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者对自身之艺途探索,但听凭己心,岂能被市场左右…


2018-10-11 15:26:21  江南达者童山雷  所属诗集  阅读171 】

00个   

艺者对自身之艺途探索,但听凭己心,岂能被市场左右…… 江南达者 童山雷 近年来偶有好艺者购藏吾画之事。本来,画者之作终将步向于此,原不足为异。吾此言及之,亦非它,不过仅借吾作在人眼中情形以反思吾艺耳。艺者最终艺术成就之体现、最终代表性风格在艺史上之被认可,兹事究竟当作何对待,这不能不令艺者本身认真思考。不妨就以畅明之例言之罢。譬如,近有购画人,在细心比较研究吾辈历年之作的情况下,承认吾今之作笔墨愈加老到深湛,整体画面也更加完善甚或是讲究,但又觉唯其如此,这画作却反少了些随意性,少了些平淡天真,故尔转觉格外看重吾人前些年作品(世纪之交吾人尤重率性寄情、画面亦相对简淡之作)。吾不能不认为此相当有见地。其实以吾辈心性,及吾人对翰墨之道的认知连同对己身一世应成功业之自我审度,皆本是基本倾向认同于此的。但问题在于,若为画之人,倘然是其身方入中年(且仅指自然属性意义上之中年而非是国画家特定之中年),艺事探索便已止步,永远只画些惯性作用之下的东西,那是否也确实有些令人遗憾。甚而至于,若是在此基础上,其艺事实上也还存在未臻完美之处,则己身即已自囿于此,似乎,多少也便有了些“程咬金三板斧”之嫌疑。有鉴于是,所以吾辈即使明知其艰、甚至于有时还明明自觉其烦,也都捺定性子,咬紧牙关,必欲在一生艺途上有所变化与所谓“突破”。冷静想来,艺者成就毕生功业,原当便是在此反复磨砺、乃至于作品本身都已不乏相悖之状的情形下,才一步步走向完善成熟的。或者,就算是退一步说,今日之后,吾人画作面目已是再不改变,最后世人真正从心底爱好的,也只是吾辈中期画风,那也不能据此断定,吾辈此段时期之艰苦探索,便没甚意义,或纯属是自讨苦吃。为艺者,还是听凭己心,一往无前地将自家的路走到底罢!再说了,不遍行诸路,尔又何知,世路之中,哪条方是尔的。可怜艺者,实是必穷其一生之精力膏血,方或可凝就其画幅间之至美华墨丹朱。此风味不一之长长珠串也,至若世人到底是喜爱其中的哪些颗粒,也就端是由不得艺者本人了。另换句通俗些的话说:画家自己以一生努力打造成的“艺术品牌”,自然已在其中,至于它如何被人认定,最终,还是且就听命于观众中识者的普遍意见罢。据以些小之事,又谈上了这许多,其多少有无价值,也仍由读者诸君说了才算。 ——箧中旧稿,述文时为2013年。标题为今发帖时所加。 《达人谈艺》片段 精研艺术,细品人生。 见悖于当世,遂求诸永恒。







(诗词在线提示:诗词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有转载请征得作者同意,并注明出自诗词在线)


新华字典查询提示 提示:不明白的汉字去 新华字典搜索下。  


  •   鉴赏、评论:

评论请先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