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于军读诗之一七三


2019-03-13 19:20:10  杨于军  所属诗集  阅读136 】

100个   

杨于军读诗之一七三
——从诗人和翻译而非文学评论角度的阅读


雨衣

沙马


父亲死后,他的一件雨衣还笔直的
挂在客厅的墙上
现在,墙上出现了人的痕迹

客人们来了,都好奇的朝着
这件雨衣看着
眨眨眼,笑笑,也不说什么

有一天,我想将这件雨衣取下来
折叠好放进储藏室里
母亲说,就挂在那儿,这家伙喜欢热闹

很多年过去了,雨衣还挂在墙上
斑斑驳驳的样子
像是一个疲惫不堪的灵魂

2019年1月24日

【杨于军读诗】

读译系列已经做了近三年,选诗从来都是凭感觉,没有任何所谓标准,或者说我的感觉就是标准。今天在“非非诗学交流群”读到沙马的一组诗, 特别喜欢《雨衣》这首。

阅读,仿佛我们也是他的客人,身处挂着雨衣的客厅,听沙马讲述。惊异于“墙上出现了人的痕迹”。可见,假以时日,人与物,是可以相互浸染,相互涵养的。

以一件雨衣,代表一个人曾经的存在,熟悉的体温,气息可能还在,某些部位因为习惯动作而留下的永久变形。甚至某处磨损也留下信息。去过的地方,经历的人和事。

离人旧物,是一种念想。我的衣橱里有已故母亲的几件衣服,合适我的我也穿过,暂时不合穿的可能将来会合穿。所以我会一直保存着。以此作为与母亲同在的方式。

诗人并没有写伤感,而是通过客人的“眨眨眼,笑笑”,通过母亲说,“这家伙喜欢热闹”这样平和泰然的叙述,传达一种态度,一种信念,仿佛父亲仍然以某种方式存在,分享着家人的日常。

《雨衣》消解了生和死的界限,自然接受一切迁移和变故。没有别离,只是存留;没有丧失,只是记录。

父亲的雨衣,尽管历经沧桑,“像是一个疲惫不堪的灵魂”,仍然可以和其他承载着生命密码的一切,继续和家人彼此陪伴,同在。


【杨于军英文翻译】

A Raincoat

Since father passed away, his raincoat has been hanging
Straight on the lounge wall,leaving
The shade of a human figure now

All guests would stare
In surprise at the raincoat
Blink, smile but say nothing

Once I intended to take it off
Put away properly in the storeroom,but mother said,
Just leave it there,he enjoys people

With years passing by, it’s still hanging there
Weathered, stained
Just like a worn-out soul

Jan 24, 2019







(诗词在线提示:诗词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有转载请征得作者同意,并注明出自诗词在线)


新华字典查询提示 提示:不明白的汉字去 新华字典搜索下。  


  •   鉴赏、评论:
  •   徐庆星 183.154.45.248     2019/3/14 8:46:41     2 楼
  • 送了5朵鲜花
    欣赏了诗作。
  •   高山 60.165.182.70     2019/3/13 19:59:35     1 楼
  • 送了5朵鲜花
    拜读学习,问好祝福!

评论请先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