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乡偶书》现代版


2009-09-04 19:31:21  走召  所属诗集  阅读4044 】

1110个   

原作:
少小离家老大回,
乡音无改鬓毛衰。
儿童相见不相识,
笑问客从何处来。
——唐•贺知章《回乡偶书》(一)


之一:耗子汤

月光擦洗过的幽蓝
小青蛇无从抗拒
长满潮汐的梧桐树旁
我寂寥地眺望
眼中尽是
没穿裤子的岁月
就这样出发
清晨,我将残存的历史打包
把旅程托付给
盛夏的长途汽车
整整三天
所有的风景朝烈日扑去
到处是燃烧的河流
而邻座的女孩不停地
呕吐青春,呕吐
笔直的腰杆
(这使我的胃
分裂如沉默的国土
如五代十国、刀枪剑戟
阴谋罪恶……)
“医治自己的消化不良吧”
面对世界的混乱
我惟有捂着肚子,如是说
故乡即将莅临
地平线更加遥远
我已经看到
天空跌倒在
母亲的唠叨中
也好。也好。我们都要
脚踏实地地
耕种人世的麦子
不论这土壤是豪门,是寒窗
是新娘,还是空白的纸张
父亲打猎归来,肩上扛着
三只沉甸甸的田鼠
我喜悦而辛酸
仿佛眼中有些咸
“就要收获了”,我说
“在城里,我已经种下
祖父的皱纹,和……”
晚餐是耗子汤
女友无比新奇。她一连
喝了两碗半
但夜晚,却总问个不停
“亲爱的告诉我”,她说
“耗子汤,究竟是啥味道?”


之二:香 烟

黑夜是一张面罩,还是
一盒香烟,我不知道
但肥白的月亮的确是
一扇门,推开它,就吱吱响
母亲说:“不要走远
村外的庄稼地,又长出了
不少坟墓。”但我闪耀着烟头
却一直走到,地平线外
“八万。”透过霉烂的夜空
我看到耶稣、撒旦,一桌儿操练国粹
仙逝的二伯母眉花眼笑:“胡了”
她说。弥勒佛气恼地瞪起眼睛
(我注意到,这传说中的胖子
其实酷似,一个挺着大肚楠的
血吸虫患者。)这时,烟熏得我
差点儿把喉咙,给咳了出来
胃,也胀得难受;分明蠕动着
乡亲们貌似关切的问讯:
“超娃啊,总算出息了
瞧你那媳妇儿,长得活像
五千元一月的工资……”
我吞下两颗,清肠的药丸
又摘下假耳,在飘满流言的水中
洗了洗。症状好歹缓解。“叮***”
短信铃响了,是女友的信息:
“死鬼,你坏死了。你竟敢公然
背着我去苟合,那风骚的寂寞……”
乡路平坦,有如风中的树叶
我用三条腿,亢奋地回归
一路上跌倒,又爬起,绝不放弃
最后,终于没有找到,回家的道儿
“儿啊,你一定是遇到了……”
母亲的哭泣声,蓦然抽动在
我的胸口。但我,早已没心没肺
况且,我自得其乐地发现
夜晚,还真是一包,点燃的香烟
数一数,不多不少,还剩两支:
“尊敬的读者,你,来一支么?”







(诗词在线提示:诗词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有转载请征得作者同意,并注明出自诗词在线)


新华字典查询提示 提示:不明白的汉字去 新华字典搜索下。  


  •   鉴赏、评论:
  •   匿名网友 124.90.107.187     2011/11/18 16:34:29     6 楼
  • 送了5个炸弹
  •   匿名网友 14.111.187.244     2011/9/23 19:36:01     5 楼
  • 送了5个炸弹
  •   不宜不了  123.138.151.53     2011/5/27 9:39:29     4 楼
  • 送了5朵鲜花
  •   126在线阅读网 218.80.229.170     2009/9/4 23:14:09     3 楼

  • 弓虽
  •   匿名网友 218.80.229.170     2009/9/4 23:13:55     2 楼
  • 送了1朵鲜花
  •   草原冷翠  222.39.55.86     2009/9/4 22:43:29     1 楼
  • 送了5朵鲜花

评论请先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