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篇小说 【 野兽 】 (3)


2017-10-12 11:09:55  红尘客  所属诗集  阅读163 】

200个   

15年前。
首都国际机场,柯铭诚与太太何诗玛在接机闸口既兴奋,又期待的往乘客出口处张望。

" 阿锋这孩子不懂是瘦了还是胖了?这两年一个人在外头,真叫我担心啊!" 何诗玛不停唸叨着,突然又紧张道: " 老公啊,你说阿锋会不会带个洋妞女朋友回来吓?″

柯铭诚笑道: " 妳啊,阿锋不是有寄相片回来吗?没瘦也没胖,他不也说了,是一个人回来。" 何诗玛仍自顾说道: " 你懂什么,谁知道这孩子会不会想给我们一个惊喜。″ 脸上的笑容却比户外的阳光还要灿烂。

柯铭诚笑笑不再说话,想起这个儿子,他心里不禁万分自豪。高中毕业那年,柯正锋以特优的成绩申请了奖学金,乡亲会馆的助学金等,並且成功让美国哈佛大学錄取,也顺利进入第一志愿的生物系。

柯铭诚只是一个小商人,原本还为儿子庞大的大学费用忧愁,如今只是负责了儿子的生活费,自然減轻了许多负担。

虽然生物系在国內属于较冷门的科系,不过柯铭诚依然全力支持儿子的理想,出国前夕,两父子一块喝酒,柯铭诚拍着儿子的肩膀道: " 阿锋,将来毕业以后,你不必顾虑我们,我国短期内不会有太大改变,如果在美国有好的发展,就留在那里,再不然,到时中国也是世界强国了,去哪也行!"

柯正锋感激的一边替父亲斟酒,一边说道: " 将来不管是在那里,我一定接爸爸和妈妈过来!″ 何诗玛听着不禁又掉下了眼泪,却硬撑喊道: " 你们别喝了,早点睡吧!明天一早还要赶去机场呢,对了,阿锋,行李都收拾好了吧?"

柯正锋忙回应道: " 妈,都收拾好了!" 两夫子相视一笑,匆匆将半杯酒干了。

柯正锋出国以后,何诗玛总是长吁短叹,柯铭诚见了只是笑笑搖头。一年半后,两夫妻接到儿子的电话,听了以后笑不拢嘴的抱在一起跳起舞来。

原来柯正锋的教授姓关,是一名中国人,而且在美国是一名生物学权威。关教授直誇柯正锋是天才,在课馀时让他到实验室当助手,研究开发生物基因的实际应用。

而柯正锋在短时间内竟然帮助关教授克服了几道难题,让研究向前迈进一大步,关教授大喜之下,多付了柯正锋一筆可观的报酬。

柯正锋则决定利用这筆钱趁暑假回国一趟,对柯铭诚夫妻而言,一家团聚比什么都值得开心庆祝。

" 爸!妈!" 何诗玛紧紧掐着柯铭诚手臂兴奋喊道: " 儿子!是阿锋,是阿锋!儿子!这里!" 柯铭诚远远看着柯正锋的身影,心里欣慰儿子日愈成熟了。

在回家的路上,柯正锋隐约感觉父亲似乎心事重重,忍不住问道: " 爸,家里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 何诗玛正想开口,柯铭诚忙扯开话题道: " 没事,可能是昨晚没睡好吧,你难得回来度假,过两天我们到親戚家走走吧。"

第二天一大清早,柯正锋让楼下的吵杂声吵醒,於是匆匆下楼察看,只见母亲一脸忧愁呆站着,而父亲则神情焦虑不安。

客厅茶几上摆着一大叠文件,一个年青人气焰嚣张呼喝道: " 柯大老板!你自己说吧,我们请了你多少次了?" 年青人身旁一个助手应声道: " 三次了,每次都推说没空!"

柯正锋走到父亲身边,正想询问发生什么事,那年青人指着柯正锋道: " 这就是你在美国唸大学的儿子?听说是哈佛大学呢,这该花多少钱啊?真穷?真穷就去不了美国了!″

柯铭诚解释道: " 穆先生,我上次有出示证明信件啊,那都是靠獎学金,助学金..." 那年青人不等柯铭诚说完,便大声道: " 那又怎样?生活费呢?其它开销呢?有能力送孩子到美国,你能穷到哪?"

柯正锋看着掛在年青人胸前的名牌随着肢体动作晃动着,不过还是看清了穆扎希三个字。

柯铭诚又解释道: “ 不是我不要去找你们,我伙计正好请了长假,我们这行是手停口停,加上我儿子正巧又回来,我有打电话去解释,也要求下个星期才上去你办公室啊。"

穆扎希沉下脸,往沙发坐下冷冷问道: " 我答应了吗?再说,那也是你的问题!我只做我份內该做的事。" 说完从文件中抽出一封信道: " 别说我没给过你机会,基于你的不合作态度,我老板决定照章行事,你自己看吧。"

柯铭诚接过信件,还没看完已跌坐在沙发上,颤抖着说不出一句话。柯正锋接过信件一看,忍不住喊道: " 8万!你们是怎么计算的!″ 穆扎希也不理会柯正锋,吩咐助手收拾文件,然后对柯铭诚告诫道: " 这是正式通知文件,你可別不当一回事!″

那助手不忘好心提醒道: " 如果你想分期摊还,可以打一封信去申请,当然,批不批准还得让老板决定。" 两人说完便扬长而去。

柯铭诚当晚翻来覆去,彻夜不眠到天亮,一大清早便匆匆出门。回来以后又恍恍惚惚来回踱步,让何诗玛与柯正锋担忧不已。饭后,柯铭诚在房內交给何诗玛一个大信封道: " 老婆,这里面是我早上从银行提的5万,如今戶囗也关了,这筆钱妳收好,不管发生什么事,一定要让阿锋毕业,懂吗?"

何诗玛焦急搂着柯铭诚道: " 老公,你別吓我,到底发生什么事?" 柯铭诚苦笑道: " 没事,唉!一辈子辛辛苦苦,什么都没了...没事,待会我去店里收拾些东西,晚点再回来。"

结果柯铭诚回到家已是两天以后,由何诗玛与柯正锋在殓尸间领回一具冷冰冰的尸体回家。柯铭诚当天离家后,万念俱灰自15楼跃下以死抗议。

柯正锋与母亲办理了柯铭诚的丧礼后,又向大学请了半年假期陪母亲,最后在母亲的再三催促下,只好飞回美国继续大学课程。

就在柯正锋慢慢走出父亲自杀的阴影不久,突然又接获母亲死讯的噩耗。

发生意外那天正是何诗玛与柯铭诚的23年结婚週年纪念日,何诗玛在精神恍惚之中横越马路时不慎让一辆巨型卡车辗过惨死。

柯正锋像是被掏空了一般,关教授於是义不容辞陪他回国处理何诗玛的后事。两个月后回到美国,柯正锋变得阴沉孤僻,经常呆在实验室埋头研究,累了又睡在实验室里。

" 我不想再有人的感情,可以的话,让我变成一只野兽吧!″ 柯正锋心里在痛苦嘶喊着。

(待续)

短篇小说  【  野兽  】  (3)






(诗词在线提示:诗词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有转载请征得作者同意,并注明出自诗词在线)


新华字典查询提示 提示:不明白的汉字去 新华字典搜索下。  


  •   鉴赏、评论:
  •   宋春雨 111.227.237.244     2017/10/16 16:23:43     5 楼
  • 送了5朵鲜花
    欣赏大作喝彩大赞
  •   沃野春芹 220.175.55.152     2017/10/12 15:26:50     4 楼
  • 送了5朵鲜花
    小说人物写得很活,场面温馨。但是两位大人的死却让人揪心。有一点要提出:你写两位父母在北京机场接儿子,想必他们也是在大陆生活和做小生意。而大陆税务局是没有老板一说的,只有局长。还有人物对话中,有几个地方的用字分明是你们马来西亚的习惯用语,而不是大陆这边的习惯用语。所以,你最好把他们安排在马来西亚生活和做小生意吧!

    因为你对北京(大陆)这边并不太熟悉。

    你难得回来渡假——度假。纠错了。

    穆先生,我上次有出示证明信件啊,——其中“有”字,不符合我们大陆人说话的习惯。


    作者回复:2017/10/12 17:52:12

    诗姐误会了,每个国家都有首都,中国首都是北京市,马来西亚的首都是吉隆坡,两地都有国际机场,而我並没有明确将小说背景设定在某一国,但是可以肯定不是在中国北京。
    虽然没有明说,不过我通过柯铭诚父子的谈话已说明了:" 阿锋,将来毕业以后,你不必顾虑我们,我国短期内不会有太大改变,如果在美国有好的发展,就留在那里,再不然,到时中国也是世界强国了,去哪也行!"

    另外,我不认为小说应该以某一个地区作为中心,如"有"字的说话习惯,读小说的乐趣除了故事,也可从不同地区的小说大略了解当地的用语,如罗厘,摩哆,脚车,哈哈!
    如果毎一本小说都用同一种说话习惯来完成,恐怕会少了地方特色,对吗?

    度假已改正,也多谢诗姐纠错,再交流。^O^
  •   鲁向华 183.138.22.174     2017/10/12 13:26:07     3 楼

  • 你的结局不就早告诉人了吗,只不过不知道是谁而已,这个结局看了也很解气。过瘾!
  •   鲁向华 183.138.22.174     2017/10/12 12:29:22     2 楼
  • 送了5朵鲜花
    交待得清楚,后面故事 的发生也就顺理成章了,写得好,向作者学习。并恶意的向你问好。哈哈

    作者回复:2017/10/12 12:53:53

    嗯,打算明天完结,如果没意外的话,不过,老弟似乎已经猜到结局了。。
  •   徐庆星 115.205.30.164     2017/10/12 12:03:30     1 楼
  • 送了5朵鲜花
    欣赏【短篇小说〈野兽〉{3}】之佳篇,问好红尘。

评论请先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