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代体第一季(至2014)


2018-01-13 20:50:28  出龙峡  所属诗集  阅读34 】

00个   

现代体22首(至2014)


过去的书2014-12-22
在清晨与黄昏之间徘徊,看一本过去的书。
忘了几段开篇的台词,却记得、夜幕下曾有许多嘀咕。
仿佛、鸟鸣的迷雾,仿佛、苔绿的小屋。
一个身影,欢快地穿过每一个的角落。
他说,天亮咯!于是,一片白光将迷雾戳破。
我看见、青涩的脸庞,我看见、冒烟的炉膛。
急忙忙的脚步,把整个世界踩响。
是谁留下亲昵的称呼,是谁同走湿漉的青芜。
剥一串草粒,听几声蛩读,再笑过脱逃的轮箍。
记不起了,最精彩的章节也许已经随着失落的书页飘走。
但我不会忘记,曾有个少年在这个时间里坚守。


边缘2014-12-21
世界是明确的,我们行走于上,花的早晨、星的夜晚。
世界是模糊的,我们寻找其间,量子迷雾、数码演算。
流动的线索,穿入无尽的虚空,仿佛没有彼岸。
今天与昨天,只剩下日期的分辨。
是谁划出了世界的边缘,是谁模糊了执着的望眼。
在众灵沉默的时候,悲伤的影子、正被昨时吞卷。


歌词·旅行2014-1-4
当小溪干涸,就是离开的时候,当红日升起,就是追梦的开始。
看山坡的旋转,长路的漂移,究竟什么时候,是旅行的终止。
绽开的绿原,温暖的村庄,是否能够,把疲惫暂且搁置。
这漫漫长夜,会想很多,究竟什么时候,才有上苍的恩赐。
当日与夜,颠覆的时候,那淡淡的云朵,不会忘记,想念的姿势。
每一天的叠加,化成无尽的罗网,会到什么时候,不再悲伤于此。


歌词·时间线2013-12-12

时间的醒来,一步步计算,是距离的扫描。
每一次修正,改变着世界,是行星的分毫。
故事发展,超出意料,你我的相交。
延伸的路径,短暂的命运,是执着的燃烧。

过去的梦想,一瞬中吞没,是时间的推敲。
每一次修正,改变着你我,是无奈的自豪。
故事发展,超出意料,世界的分曹。
延伸的命运,拼接的碎片,是未来的聚焦。


沉陷2013-11-12

解放我们的灵魂,就像解放黑奴。
一千道枷锁,浸满了挣扎的血污。
不是不想呐喊,而是恶魔把脆弱的灵魂吓住。

胆小鬼与恶魔定下了协议,托着黑暗、做他的奴仆。
那滚滚的烟瘴,把层层绿草熏枯。
生与死、陷在空洞的眼中,像荒原上的泥塑。

未来有什么,看漫山遍野种的都是糊涂。
当魔鬼喝问,是谁将它的好梦唐突。
千百只手、指向那不慎碰了铁链的老鼠。


歌词·自由的海盗2013-10-2

嘿,金属的撞击,是我们的脚步。
刀和剑,撕开夜的沉幕。
火把照亮疯狂酒吧,看美女的舞。
神秘的浪者,有着传说的宝物。
一柄金钥,来自魔鬼的住处。

嘿,备好舰炮,再高的风浪也不能劝阻。
智和勇,周旋海的迷雾。
饥饿的水手,抓了胆怯的老鼠。
号角唤醒欲眠的炬火,向渐近的陆。
一声长啸,惹得魔鬼发怒。

嘿,没有星月,听彼此的冷酷。
血与肉,铺垫前进的路。
黎明击破了夜晚的魔咒,那朽烂的墓。
锋利的弯刀,割下魔鬼的颅骨。
是我们的,新的传说,消灭了恐怖。


逆界2013-9-20

当黑夜弥漫的时候,黑色的瞳、侵入无尽的虚空。
挣脱所有的约束,去把目标追踪。
一团烈火、一把弯弓,起伏的幻影穿了窟窿。

谁在惊叫、谁在哭嚎,这里的世界正在燃烧。
或是前世的纠葛,来把命运移交。
这光明闪烁的时候,无尽的念、跌入黑色的波涛。


行星胶囊2013-7-19

肉体已经灭亡,行星一片残荒。不肯寂灭的灵魂,囚禁在无边的梦乡。
不堪发现、那只是一颗记忆的行囊,晶莹的、只有程序运算的光芒。
哦,模拟一个我吧,在未来的某个时刻。听岁月流过的声音,仿佛无尽的跋涉。
撕裂的大地交错着无数的丘壑。正夕阳西下、看星风吹起一片暮色。


流浪歌手2013-6-8

每一天的延伸,随着人群的方向,一站又一站。目标总在路的那一端。
宏伟的楼宇下,不是驻足的旅馆。昨天的梦境,丢失在不息的车流间。
忘了辛酸,尝一碗带酱的快餐面,这美味、值得邻座笑谈。
当城市的灯火将梦点燃,那地铁边、那站台前,便是歌手的圣坛。
霓红映亮脸膛,思绪冲出琴弦,这一刻、世界为流浪的人旋转。
匆匆的掠影就象舞蹈的精灵,与热烈的情怀紧紧相伴。
是思念的妻子、是慈祥的母亲、是欢乐的孩子,把明天重新呼唤。
别说梦想没有边界,当人群已经消散,孤独的影子背起行囊,走进茫茫的黑暗。


明天的基础2013-3-31
该消失的,即使载满了今天的喧嚣,也将在后天荒芜。
不是没作努力,而是从未知道明天需要基础。

晚餐2013-2-1
把命运放在一边,听最美的音乐,还有丰盛的晚餐。
微笑代替告别,心中仍是从前。灯光冥灭后,不再有时间。


升降扶梯2012-11-26
我从这边赶来,而你从那边离去。
我想跨越,那分割的轨迹。
你从那边赶来,而我从这边离去。
我想停住,却身不由己。
美丽的游戏,不知为谁设计。
一次次,把心勾起。

无题2012-11-23
谎言遮盖了天空,油污浸染了大地,
盘古醒来,他要开天辟地。


无眠之夜2012-11-22

在这沉静的夜里,悠闲的风在河边散步。
一丝丝偷袭的凉意,点燃一缕缕呼吸的云雾。
徘徊的影子在昏暗的路灯下,仿佛被过去缠住。

那城市的光芒淡淡地洒在河面,象不眠的星星要把心事倾吐。
偶尔的汽笛唤不醒酣卧的渔公,却让美梦更深地潜入。
只有河水哼着熟悉的歌谣,把寂寞慢慢安抚。

不知是哪一回的经过,遇上了莲儿的微笑。
透澈的目光瞬时明亮了心间,把疲倦全都惊跑。
浣衣的旋律,招摇的夜影,和偷窥的小鸟。
醉了,只看见你用水中的月亮,把长发轻漂。

听,远航的巨轮鸣响进港的号角。
这是何方的王子,又是迎娶谁到异乡的城堡。
盛大的宴会,优雅的华尔兹,火树银花将快乐的人群照耀。
美丽的女郎即将离去,挥舞的手臂献上了最真挚的祝祷。

拂晓,渔公伸了个懒腰,仿佛什么也不知道。
看着远方升起的云彩,哦,黑夜不会把你忘掉。


在地里2012-11-19

他们迈着威武整齐的步伐,向四周敬礼。
而乡下人则羞怯地藏起影子。

或许哪一天,大树会变成菩萨坐在庙里。
而稻草已经悲壮地进了炉子。

欲火装扮成指路的明灯,却忍不住、要把寻路的眼睛压抑,任凭摸索的手伸在地里。
哦——地里已经没有了偶像,只有我们自己!

地火2012-11-11

他咀嚼着别人的肌体,却警告其余的人需要从容。
我的伤口无法愈合,因为他们还在上面挖洞。

一双双忙碌的手,挖出一条条红色的河流。
听,那铿锵的声音,来自我们的骨头!

如果被挖空了心脏,胸中的血就不能化作岩浆。
如果被挖断了脊梁,又剩谁把美好希望?
打开禁锢的门吧,哪怕只有一丝光芒。


豆浆叔2012-11-6

豆浆叔的脚步惊醒了小鸟,
看,是谁?踏着清霜来偷月亮了。
路灯睁大了朦胧的眼睛,
哦,那香喷喷、热乎乎的气息,已经馋到我了。

悠长的叫卖声在街巷轻轻飘荡,象一首老歌,
引得鸟儿、也想把它传唱几遍。
早起的人们陆续赶来,渐渐的、连太阳也要来看热闹,
哦——豆浆叔啊,他带着黎明来,是为了驱走那一夜的疲倦。


异度2012-8-12

有了自控的垃圾站,便忘记了昨天。
空荡荡的邻宅,没有一丝人烟。
咖啡代替着酒,无醉也无眠。

总是黄昏,还是无风,叵奈望苍天。
惊叹!高耸的城市、困在更高耸的护层间。
飓风何曾歇,翻动无数碎片!

那是日记的海洋,一张张、写满了昨天。
黑暗撕碎了过去,扭曲着明天。
而归来的记忆,欲撞破这宁静的空间。

我们是夜晚2012-7-22

猩红的鲜血,是我愉悦的梦想,在每个漆黑的夜晚。
神秘的微笑、亲切的尖牙,是你漫长的夜晚。
不要哭泣、不要害怕,我的执著将你紧紧拥抱,在每个心跳的夜晚。

月光下随我们人偶般起舞,放下自由,不要呐喊。
吮吸你的鲜血,让我感到无比温暖。
凛冽的风再不会刺痛你麻痹的身体,这里就是彼岸。

黎明也许会到来,可现在仍是夜晚。
你的鲜血已让我忘了阳光的刺眼。
即使黎明来临,也要将你记到永远。


城市2012-3-18
一间房,一条路,永无尽头。

车旅2011-8-24
咦,那秋光中一抹亮丽、是谁的身影?
你,飞驰在车流中,偶尔的回首、留下难忘的笑颜。
我,追随在湍动的车群中,接受了你的鼓励,却始终无法靠近你移动的终点。

猫狗选生活2012-9-24
猫狗国的国民们经常为过什么样的生活进行争论。狗们认为国民是要管的,而猫们认为应该追求自由的生活。
由于观点始终不能统一,明智的国王宣布:实行一国两制——狗们戴上锁链,过管制生活;猫们则自由自在,想干什么就干什么。







(诗词在线提示:诗词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有转载请征得作者同意,并注明出自诗词在线)


新华字典查询提示 提示:不明白的汉字去 新华字典搜索下。  


  •   鉴赏、评论:

评论请先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