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钢的祈祷”——谈现代诗歌的题材问题


2009-03-24 16:05:42  竹立  所属诗集  阅读5838 】

160个   

钢的祈祷

(美)卡尔•桑德堡

请把我放上铁砧,哦上帝,
捶我揍我,打成一根撬棍,
让我把旧墙撬动,
让我把古老的基础拆松。
请把我放上铁砧,哦上帝,
捶我揍我,打进一根钢钉,
把我钉进拉紧摩天楼的大梁里,
拿火红的铆钉把我在主梁上安紧,
让我做个大钉拽紧摩天楼,使它
穿过深蓝的夜空,刺进银白的
星群。
——选自《现代诗选•邻笛集》

现代诗歌到底应该写什么?表达什么样的思想感情?对于每个诗作者来说,当然有绝对的自由。但如果你想获得大家的认同,你想引起更多人的共鸣,就不能不考虑这些问题。有不少先锋诗人们言必称“现代”、“后现代”,热衷于各种旗号与试验,像跟踪时尚潮流一样去跟踪西方的诗风,唯独对于自己所处的环境到底是什么时代还不大清楚。

我们真到了后现代了吗?我们真的不需要关心这个社会、时代、思想,而只要关心自我、语言和下半身了吗?不,我不这样看。我认为虽然我们已经有了不少现代乃至后现代的因素,但更多的或占主导地位的还是前现代的东西。这只要看看我们现在最流行的电视剧还是康熙、雍正、乾隆之类的古装戏,人们津津乐道的还是“权谋”和“官场斗争”,大家最热衷的还是“当官”“级别”等就一清二楚了。

但我们毕竟加入了WTO,我们毕竟开始了村民直选,我们也开始了将社会现代化和信息化的努力。这个时代有了亮点、有了方向、有了希望,中国人也比以前有了更多的骄傲与自信,与西方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之后的困惑、迷茫有了很大的不同,与艾略特、“自白派”们所处的环境也很不相同。倒是与惠特曼、狄金森所处的时代、与卡尔•桑德堡、兰斯顿•休斯的诗歌里所表现的时代有许多共同之处。在多年前的《时代之歌》里,我是这样定义这个“时代”的:

复杂多变的时代,万象纷呈的时代
变革的时代,固守的时代
一面是高速发展、日新月异,一面是停滞徘徊、裹足不前
一面是新生,一面是死亡的时代
象风一样难以捉摸、象海浪一样起伏不定的时代

这样的时代需要惠特曼、卡尔•桑德堡这样的歌手,需要狄金森这样的个性,需要兰斯顿•休斯对底层人们的同情与对社会丑恶现象的反抗,甚至需要“跨掉的一代”的“嚎叫”。但不需要顾影自怜、不需要玩世不恭、不需要嗜痂逐臭、不需要引经据典,也不需要新旧神话!

读读桑德堡的这首诗吧,这才是今天的诗人们应该做的!今日诗歌的使命就是一方面要“破坏”、一方面要“建设”。既要“撬动”“旧墙”、“拆松”“古老的基础”,又要建设现代化的“摩天大厦”,让它“刺进银白的星群”。







(诗词在线提示:诗词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有转载请征得作者同意,并注明出自诗词在线)


新华字典查询提示 提示:不明白的汉字去 新华字典搜索下。  


  •   鉴赏、评论:
  •   匿名网友 124.236.181.15     2010/6/11 3:49:45     4 楼
  • 送了5朵鲜花
  •   匿名网友 218.23.204.241     2009/12/1 19:47:44     3 楼
  • 送了5朵鲜花
  •   匿名网友 112.93.32.243     2009/11/26 18:56:32     2 楼
  • 送了5朵鲜花
  •   匿名网友 58.33.7.14     2009/3/24 23:23:36     1 楼
  • 匿名网友送了1朵鲜花

评论请先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