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之狱》(短篇小说习作5)


2019-11-03 00:10:46  路小丽  所属诗集  阅读138 】

50个   

《海之狱》(短篇小说习作5)

1:
空气中飘着一股难闻的生石灰味儿,这儿不是建筑工地,这儿是里斯本女监。九号房里,摆着四张床,都是上下铺,住了六个人,最老的七十多岁,是个英国女人叫罗莉,其余的是葡萄牙人,年纪二十到五十。这些女人们,从破门而入偷窃贵重珠宝,到持刀人身暴力伤害,到携带()()等等,都在等待()...

可能是上了年纪,就数罗莉的事儿最多,早上刚睁眼还没起床,咳嗽一阵,咳咳咳,接着是磨磨唧唧的抱怨,房里没暖气啦,吃的太差啦,没有热开水啦,浑身骨头疼啦...

‘呸!住嘴吧,你这个英国老妖婆,你当这儿是五星酒店吗?’对面床上被子一撩,腾地坐起一个粗壮的女人,只穿个裤衩,上身光着,两个大乳房,铃铛一样晃着。据说这个女人的丈夫是建筑工,结婚后,情妇不断,老婆天天闹腾,但他死不改悔。一天,他又回来晚了,脖子上还留着红色的吻痕,老婆气急了,从厨房拿了一把刀,威胁要把他‘那个玩意儿’割掉,他吓得用手抵挡,刀刺进了他的胳膊,流了好多血,幸好没有伤着动脉。现在等待(),是()?还是自我保护?她的律师硬说是男人先动的手。

另外几个女人不吭声,明显的,是在看热闹,有一个偷偷地笑,像老鸹一样嗤嗤嗤的,接着,打了一个大喷嚏,又找纸嗤嗤的擤鼻涕。屋里并不是没有暖气,但当局不给开,是挺冷的。

‘你不冷,是因为你感觉不到,到了更年期的泼妇...瞧你那个德行,怪不得你男人找别的女人’罗莉虽然不服气,但有点怕她,小声嘟哝着。因为冷,又缩进了被窝。

‘你说什么?给大家说说,你是为什么进来的?你当没人知道?这么大岁数,真是不知羞耻!’那个女人不依不饶的嚷嚷。是啊,为什么一个英国老太婆蹲在里斯本女监?她的丈夫呢?

吃不好睡不好,罗莉脸上皱纹更多更深了。在这里呆了快一个月了,一个月前她的生活是多么不同...她知道她丈夫在哪儿,他叫希思,被关在男狱里...

2:
一百年前驶向纽约的泰坦尼克号,半路就沉进了大海,但巨轮旅游并没有而停止,反而越来越风行,船变得更庞大,更先进,更奢饰。

梦魅号,停泊在英国冬天的港湾,在朦胧晨雾中像一幢高楼矗立着。一大早就开始排队,人们拉着大大小小的箱子,背着五颜六色的袋子,手里攥着船票,慢慢的通过安检上船。中午它将启航,跨过北大西洋驶向加勒比海。英国冬天阴冷黯淡,千里之外的热带风光,对缺乏阳光的人具有巨大的吸引力。这是艘豪华巨轮,有十九层甲板和近三千个客舱,戏院,电影院,游泳池,餐厅,卡西诺赌场... 一应俱全,对于第一次来的人,会感到惊喜新鲜。但对罗莉和她的丈夫希思来说,已经不新鲜了,这是第九次坐船去加勒比海,他们已经像海员一样熟悉船上的一切,像是自己的家。

在梦魅号上他们的客舱是496号,带阳台的头等舱,价格不菲。上船不久,穿着制服的员工就把行李箱送来了。希思没在舱内,他在外面甲板上转悠,罗莉打开行李箱,把衣服一件件挂在衣柜里。新的长裙就有四件,翡翠绿包臂礼服裙,高级复古黑色丝绒长裙,新款带金片的百褶裙,枣红金丝绒贵妇裙...她一边挂,一边在镜子前比试...屏住呼吸,踮起脚尖,把肚子收紧,腰提细,眯起眼来,刹那间好像简奥斯丁书里的年轻女人,跑在草地上,年轻的公子哥在后面追逐...罗莉睁开眼,镜子里还是一个胖老太婆。‘唉,老了,再好看的裙子也没用。’罗莉感叹着,唏嘘着,把贵妇裙扔到了床上。上船时的好心情,像是捅破了的气球,气儿一下子就没了。

罗莉小时家里很穷,三个孩子中她是老大,自己还没长大就要帮妈照顾弟弟妹妹。那时,世界大战刚结束,她清楚的记得,父母天天要为全家吃什么着急。英国虽是战胜国,但经济几乎崩溃,当时首相丘吉尔已经意识到大英帝国的没落,他说‘英国是一个多么小的国家’‘我的一边坐着巨大的俄国熊,另一边是巨大的北美野牛,中间坐着的是一头可怜的英国小毛驴。’罗莉不是爱读书的人,但记住了丘吉尔的这个生动比喻。她中学没上完就缀学了,帮着父母养活全家。后来和当地养鸡农夫皮克结了婚,生了两个孩子。二十几年后,孩子们都自食其力了,像鸟一样飞出了巢,她松了一口气。快五十岁的时候,罗莉选择了自由,自己解放了自己,她和皮克离了婚,独身来到伦敦闯荡。后来认识了生意人希思并和他结了婚。那时希思并不富裕,多少年来他尝试过各种生意,但都没有达到他渴望的成功,六十二岁那年,他退休了。

3:
罗莉清理完了衣服,累得不行,躺在床上喘口气。滋啦一下,门开了,希思从甲板上溜达回来了,他看见罗莉在床上躺着,他也上了床,和她并排的躺着。‘你看,这间房真好,宽敞亮堂,床底也有空间。’罗莉心情又好点了,还逗趣的捏了捏他下巴。‘当然了,是我特意定的嘛。’希思意味深长的说。
‘该吃晚餐了吧,我都饿了。’
‘是啊,到时间了’他看看手腕上的劳力士金表,说。
‘要瓶好红酒,庆祝一下,或者香槟。’罗莉决定善待自己,让自己高兴起来。
‘你是女王?口味越来越高了。’
‘你说,有钱不花是傻瓜,特别是钱来得容易。’罗莉笑了,但又莫名其妙的皱起眉头。
‘好嘞,我的肥猫。’那是希思对罗莉的昵称。

七十多岁的希思干瘦干瘦的,额头上青筋突出,眼睛周围皱纹密布,稀薄的头发勉强盖住了头顶,脸上经常堆着笑意,但那对深邃莫测的眼睛,可以看出他的城府很深。两人结婚多年了,一开始,过的是拮据日子,根本没有富裕的钱去旅游。但七年前,生活突然一变。从此巨轮像一根绳,把他俩栓在了一起,谁也跑不了。

希思脱下便装,换上黑色燕尾服,倒也显得像个绅士。穿长裙的妻子也五官端正,身体富态,挽着他的胳膊,穿过挂着水晶吊灯的大厅,走到服务员列队欢迎的餐厅。从外表来,他们是对体面的老夫妻。

4:
人说,发财不单靠个人努力,更要看老天爷给没给一个机会。七年前,一天在红牛酒吧,就是希思的机会,他一辈子也忘不了那个晚上...那个星期三晚上,酒吧不是特别忙,就一个年轻女人站柜台,音响里放着鲍勃马利的‘救赎之歌’。希思独自喝着酒,跟着音乐摇头晃脑...

一个仪表堂堂的黑人走过来,指着他旁边座位,问可以不可以坐,希思点头。‘喜欢鲍勃马利的雷鬼乐?我是伯维尔。’黑人的嗓音很低沉,举止彬彬有礼,让人感到他来路不凡。
‘当然了,世上很少有人不喜欢鲍勃马利。我叫希思’希思说的是真话,年轻时他收集过鲍勃马利的唱片。说得投机,两人聊起来...

‘很高兴你喜欢我们国家的民族英雄,我出生在牙买加。’
‘那你真幸运,牙买加,一个美丽的国家,人称加勒比海的明珠。’希思说。
‘你去过?’伯维尔问,黑眼睛亮得像狡黠的猫。
‘没有去过。但报纸啦,旅游画报啦,都这么描绘。’希思实话实说。
‘我是非常想去,但我不喜欢坐飞机。’他又补上一句。
‘你可以坐游轮,豪华客轮,光享受,不受罪。’
‘当然了,但这是阔人的享受,我没那么多钱。’希思说,看着伯维尔手腕戴着一块劳力士金表,金属的光亮闪在古铜色皮肤上,非常明显。衣服也考究,不像希思自己,带着一块廉价的电子表,一看就是个退休的白人穷老头儿。
‘你当然可以乘坐豪华游轮了,你可以很容易赚大钱。’伯维尔说。
‘赚大钱?开什么玩笑,我试了一辈子,最后承认上帝没给我这个机会,没办法,放弃了’
‘人永远不要放弃梦想,你明天有时间吗?’
‘钱没有,时间我有的是。’希思实话实说。
‘那明天你到我办公室来一下吧。’伯维尔递给希思一个名片。

伯维尔没说错,从那以后,希思的生活有了一个巨大转变。他开始带着妻子罗莉,多次在英国到加勒比海的巨轮上旅游,甚至和伯维尔一样,也戴上了一块劳力士金表...

5:
第一次上游轮,罗莉像孩子一样,船上设施让她感到新奇,还有几千个陌生人像鸡一样的圈在船上,这一切都让她感到新鲜。日日夜夜飘在海上,晚上有演出,餐馆吃大餐,夜里像婴儿睡在摇篮,她睡得又香又甜...而且,隔三差五到不同的小岛观赏美景,饱尝热带风光...这才是罗莉想过的生活啊!她买了件大号红色比基尼,穿在身上,又紧又窄的红布条,勒进粉白色的肥肉里,看着挺滑稽,可以说装嫩装大发了,但在船上没人指责你,因为天热,特别是热带气候,不管男女老少,人人都半裸。罗莉天天到游泳池游上几圈,然后四脚八叉的在躺椅上晒太阳,心想,多幸运啊,可以说,人生五十多岁才开始,离开了农村,离开了那闹哄哄臭烘烘的鸡群,和买卖人希思结婚,虽然不敢跟巨富相比,但自己和自己比,这辈子就算有福吧!但坐了几次游轮后,如蜜月的激情,开始慢慢的消失,而负罪感,象在心里栓块石头,越来越感到沉重。船上的几千人陌生人,也像福尔摩斯一样盯着她和希思,她感到自己的举止,像地下的仓鼠一样龌龊,丑陋渺小。

一天中午,罗莉吃饱喝足了,坐在游泳池边,看见很多又老又胖的(),多像她自己啊,趴在躺椅上,阳光晒着臃肿的白肉。她突然噁心起来,回到客舱内,脱下比基尼,把它包在报纸里扔进了垃圾箱,从此罗莉再也不到游泳池了。

在船上,希思天天去赌场,留下罗莉一人打发日子,像寡妇一样孤独,她感到窒息,甚至后悔。她经常问自己,为什么有钱了,过着有钱人才能过的生活,反而闷闷不乐呢?

6:
罗莉走出舱房,不去游泳池了,但她也不愿去健身房,因为那里都是年轻人,个个都有健美的肢体,罗莉会显得更肥,更丑。她锻炼身体的方式,是在甲板上快走。那天,她上了一层楼,这层有很多商店,看到一群中国游客,挤着柜台买这买那,女人叽叽喳喳说话‘她们怎么这么高兴啊?’罗莉想结识一下,但希思千叮万嘱不让她和陌生人说话。她上了一层,上了一层,又上了一层,她感到空虚无聊,又感到很疲乏,想起过去在农村时的生活,突然,她想回家...

罗莉停住了,站在甲板上,看着茫茫大海,远处看不到陆地和小岛,天上没有鸟,水里没有鱼...到处是水水水,无边无际,天地一个颜色。回头再看船身,突然她的眼里,这个让人仰慕的巨轮,却像一个巨大的钢铁白棺材,她感到压迫,关在里面出不来...

罗莉又开始走,走啊,进了那熟悉的金色大厅,里面人影憧憧,彩色机器吱吱叫,偶尔硬币掉出哗哗响。在这里人似乎忘掉了一切,都在集中精力赌,赌,赌...

在人群中找到了希思,精神抖擞的他恋恋不舍的扔掉骰子。陪着她,坐在了酒吧的沙发上‘我早上起来时,你还没醒,我就先走了。’希思喝了口啤酒,嘴上沾着白沫。
‘你怎么了,脸色不好。’希思关切的问。
‘我不像你睡得像死猪。我夜里睡不好觉,睡着了也噩梦不断。’罗莉抱怨。
‘男人就是吃得饱睡得着的,不然怎么办大事呢?男人天生就是野心勃勃的冒险家。’
‘昨天夜里,我梦见掉进了海里。’罗莉闷闷的说。
‘不要东想西想的,女人就是事多。有多少人能乘坐豪华巨轮旅游,人人羡慕你啊。’
‘但我越来越感不到乐趣,甚至觉得大船像是棺材,被关在里面出不来,实话实说吧,我想回家。’
‘胡说八道,你有神经病。’他灰色的小眼睛,警觉的瞪圆了。
‘我要是死在船上,你最好在夜里把我推进海里。’
‘要是再胡说八道,我现在就把你扔进大海。’希思半开玩笑,但他脸上笑容消失了,能看出来他的恼怒。
‘不管怎么说,我够了,这次完了,以后我再也不上船了。’罗莉说。
‘罗莉,想想,想想以前,想想现在,现在的生活像是天堂,一般人做梦都梦不到。’
‘但要付出代价,我越来越觉得不值得。’
‘什么值得不值得的,人活着,不就是享受吗?’
‘我不像你,有事也不碍吃,不碍睡。我心里不安,夜里睡不着。’
‘亲爱的,我需要你。’希思把手放到她的手背上。
‘不管怎么说,我绝对不干了。’罗莉把他的手甩掉,站起来走了。罗莉走出赌场,站在甲板上,默默地看着大海翻腾的白浪,懊悔自己走到了这一步...

7:
梦魅号到达了加勒比海的大岛牙买加。人们通常对大海想象浪漫,但真的在海上日夜颠簸,会感到单调乏味,一旦见了陆地,就会迫不及待的纷纷下船。

一些人当地景色观光,一些人去了有名的‘白巫女庄园’,这是一栋三层楼的白色‘鬼宅’,充满了‘鬼气’。流传着一个故事,过去这里住了一个英国女人,当地人都叫她‘白女巫’,据说她谋杀了三个丈夫,还把年轻的黑奴当做情夫,当然,最后不得好死。

人们走进‘白女巫’曾经住过的房屋,据说她的阴魂不散,这让胆小的人踌躇不前。希思告诉大家,罗莉不喜欢‘鬼气’,头发晕,她一个人走出来,坐在阳台上,看着太阳下远方的海。阳台上摆着一盆盆的热带花草,引来了一只小鸟,它的翅膀飞快振动,像蜜蜂一样吸食花蜜,这是世界上最小的鸟。罗莉来过多少次热带,但这是第一次看到蜂鸟,这个妙不可言的上帝造物,使罗莉隐晦的心情好了起来,她想,等希思回来,一定告诉他,这次游轮是最后一次,她绝对不想再来了。然后,像普通人一样,安分守己的好好过日子,养几只可爱的小鸟,也许这一切,还不晚?

希思也从‘白巫女’正房出来了,走到花园里犄角的小屋,那是黑人员工住的地方,去见‘一个过去的老朋友’。日落西山,梦魅号晚上又要启程,下船的游客纷纷回来了。希思和罗莉也随着人流向游船走去,他们一人各拉着两个路易威登行李箱。

很多人站在甲板上从上往下看,人们陆陆续续回来。一对年轻人窃窃私语‘你看,那对谁都不理的老夫妇,怎么一人拉着两个行李箱回来?’‘可能是当地买的便宜货,像是路易威登名牌箱,但肯定是假的。’‘没错,如果是真的,每只需要几千镑,他们也买不起。’‘买不起就不买,干嘛这么大的虚荣心啊。’‘可能拉回英国送给亲戚朋友们。’‘这么老远的,真不怕麻烦。’

8:
希思和罗莉回来,把四个行李箱往床底下一塞。希思说‘大房间真好,床底下有足够的空间。’罗莉点点头,脸上露出了苦笑。

完成了任务,晚上他们一身轻松的去餐厅进餐。穿过灯火辉煌的大厅,迎面遇上一个有点瘸腿的中年人和一个年轻人,给人的印象是对同性恋人。中年人友好的和罗莉希思打招呼:‘哎,好面熟啊,我们过去在那里见过?’
‘去年,是不是在海上女王号?那是一条美国豪华巨轮。’年轻人补充。罗莉挽着希思的手有点发抖,希思拍拍罗莉的手安慰她。
‘啊,尊敬的先生们,对不起,我不记得了。’希思说
‘是啊,船上好几千人,很难记住每个人的面孔。’罗莉随着丈夫的口气。
‘我们肯定在那里见过。’中年人一口咬定。
‘但我可以肯定我不认识你们。’希思也一口咬定。
‘当然了,我们又不是福尔摩斯。’中年人开玩笑。
‘我也不是华生医生。’年轻人也笑着说。
‘对不起,我们先去餐厅了。’希思说,罗莉更巴不得快快走开。

夜里,罗莉翻来覆去睡不着,好不容易才睡着,噩梦不断:街头地铁站门前坐着一个无家可归的男人,瘦得胸前一条条肋骨,嘴角流出来一股股鲜血,他挣扎的爬起来,在空荡大街上跑...脚下一绊,摔倒在地上,他又爬起来,挥舞着双手,像猛兽冲着罗莉扑来...罗莉大叫一声,希思拧开天花板上的灯,照在罗莉的脸上,她好像还留在梦中可怕的景象中,张着嘴,脸色苍白,好一会儿才明白过来。‘我是做噩梦。’罗莉解释,并告诉她噩梦里发生的事。
‘我怎么不做梦呢?’
‘因为你没有羞耻心。’罗莉说。
希思不高兴了,脸色变得很难看,眼里出现了憎恨的神情,把门一摔,出去了。

9:
在船上的时间,也快也慢,在加勒比海群岛周游一圈后,巨轮调转船头,打道回府。途中,梦魅号要在葡萄牙里斯本港口停一天。

到了欧洲天气变得阴冷,海上风浪很大,巨轮一路颠簸。罗莉穿上了枣红毛外套,因为没有睡好觉,她的脸色苍白,眼下出现了明显的眼袋,路途就要结束,行李基本都提前收拾好了,她一心一意的就想着回家。

梦魅号刚停下,四个葡萄牙便衣警察上了船。在船上工作人员的带领下,直接到了469客舱门前。希思先起床,他用洗漱室刷牙洗脸,罗莉刚刚穿好了衣服。便衣警察出示了搜查证,屋内翻箱倒柜的搜查。最后,在床底下发现了他们想找的:四个崭新的行李箱,两个蓝色的,两个棕色的。警察当场用刀割开行李箱的夹层,白色粉末泄露出来,这是()。四个行李箱,夹带九公斤()(不适宜的词),街上的价值是百万英镑。

希思申辩:‘我不知道,什么都不知道!’罗莉哭泣,说不出话来...

便衣警察说:你们什么都不要说了,下船,跟我们走!

奇怪的是,罗莉大哭一阵,被警察带着离开了巨轮,她倒好像松了一口气。人哪,真是很难说...







(诗词在线提示:诗词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有转载请征得作者同意,并注明出自诗词在线)


新华字典查询提示 提示:不明白的汉字去 新华字典搜索下。  


  •   鉴赏、评论:
  •   沃野春芹 117.166.13.193     2019/11/8 13:08:22     2 楼
  • 送了5朵鲜花
    小说写得引人入胜,节奏感强。很好看的!又是外国风光和外国人的故事,很有吸引力的!问好小丽!写小说辛苦了!
  •   通过手机回复高山 42.93.253.159     2019/11/3 7:43:55     1 楼
  • 送了5朵鲜花。拜读学习,问好老师!

评论请先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