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浔诗选 第六辑:细小的美(2006-2009)


2010-01-17 14:40:17  李浔  所属诗集  阅读6628

510个   

第六辑:细小的美(2006-2008)



擦玻璃的人


擦玻璃的人
没有隐秘 透明的劳动
像阳光扶着禾苗成长
他的手移动在光滑的玻璃上
让人觉得他在向谁挥手

透过玻璃
可以看清街面的行人
擦玻璃 不是抚摸
在他的眼里
却同样在擦试行人

整个下午
一个擦玻璃的人
没言语 也没有聆听
无声的劳动
那么透明 那么寂寞

在擦玻璃的人面前
干干净净的玻璃
终于让他感到
那些行人是多么零乱
却又是那么不可触摸
2006-1-1


木雕


没有人爱 就交给锯子和刀
交给没有性别的手
让人捉摸 甚至想象

你无视了我漂亮的木纹
更宠容了我的木讷
深刻 再深刻些
随便你雕刻一些
比我更轻的鸟或虫子
你再深刻吧
我只是一块木头
木讷也是我的本份
2009-1-1





柠檬击中了一个阶级
他们的背景 是很深很深的弧独
花开花落的一个阶级
永远结不出一只果子

也许是习惯 也许是偶然
酸得让人耗尽了所有的表情

他们没有许诺
却有精神 有很响很响的叹息
娜婀多姿的一个阶级
永远舞不出一个完整的结局

也许是痛 也许是阴影
酸得让人忘记了什么是甜
2007-3-5




细小的美


也许马奔过根本看不到你
也许你总在想像的边缘
也许我过份注意了你
细小的美
只剩下羽毛的歌唱

也许生活本身
总是注意眼前的事物
也许过去的往事
就让它过去
细小的美
是很轻很轻的色彩

也许含泪的歌声
才能点燃你
也许你闭眼时
就会看见细小的美
2006-5-14



鱼在岸上

水一直在流动
水一直在渗入深处
只有鱼在逆水而行

那么大的天在水中
那么多的家在水中
更大的想像也飘在水中

鱼在水中忘记了快乐
鱼在水中忘记了宽容
只有水默默地流走了一切

天是那么高远
倒影是那么诱惑
两岸的遭遇却疯狂茂盛

鱼一直在向往岸上
当鱼肚渐渐接近天色
水流走了鱼的想像
2006-9-9



远方的寺院


无数的眺望集中在那里
那么辽阔以及伸不可及

远方我从来没有依靠过的地方
现在它又一次接近我的想象
那么蓝那么黄那么熟悉
我甚至能看见大厅里摇晃的灯光
这是一直以来我的远方的寺院

我没有滑落过任何的理由
那么执着以及绝对武断

我不是圣人 从来都没有
现在我的路边的花瓣
它们和我的脚印却有了角 度
我没见过那座寺院
但我能听见她金黄的钟声
远方的寺院一直斜靠在我的肩上
我感到了份量以及内心的灯火




内疚


你可以无端的扩大
像那枝树长出更多的枝叶
还可以像一把钥匙
开启人生的另一扇门
一切就这样 风起云涌
从内心到所以看见的地方

内疚在肉痛之外
像云一样覆盖在宁静
一切都不能想象了
像那支童年的歌 依稀滴落
干净健康的日子里
内疚正在摧毁另一个内疚




乌兰巴托的安慰


风沙像飞蛾一样幸福的飞过
乌兰巴托并没有丢失欢乐

那么久的马蹄声
像草一样年年翻新
天是那么高远 那么明亮
像那只鹰始终晾开它的想象
在乌兰巴托 女人的耳上
挂满了虔诚的民谣
男人的沉默 熬干了祖训
它们是那条结实又有韧性的马鞭
鹰一直在飞 像成吉思汗的影子
那么执着那么毫无牵挂的飞着

乌兰巴托的歌
像马一样奔过所有的草原
那些草亢奋延伸它们的历史
那么绿 那么盲目

在乌兰巴托 成吉思汗就是一条马鞭
它把女人鞭打成一群羊群
让男人成为一匹能见天空的马




马赛尔.杜桑


马赛尔.杜桑
当明亮的光在奴役黑暗的时候
你却成了唯一的阴影
没有掌声 也没有具体的疼痛

马赛尔.杜桑
你一次次放弃整洁的传统
伸出路一样的手臂
没有比这样的季节更残忍了
没有比这样无声的场景更响亮

马赛尔.杜桑
春天只剩下一只罐子
那么自信 那么比花更重的开放
而秋天只是你手中的一粒棋子
像挤开了水份的果子
弯挂在始终沉默的路上

当怀疑渐渐透明的时候
你在达达运动的浪尖上
让微笑长出了胡须
2006,5,11




兰波

那匹发情的河马 在五十里之外
让巴黎在象征主义的反光中节外生枝

在兰玻的末知里
所有的词语像风筝一样更高更远
没有人能够疲倦 只有激情
也许这是抒情的威胁
也许这是温柔的反叛

兰波 你更像一名纤夫
背着自已的良心走进末知的风里
没有孤独 没有颤粟
你身边的那朵小花
开得像石头一样顽固

没有人会介意你的惊讶
只有你的诗装满了我的口袋
2006,5,10




大江健三郎

那朵云还在 那个年代还在
初恋只剩下一树的叶子
大江健三郎的春天
只能在笔下 只能是残缺的季节
残缺也是一种控诉

天还是那么阴暗
那个踢足球的孩子 被一个时代
当成一只射飞的足球
足下真是无情

大江健三郎开始暖昧地飞翔
你看见天并不是很宽
看见森林弥漫到海边
只能暖昧 暖昧也是一种力量

风轻轻地吹过你的屋檐
惊动了你的书页
你每翻过一页 太阳升高一点
直至你整个头颅发出光来





记住一个人

我们都会回闪往事
把它们搬到一个空旷的地方
远远近近地看着

记住一个人真好
从她的笑脸到耸肩的背影
记得她熟眼 甚至发烫
她不是擦肩而过的人
她很慢 慢慢地咬我的肩
慢慢地牵我的手

我回闪往事的途中
掉了许多东西
包括她破裂的泪水
以及高高低低走远的甜蜜

记住一个人真好
许多年后我们仍然靠得很近
近得没有影子
她不是一个容易迟疑的人
没有顾虑 直接进入我的身体
随时让我进入角色






不要和鸟谈感情
鸟喜欢跳着生活
不要和鸟比赛唱歌
鸟会唱碎整个春天
不要和鸟解释天空
鸟没有回家的地址

不要和鸟说话
鸟会用翅膀甩你的嘴巴





骑马人

春风得意的时候
马失蹄在花的面前
春风吹尽的瞬间
马早已走远
马背上的人
没有戴帽
风吹着他的额头
一脸风尘用马蹄声
敲响几根白发





雀斑


凉凉的 那株毛笔
在脸上写满句号
入木三分的样子
深沉的场景
连黑色素都学会深沉

狗屁的画家
不懂构图的水墨高手
这也是传承下来的文明
我只能在阳光下失眠
乌鸦在我面前
飞来飞去




柜子

柜子在远离光亮的地方
深色 稳重
从来没有反省的色彩
主人的上半身 下半身
叠放在这里
有一半是你们见过的
另一半在樟脑丸香味中
弥补黑暗的遗憾
柜子 柜子
究竟有几个角落
几只蚊子 依靠你
躲藏了多少体积很小的秘密





晾衣

衣服晾在门外
空心的影子
不可捉摸的身段
我知道你会有
手和脚 有头有脸
会有衣冠楚楚的会议
而现在 拆散的身份
是湿的
领袖也是湿的





远方



整个夜晚一直没有安宁
一辆辆车都在奔向远方
车上装满了从远方到远方的消息
有些意外整齐
另一些杂乱无章
来往的车始终没有起点
我顺着车灯照亮的地方寻找远方
而远方一次又一次跑远了









谁家的笛子
发夹一样夹住了春天
窗外是拥挤中的花
还有那段踮起脚尖的紫竹调
笛 我知道你会
有七个小孔 敞开的七个理由
声东击西的日子
总会有人听错了门铃 迎错了客人

谁家的笛子
和衣睡觉 飞着做梦
又是谁打着灯
为笛寻找失落的那段滑音




木鱼声声


把香点上吧
慢慢燃烧过往的身世
木鱼声声 云的样子
慢慢飘浮尘世的琐事

木鱼声声
在香烟的弥漫中
空 有了回音
木鱼声声
红尘越来越淡
去西边的路越走越长
2009-1-2



有心的地方

你在有心的地方
拣自已的影子
果子是另一个季节的事情
往事像一只青春期的虫子
爬上梦尖 爬上翅膀
在有心的地方
那么傻 那么温柔

你在有心的地方
洗自已的影子
干净是另一个时代的事情
回忆是一把还没磨亮的刀子
却可以刺破手指 切割往事
在有心的地方
那么迟钝 那么不分是非
2009-1-19




老男孩

你在想 春天是可以二次的
可以走错了路
仍然是走在春天
这样的季节 也可以
怎么醒也不觉晓的

天还在蓝
几根不小心的白发
也在任性的白
我知道你是不会疼痛的
不会轻易感冒 不会
用爱打针

你在想 心是可以跳得快一点的
可以跳错了节拍
也能跳出心意
这样的时刻 也可以
怎么跳也跳不上眯着的眼睛




上海软糖

我已记不得
你是怎样甩着长发
粘住了我的问候
甜甜的 比上海软糖
还要软的笑容

甜是味道的插曲
软是什么
是小羊羔想家的叫声吗

你应该是有秘密的
比上海软糖
还要软的秘密
我一直在嚼
牙根越来越软
剩下的日子越来越硬
2009-1-20




推荐语 张祈:喜欢擦玻璃、远方和软糖几首。


第六辑:细小的美(2006-2009)


(诗词在线提示:诗词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有转载请征得作者同意,并注明出自诗词在线)


新华字典查询提示 提示:不明白的汉字去 新华字典搜索下。  


  •   鉴赏、评论:
  •   匿名网友 123.155.72.205     2011/6/15 19:11:23     16 楼
  • 送了3朵鲜花
  •   匿名网友 60.190.170.142     2011/5/4 13:57:24     15 楼
  • 送了5朵鲜花
  •   匿名网友 123.155.45.104     2011/3/16 21:58:49     14 楼
  • 送了1朵鲜花
  •   匿名网友 60.190.170.142     2010/11/22 9:00:02     13 楼
  • 送了5朵鲜花
  •   匿名网友 60.190.170.142     2010/9/15 16:22:25     12 楼
  • 送了5朵鲜花
  •   匿名网友 123.155.34.223     2010/8/26 19:30:08     11 楼
  • 送了5朵鲜花
  •   匿名网友 123.155.65.120     2010/7/17 8:26:08     10 楼
  • 送了5朵鲜花
  •   刘慧韬 123.160.150.132     2010/5/3 21:48:36     9 楼
  • 送了5朵鲜花
    上帝是荒唐的,他总是把人类的身份和灵魂割裂开来。
    观察细微处,动辄恻隐心。
    可见诗人人情味十足。
  •   问物枭煞  218.73.192.177     2010/4/30 15:06:04     8 楼
  • 送了1朵鲜花
  •   匿名网友 211.140.118.115     2010/3/1 13:35:26     7 楼
  • 送了1朵鲜花
  •   匿名网友 220.173.142.244     2010/2/25 0:00:09     6 楼
  • 送了1朵鲜花
  •   匿名网友 220.114.142.15     2010/2/23 15:31:52     5 楼
  • 送了5朵鲜花
  •   远洋  218.18.124.84     2010/2/19 23:11:42     4 楼
  • 送了1朵鲜花
  •   匿名网友 124.112.241.88     2010/2/4 13:32:05     3 楼
  • 送了1朵鲜花
  •   荣荣  125.119.11.42     2010/1/23 10:53:57     2 楼
  • 送了3朵鲜花
  •   admin 122.235.188.64     2010/1/17 15:00:29     1 楼
  • 送了3朵鲜花
    享受诗歌,谢谢分享!

评论请先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