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乐之道数


2021-03-10 09:42:42  郑 中  所属诗集  阅读583 】

00个   

物有盛衰,而此无变;滋味有厌,而此不倦。可以异养神气、宣和情志、处穷独而不闷者,莫近于音声也。——西晋嵇康《琴赋》

天地有道,琴音有数。古曰五音,乃宫、商、角、徵、羽;后增变宫、变徵,即为七音。奇数之律,谓阳律;即黄钟、太簇、姑洗、蕤宾、夷则、无射。偶数之律,谓阴律(又称吕,以区别前者),即大吕、夹钟、中吕、林钟、南吕、应钟。阴律、阳律合称十二律,简称律吕。古中国之音律,上古至先秦为五音六律(十二律),后变为七音十二律。中国古代用三分损益法定音律,类似于古希腊毕达哥拉斯学派之五度相生律。
华夏历史有载者五千多年,然上古(三皇五帝)历史文化记载散逸殆尽。上古史失传,导致今人多误解、曲解、轻视、甚至否定上古史。然自细石器以来,至新石器中期,约八千余年,海量考古遗址证实,其文化发展亦基本连续;至三皇五帝时代,伴随氏族邦国之兼并或联合、碰撞或交融,农耕文明发生第一次大爆发。单就上古玉琮而论,学界仅以为礼器而已,殊不知其中亦有观象之用、定律之用也。
《古今图书集成?乐律典》:“黄帝有熊氏,作云门、大卷、咸池之乐,命伶伦制十二律,合鬼神作清角,以伐蚩尤。始作铙歌鼓吹。制十有二筒,以之阮隃之下,听凤之鸣,以定其雌。乃作玉律以应候气,荐之宗庙,废治忽以知三军之消息,以正名百物,明民共财而定氏族。少皞金天氏,作大渊之乐。作大渊之乐,以谐人神,和上下,是曰九渊。颛顼高阳氏,作五茎承云之乐。”注疏:《抱璞》云:帝辕候凤鸣而调律。隋毛爽云:帝听凤阿阁之下,造十二律。邹衍吹律,以定五始,正朔服色,由斯而别。未闻累黍也。《晋志》云:“黄帝作律,以玉为琯,长尺,六寸,为十二月。玉者,取其体含温润也。”易是类谋曰:“圣人兴起,不知姓名,当吹律听以别其姓”。《乐纬》:“颛顼之乐曰五茎。〈注〉能为五行之道立根茎”。《白虎通?礼乐篇》:“颛顼乐曰六茎。六茎者,言和律历,以调阴阳。茎者,著万物也”。
《路史》:“有虞氏命质作昭华之琯,尺有二寸之箾。”《世本》:“舜造箫,形参差,象凤翼,其管长二尺”。《古今图书集成?乐律典》:“夔修大招,六列五英,以明帝德,以降上神。通八风而齐上下,五帝之乐,莫盛于此。乃封夔于归”。归即夔,《乐叶声仪》云:“昔归典协乐”。《律书中候》云:“禹拜稽首,让于益归。宋忠云:归即夔之归乡,乃今之秭归县”。《吕氏春秋》:“禹立,勤劳天下,日夜不懈,通大川,决壅塞,凿龙门,降通漻水以导河,疏三江五湖,注之东海,以利黔首。于是命皋陶作为夏籥九成,以昭其功”。
《尚书?益稷》:“予欲闻六律,五声,八音,在治忽;以出纳五言,汝听。”《孟子?离娄上》:“不以六律,不能正五音。”注:六律,十二律之六个阳律。

歌者凭喉舌腔调抒发词曲情感,诗人作平仄韵律赋予文字乐感,画家用黑白七彩构绘本心景观,物理学家推符号方程统理宇宙万象,而弦琴演奏家以弓指压速抒发天地人情。物理之深邃,极客观理性也;音乐之摄魂,极主观感性也。此二者好似遥相对立,而实有亲密联系。何哉?乐器制作、琴弦振动、音波传播、音乐结构、频谱分析等,皆有物理也。物理与音乐皆乃不同领域之技艺也。毕达哥拉斯曰:“万物皆数”。开普勒曰:“天律和谐”。音高(频)与波长成反比,波长与弦长成正比,音频、波长、弦长之关系使音乐、数理、物理初次相遇于先秦晨氛,并深入融合于现代科学也。普氏算黑体辐射而始悟量子频振,爱翁扰时空曲率而预测引力波动,威滕奏超弦缔膜而试图一统万有。
辞曰:俯察尘世,指揉心绪,感染过客;仰观天道,星遵音律,黑洞响声。微至量子,弦振质能,传播信息;宏至宇泡,波涵时空,旋流星系。量子通讯,天人感应;旋网纠缠,涌象成形。叹哉!乾坤大美,人物有律;壮哉!万籁交响,天球和谐。通感至极,音波万象;玄思至奥,心涵太虚。

发出之谓音,传来之谓声,故合称声音,后混淆不分也。振源之音波传播于大气内,其速度约为每秒340米。人耳听觉音频限于20赫兹至20000赫兹之间,过低则为次声波,过高则为超声波。所以,人耳听觉声波长下限为1.7厘米,上限为17米,其下限、上限分别取决于耳膜对电脉冲之最短反应时间和最长缓存时间。一般人脑两侧双耳膜距离约九厘米,故双耳听觉频率上限约3778赫兹,属二胡外弦最低把位。长颅窄面、耳郭阔佳、耳膜深敏者,双耳听觉频率上限可近4900赫兹。若声音频率超过5000赫兹,则人脑惟有意识强制单耳侧听之也。单耳膜直径约0.8厘米,比听觉声波长下限小约一半,故单耳即使听极限高频音,亦缺乏颗粒感,故单耳听觉精度不如双耳。
二胡内弦262赫兹开始,外弦440赫兹开始,最高音频甚至超4000赫兹,涵盖国际通信标准频段300赫兹至3400赫兹。人耳最敏感的频段为1000赫兹至3000赫兹,对应二胡外弦下段,不包括第五把,即大致对应G调的7中音至7高音。而人声频率范围为64赫兹至6000赫兹,上下限皆超二胡频域,然其不属正常发音也,故二胡可仿人声之频域(除6000赫兹之齿音外),亦涵盖多数自然物类之音频也。
二胡内弦一把位上段,略似人之沙哑声、鼻音,对应男声低基频上段,亦乃和弦之根频。内弦一把位(或内弦二把位至外弦一把位)对应人之主音区。外弦二把位,对应人声之基频区,表现声音轮廓(略似喉音),其中G调外弦5中音大致对应800赫兹,表现音色力度,若过强则人声喉音过重(故谓之危险频率),6中音则为二胡易发狼音(非谐振幅度过大)。外弦三、四把位,对应人声之过渡区(有通透顺畅感);若强奏,则音色有跳跃感。外弦第五把位,对应女声高音区中上段(影响人声之明亮度、通透度),较高档二胡可表现之。外弦六把位,逼近二胡频域上限,近似人之咳声也。
语言之元音和响辅音有三个共振峰(F1、F2、F3),受舌位、唇形、舌卷、鼻化等因素影响。暗辅音有两个共振峰(F1、F2),其中爆破音受舌唇突开和牙齿呲闭影响,摩擦音受唇形和舌位影响,鼻音受鼻化和唇开影响。共振峰频率还与人之性别、年龄有关,男、女、童声之元音共振峰均值比为 6 : 7 : 8,即男声粗沉,女声清亮,童声稚爽。是故:二胡音色欲谐美,则谐音之数量一般不过三,且频段区间(位置及厚度)、相对强度(共振峰均值比)及比值适当。谐音数多,则音色浑弱;频段太薄,则音色不厚;配比不当,则音色不美。
右手运弓如肺控呼气,左手抚弦如喉控声带,而琴筒如人之口腔。此类比人声,分析推测如下:弓之速度影响谐音之数量、频段位置、强度比,弓之压力影响谐音之数量、频段厚度、强度比。速度越快,则谐音之数量越多,频段位置右移,强度比降低,音频谱线平均高度提高而起伏度减小;压力越大,则谐音之数量越少,频段厚度变大,强度比增大,音频谱线平均高度提高而起伏度增大。是故:任何二胡皆有最适宜之运弓压速曲线带,无论宽窄长短,超出则音色不雅。好琴之压速带宽而长,故易操控,自由度大,潜力深;劣琴之压速带窄而短,故难操控,自由度小,潜力浅。

声音以纵波形式在空气内传播,听音者与发音者相对运动,则产生多普勒效应,如汽车呼啸而过,天体疾飞而去。故滑弦递变音频,可状意象运动也;点弦跳变音频,可拟情感脉动也。弦奏乐曲,连续中有离散,离散中有连续,如阴阳循环无穷也。节奏之强弱如诗词之平仄,音节之拍数如律诗之言数。平起仄落,类似调式;音词复奏,恰如叠韵。
声音密度,即单位时间内发出之音频波包(类似声子)数量也。音频包越多,则听感越紧密充实,音量越大;音频包越少,则听感疏散空虚,音量越小。声音密度曲线乃乐器(材质、构造、物性)和频段(高音、中音、低音)之函数。低频则波长,则听觉开阔空虚,超之则雄壮浑厚,低音二胡可为之也;频高则波短,则听觉激烈锋利苍凉,超之则冰冷神秘,高音二胡近似之也。中频涵盖人物鸟虫之音频,内弦始于262赫兹,向下听觉依次为浑淳、沉雄、忧郁、悲凉、凄厉;外弦始于440赫兹,向下听觉依次为清新、飘渺、透亮、热烈、激越,中音二胡可为之也。其下限不如小提琴,上限可达4000赫兹,超过小提琴,然一般用不及也。换言之,二胡内弦如老夫,沉稳而内敛、沧桑而成熟,浓郁如酒;外弦如青年,活跃而外向、热情而兴奋,亮丽如春。然频段听觉乃相对效果,而非绝对定义也。乐曲频段决定调式,其间则发生转调也。
传统二胡构造,导致外弦中间(频率约880赫兹)常有狼音。即使高档者材质不凡,规格标准,做工精良,若无音垫,则狼音明显。当琴弦振动频率接近皮膜固有基频时,则皮膜发生最大共振,导致反相振动剧增,破坏甚至抵消琴弦谐振乐音,故而产生狼音。用合适琴马,置靠膜心,下塞绒垫,可降抑狼音;择合适琴弦,可几乎消除狼音也。

音乐者,乃听觉之高维空间(音量维、音频维、时域维)之艺术也。一般而言,节拍分六种,节奏分八种,调式分六种。节拍乃音量之基本时域结构(复拍=强单拍+次强单拍*n),节奏乃音程之基本时域结构,调式乃音频(音高)之总体分布层级。节拍之强弱如诗词之平仄,天道之阴阳,强则弓稍快压稍重,弱则弓稍慢压稍轻;节奏之快慢组合如情绪之律动,舞步之态度,乃旋律之时域要素也;调式之高低如情感之烈度,海潮之涨落,常和于中而曲圆满,偶偏于中而曲余意。是故:节拍、节奏、调式三者概定乐曲基本结构也。
平起仄落,如曲调凸形;仄起平落,如曲调凹形。若起于入声而落于阳平声,如曲调凸凹连形也。诗词有平仄而难显节奏,故诗歌补之;诗歌有节奏而难显调式,故乐曲补之;乐曲有调式而缺乏词意,故诗歌乐曲协奏之。诗歌乃诗词之音乐化,故更动人;乐曲乃诗歌之抽象化,故更含蓄。诗词之朴素,以立意音恰为本,乃声韵-意义空间之艺术;诗歌之鸣唱,以词音合曲为本,乃声韵-意义-乐曲空间之艺术;乐曲之演绎,以情感意象为本,乃音量-音频-时域之艺术。
三者之中,时域维最基本,音频维最复杂且最重要。音量-时域维之基本结构乃节拍(潜在而未必),音频-时域维之基本结构乃节奏(显现而必须)。音乐创作演绎之领域,主要在音频-时域维也,可略分为五级:一级乃乐器基频谱(取决于材质、构形、物性),二级乃乐章频谱(调式、结构),三级乃乐句频谱(局部时域内之变化),四级乃音词频率结构(乐句内、前、后之叠音、倚音、颤音等,常作点缀修饰),五级乃音符频率(一般情况,多数基本不变,句内时揉时滑,句尾常揉波或单调递减)。一级频谱取决于乐器种类,二、三、四级频谱取决于作曲家。而五级频谱取决于演奏者,且二级、三级、四级频谱亦因演奏而不同,于是风味殊异,气质各显,情感各赋,境界差别。其原因在于:或调式转变、结构改编,或音词简化或冗复,或细节修补,或即兴改变,或技品高低。
然以上五级分类仍较粗也。一级基频谱本身具有复杂内部音频结构,可由多种音频叠加合成;而且,弓指法组合空间巨大,故在三、四、五级音频基础之上,还可叠加更多音频谱线,如波浪音可叠加多达五元之函数曲线。故二胡乐曲看似一维时间序列,而实乃内藏高维结构,蕴含丰富信息也。
听觉乃一维时域上音波振入耳膜之感觉,视觉乃三维空间内光子撞入眼膜之感觉。视听接收器皆人体之二维膜也。虽二者膜结构本质不同,然皆可感觉三维空间内之物象也。音波波长,听觉比视觉更抽象,视觉比听觉更具体。听觉发生在时域,视觉发生在空域,视听通感发生脑海。脑海即大脑复杂神经网络,可并行处理感觉器官输入之大量电脉冲信号。琴音频谱内蕴信息丰富,可由脑筋网络转译出三层内涵:概略物象(远近、大小、快慢等),谓之风;感情波动(放松紧张、欢悦悲伤、闲适焦虑等),谓之味;心态意志(渴望淡泊、豪放婉约、温柔刚毅等),谓之格(或骨)。乐曲由乐句、乐段、乐章构成,所共同表达之同一主题,即乐曲之魂。故乐曲之魂寄于乐曲之风、味、骨之中。一个音符配合少数技法,可激发极抽象模糊之元意象;一短串音符配合一些技法,可激发很简单原始之绪意象。然此皆缺乏结构内容,不足以谓之情意象也。音乐之情意象、乃至情思意象,当起于旋律之构、动于旋律之势,而变于曲调之境、感于闻者之心也。

夫乐音,观之无形,搏之不得,萦绕虚空,仿佛心中。故音乐乃最自由之艺术也。闭目静卧,闻之可养性,奏之可抒情,然不恰则可乱神,过度亦可丧志也。不平则鸣,不明则发。偶遇同志论道,独处以琴为友。嗟夫!乐曲之背后,乃生活、文化、意志、审美;情感之背后,乃经历、见识、修养、品德;演奏之背后,乃精神、血汗、灵性、气质。学琴当早,修道一生;有志不迟,聊且自娱。但凡艺术之人,可贫财而不可贫情。情枯则艺死,情庸则艺劣,情烦则艺躁,情真则艺秀。作曲者寄幽情于乐章,传意志于人世;演奏者抒情于琴弦,洒甘霖于心田。欤!琴乃情之道具、世之奇葩,情乃曲之内涵、乐之本性也!

2021-1-29


详见二胡论道系列文赋(修正更新版)
论琴之源流:http://blog.sciencenet.cn/blog-289142-1274444.html
论乐之道数:http://www.chinapoesy.com/gongxiang85450f54-0703-4591-9b9e-cab7d0cb03d2.html
论人琴合一:http://www.chinapoesy.com/gongxiang76d3dd6c-c159-4af6-b35d-fd61f1e37644.html
论运弓运指:http://blog.sciencenet.cn/blog-289142-1276320.html
其余待续......欢迎打赏支持...

论乐之道数






(诗词在线提示:诗词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有转载请征得作者同意,并注明出自诗词在线)


新华字典查询提示 提示:不明白的汉字去 新华字典搜索下。  


  •   鉴赏、评论:

评论请先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