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年路过的幸福(长篇小说)(第十五章)


2019-07-21 17:43:07  古不为  所属诗集  阅读186 】

100个   

第一十五章 女贞路上长长的树廊

2014年4月9日。
中午的时候,在东草坪那几棵繁花似锦的樱花树下,成朵成朵的樱花,成片成片的樱花的花瓣,在嫩绿的草坪上落了厚厚的一层,让江山想起自己凋零殆尽的青春,禁不住一瞬间的黯然神伤。
  油菜花也在不知不觉中,这里那里剩下稀稀拉拉的几朵,依旧炫耀着最后的金黄。顺手摘下几朵菜花,先在鼻端嗅一嗅浓郁的香气,然后吹一吹,含入口中慢慢咀嚼着,似乎要把这个春天留在自己的身体里。
  突然,电话在腰间大叫起来。
  是阿美打来的,说是侄女阿豆中招化学实验加试,需要找人帮忙,二妹江西同事的爱人正是管这个的,让江山给二妹联系一下,明天就要考试了,得抓紧。
  江山一听此言,就想对着电话发火。内弟阿飞半月头里就已经把此事托付于阿美了,几天头里江山还多次提醒她,要提前下手,别到时间再忘了,她就是稳坐钓鱼船,毫不在乎。此刻慌了,却已经令人措手不及。二妹下午班,晚上九点半才到家,半夜去敲人家的门,好意思吗?
  你把阿豆的基本情况准备好,阿美心安理得地嘱咐江山。
  这一次江山再也忍不住心中怒火,声色俱厉地对着电话吼道,你干啥哩?你晚上不回来吗?!心想,你自己娘家侄女的事情,自己却不当回事儿!
  好了好了,算了算了。阿美一定非常清楚江山此刻发怒的凶狠模样。
  其实,冷静下来一想,阿美就这么个人儿,生气又有什么用!
  虽然是非无法丈量,中午走在女贞路茂密的女贞树下的时候,却清晰的听到一枚枚落叶跌落在暮春石板路面上的沉重的声音。
  2014年4月14日。
  中午。江山快步走在女贞路。暮春的风不热不冷地吹着。
  黄色的陈年的女贞树叶,被暮春的风一片片扯下来,又随手抛在石板路面上,黄叶早已堆成了堆,就像江山沧桑的心事一样。
  好多花都已经凋零殆尽,好多话也已经凋零殆尽,就像过去的一年又一年一样。
  同时,许多花,大多是叫不出名字的花,正在或将要盛开,就像过去的一年又一年一样。
  雪松路上,并肩立着四棵槐树。不是一般的槐树。本地的槐树都是雪白雪白的白花,这几棵槐花却是紫红紫红的紫花。树形、树枝、树叶大都相似。稍有不同之处,似乎更整齐,更优雅一些,如果本地槐是农妇的话,这几棵紫花槐倒像欧洲中世纪的贵夫人一样。花色虽不同,花香倒是一丝儿也不差地浓香扑鼻,馥郁醉人!初见之时,江山不禁惊呼,槐花怎会有这般颜色?
  感叹。也不知怎么就有那么多的感叹!多得就像东草坪上落得成堆成堆的樱花一样!瑰丽的樱花已经是绿肥红瘦,繁华妖娆渐行渐远渐含悲、且行且远且无奈了。
  2014年4月15日。
  这一场雨预报得出奇地准!
  昨天天气预报说,下午到夜里,有阵雨或者中到大雨。可是,白天阳光明朗,天上无一丝云彩;夜里,直到十一点睡觉时,十五的月亮依然还是贼圆贼亮,星光闪烁,天空照样无一点云彩丝儿,连雨的毛儿也没有啊!
  晚上,躺倒被窝里,江山对身边的阿美说,不准,这次预报太不靠谱了!不但没有雨,反而贼晴朗,白天日头贼亮,夜里月亮贼圆,预报得贼不准!
  瞎操心!准不准碍你啥事?
  奇就奇在,黎明时分,半梦半醒之际,忽听得瓦沿儿滴雨的声音。江山心想,莫非真的下雨了?阿美做好饭要走的时候,说道,外面下紧了。
  真下雨了吗?
  那还是假的呀?
  哎呀,如今天气预报就是准,要是江山预测期货行情也这么准,该有多好啊!
  江山近来感觉,做交易,中午出去走走,真的是十分必须的。
  举伞走进雨中的后花园里。树叶草叶都被雨水洗得一干二净,空气贼清新。不由自主就会来一个深呼吸,新鲜空气立即进入了每一个汗毛眼儿,真的好舒服啊!整个一上午的憋闷,一下子都随呼吸吐了出去,吐得干干净净,一丝一毫都不剩,身体里充满了雨后的清新空气,好舒爽啊!
  户外,让人神清气爽,排解工作和生活的压力。人真的应该尽量多出去走一走才好。户外清新的空气,就像汽车需要的汽油,可以让疲惫的生命重新充满活力。
  所以,很多人都爱好远途旅游,就是这个道理。
  江山天性里是最爱好旅游的人。可惜近十几年里,几乎没有一次真正自主的远游,不能说这不是人生的一大悲哀!总是向往着等交易成功了如何如何,结果至今也没有如何,岁月却一刻不停如流水,呜呼哀哉!每一次想起这些,就禁不住会悲催一番!
  每一天开盘前,江山都抱着新的希望;每一天收盘后,却都和想象的不一样。
  这就是江山的交易人生。
  2014年4月16日。
  中午,江山沿着女贞路上长长的树廊散步。
  石板路上的雨水,刚被风吹干,给人很干净的感觉。依然是落叶满地,每一片或黄或绿或深或浅的落叶,同样给人很干净很悦目的感觉。那么多的落叶,各种颜色的落叶,以各种姿态躺在石板路面上,给你留下最后的美丽。
  落叶太多了,有的还在不停地落下来,有的正好就落在江山的肩头。能清楚地听到落叶的声音,似乎要给江山什么神秘的提示。
  江山来不及弄懂落叶的意思,只感到这无穷无尽的似乎永远也落不尽的落叶,就像自己交易过程中不断犯下的错误一样。落叶后面还有落叶,错误后面还有错误。
  这哪里是落叶啊,纷纷飘落的都是错,都是江山的错,都是这人世间的错。
  这么多的问题,似乎都没有答案。
  2014年4月17日。
  今天,江山有了新的认识,把交易系统口诀化肯定是有益处的。
  女贞树下,石板路上,依然是落叶遍地。
  中午散步,江山突然发觉女贞树是非常聪明的一种树。聪明在哪里?就聪明在,它能把自己的凋零、不堪、痛苦,几乎隐藏于无形之中。你看白杨树、泡桐树、法桐树、柳树等等落叶乔木,从头一年秋天落叶,一直到第二年春季再发出新叶,这之间长达几个月的时间,都是光秃秃的萧瑟凄凉景象。同样也落叶,女贞却称之为常绿乔木。虽然女贞也会新老交替,也会每年落尽老叶,换成新叶,但是你发现了吗?我们所看到女贞树一年四季都是不断的绿色,不尽的生机盎然。同样都是老叶落新叶发,但是一个叫落叶乔木,一个却叫常绿乔木。区别在哪里?就在于:落叶乔木是,老叶落了之后几个月才又发新叶;常绿乔木是一边发着新叶,一边落着老叶,落隐于发之中,老叶落尽之时,也是新叶发满之日。
  女贞,真乃树中常胜英雄也。
  昨夜又是一场雨,照样被雨水冲洗得很干净,又照样被风吹干了的石板路上,落叶照样成堆。江山照样快步走过的时候,金黄的落叶照样被踢得刷刷地翻飞起来。还会有落叶,照样落在江山的肩头,用细小但却能清楚听到的声音,照样诉说着一种特别而又神奇的情怀。
  2014年4月18日。
  石板路上,女贞的黄叶依然纷纷地飘落,飘落成江山那一颗被期货行情撕得粉粉碎碎凄凄凉凉的心情。
  这几日的行情,江山的系统是赔钱不商量。
  浮盈18-20点以后,即回头反攻,不仅抹平所有浮盈,而且会突破开盘价防线许多。突破后一直反攻长驱直入也好啊!偏不,又转身回来了,高不成低不就,不尴不尬,不咸不淡,令人狼狈不堪。
  自以为已经成熟的交易系统,硬是挡不住汹涌后退的资金账户。没办法,只有随波逐流了。
  几辆小轿车风驰电掣般从江山身边飞过去,很快就不见了踪影,就像江山曾经有过的青春。每想及此,似乎一阵悲伤在心头狠狠拧了一把。
  沿着后花园里一个矩形的路线转了一圈,从法桐路刚刚拐回女贞路,三个十五六岁花枝招展青涩未尽的女孩子,扶着两辆赛车很无助地站在路边。
  其中一个女孩子轻声叫道,叔叔,你会上车链子吗?
  江山搞明白是叫自己的以后,就走过去,仔细看了一下很久没有加过机油过于干涩的变速链轮,用手按了几下,再转几下脚蹬子,发现自己不能搞定,就站起来说,拐过这个路口,有一修车铺,就离开了。
  这又是一种无能为力。怎么也做不到,像电影电视小说传奇里的主人公一样,轻而易举、手到擒来地摆平一切遇到的问题。
  这也是一种擦肩而过,但却是一种没有成就感没有激情很无聊很平常的擦肩而过啊!
  漫长而又短暂的人生中,我们与车、与人、与事、与岁月,都会擦肩而过,就好像从来没有相遇,只留下冷酷无情的遗忘稳坐在心头那一个至尊的宝座上。
  擦肩而过的分分秒秒,擦肩而过的历史,怎能够不把我们忘记?

那些年路过的幸福(长篇小说)(第十五章)







(诗词在线提示:诗词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有转载请征得作者同意,并注明出自诗词在线)


新华字典查询提示 提示:不明白的汉字去 新华字典搜索下。  


  •   鉴赏、评论:
  •   古不为 222.136.170.181     2019/7/21 23:55:25     4 楼

  • 感谢远望君来读!祝福不尽!
  •   古不为 222.136.170.181     2019/7/21 23:54:55     3 楼

  • 谢谢庆星君!天天快乐!
  •   杨远望 223.150.243.243     2019/7/21 20:22:23     2 楼
  • 送了5朵鲜花
    本章情景交融,尤其对女贞树的描写生动又恰到好处,对衬托江山这个主角起到了很好的作用。
    欣赏佳篇,问好
  •   徐庆星 183.154.39.17     2019/7/21 20:14:47     1 楼
  • 送了5朵鲜花
    欣赏了【〈长篇小说〉{第十五章}】之佳篇,问好古不为;祝福问安。

评论请先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