了
她走路的背影
很象我母亲




推荐语 杜牧野:荐




(诗词在线提示:诗词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有转载请征得作者同意,并注明出自诗词在线)


新华字典查询提示 提示:不明白的汉字去 新华字典搜索下。  


  •   鉴赏、评论:
  •   一个小山村 121.14.14.43     2017/11/23 20:02:35     8 楼
  • 送了5朵鲜花
    拜读了。学习,问好!
  •   谢胜捷 120.237.47.86     2017/11/16 14:18:40     7 楼
  • 送了5朵鲜花
    她走路的背影
    很象我母亲

  •   张传忠 218.26.176.5     2017/11/15 8:42:58     6 楼
  • 送了5朵鲜花
    她走路的背影
    很象我母亲


    赞 意味深长 学习了
  •   自由书生 58.45.42.10     2017/11/15 5:00:25     5 楼

  • 2016年中国文化产业产值3500亿元人民币,美国推特 亚马孙的文化产业市值是8万亿美元。建国才300年的美国,在极力打造美国文化。
    中国文化有几千年历史,全世界却没有多少国家知晓中国文化。这是当下中国需要强化的命题。
  •   自由书生 58.45.42.10     2017/11/15 4:48:09     4 楼

  • 我在诗词吧学写诗词,想写就写,不分诗词不诗词。一些诗友说,诗词吧就是诗词吧,写那些与诗词无关的东西做啥?
    人家不喜欢我的自由化习惯。盎然诗友推荐我来诗词在线。
    诗词在线的最大特点是,点对点,不是点对面,是一个物以类聚、人以群分的写作环境。这就决定,作者没有小号大号之类,是一个出作家的环境。象红尘客、沃野春芹、王怀文、盎然、周礼、心路、甘晓等等诗友,都是未来作家的胚子。值得编辑们引导。我说作家胚子,不是指单一的诗人作家胚子。
    如今,粤菜馆也做湘菜、川菜。如果一桌菜,都是毛氏红烧肉和三杯鸡、白切鸡,就麻烦了。
  •   自由书生 58.45.42.10     2017/11/15 4:14:10     3 楼

  • 还在国企上班时,老婆总叫我陪她去买菜。我想,男人可以做苦力,就跟她去。我的定位,就是提菜篮子。
    看到新鲜季节蔬菜,她就想买,我也喜欢。但是,看到她对价钱很挑剔时,我心里不爽。菜农或经销者,一篮蔬菜或半担蔬菜,也就几块钱,最多十几块钱的生意,讨价还价没有意义。虽然我们工资都很低,但我就是不爽。我就觉得,人家做点小生意,很不容易。
    我下海第一年,没有小车,就骑着单位的摩托车,亲自去买菜,一买就是一个星期的菜,从不还价。买了几次后,保姆跟老婆汇报,说我买的菜价很高。老婆从此不准我去买菜,叫保姆负责买菜。一到周末,她也跟保姆去买菜。
    从此,我远离了菜市场,远离了家务,成了一个没有人做饭就可能饿肚子的人。所以,老婆一旦出差不在家,她就会备好馄饨和饺子,开水一煮就行了。
    事故还是出了不少。我煮着东西,坐回书房,就忘了在煮的东西,烧了5-6次锅子。
    外甥女住在我家后,也是不会做饭菜的。她的绝招是:叫美团外卖,送来家里。但是,我基本不吃。实在饿了,就出去吃碗兰州拉面,但要毛细的,加份大片的牦牛肉。
  •   自由书生 58.45.42.10     2017/11/15 3:34:26     2 楼

  • 小时候,我家大年三十年夜饭,荤菜鸡鱼肉,是必定有的,偶尔,还会有羊肉和牛肉。
    现在想来,父母千方百计要做好一顿年夜饭,就是想让儿女知道,中国年,是最美的。其次,是不想让儿女感到,自家过年与别家过年差距太大。
    我跟父母去亲友家作客,桌上总有几大碗荤菜。父母总是只吃1-2块荤菜,我也从不在荤菜碗里伸第三次筷子。父母从不教我这样,我就学父母这样那样。
    一桌菜上来,我的第一筷子从不伸进最好的菜肴。
    《打点滴》中的女病友,是一个中年妇女。她让看到,母亲家家都有,到处都有。
  •   自由书生 58.45.42.10     2017/11/15 3:11:58     1 楼

  • 这是20年前的故事。总是忘不了。
    其实,我30岁那年,有比这更悲惨的故事。母亲癌病治疗14年后,膀胱大出血。老家医院立即给母亲作了开腹手术,取出了3大盆血块。医院全体医生和我父亲,都认为是癌细胞转移了,没救了。我送母亲膀胱活体样本到北有协和南有湘雅的湖南湘雅医院检测,结果是,没有发现癌细胞!湘雅愿意接收住院,条件是:交800元入院手续费。
    我把活检报告交给医院,告诉父亲。没人相信活检结果。我相信活检结果,但拿不出800块钱。那年代,这是一笔巨款,死党们的收入和存款加起来,也拿不出这笔钱。那时,我在死党中,还是工资最高的,每月68元。
    在愚昧和苦难面前,母亲选择笑对死亡。她不接受医院毫无意义的抢救了。母亲走后几年,父亲患癌症住院。这时,我有钱,安排员工三班倒陪护。我亲自送去活检的结果是:晚期肝癌。
    主治医生,是从部队转业地方的团职医生。我告诉他母亲的情况。
    他说:天天吃中草药和环磷酰胺14年,癌细胞都杀死了,却把膀胱破坏了,做一个膀胱切除手术改道,病就好了。
    他还告诉我,院里就有一个膀胱切除改道的病患者。
    我专程去拜访了这位病患者,他膀胱改道后,一直掉着尿瓶子,7-8年了。
    当时,我眼前就4个字:庸医,愚昧。
    我查询环磷酰胺的副作用。的确,环磷酰胺在杀死癌细胞时,把人体好的组织也破坏了。
    《打点滴》中的女病友,是熬到没办法了,才打一针抗生素。我想,她不是基于科学认知,而是没钱支付医药费。我每年感冒1-2次,治好感冒,总要花个1000-2000元。贫苦百姓病了,真是看病不起。
    也就是从那一次起,我患感冒不再打点滴,我就自己买中成药治疗,偶尔买点抗生素口服剂同步服药。中医中药几千年历史,我想一定是科学的。
    作作家,是需要有故事的。故事就是历经。如果总是用那些虚无缥缈的词素来组合诗词,结果就是,源于虚幻,产出虚幻。
    自然,虚幻世界,是美丽的。问题是,作品要面对的,是一个个真实的人。

评论请先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