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作:指屑集(1997~2010)


2014-04-25 12:16:44  涔北村人  所属诗集  阅读722 】

00个   

少作:指屑集(1997~2010)

果实

 


又一个圆
沉甸甸坠满枝头
战栗直至折断
飞鸟啄破的圆
手触摸的圆
在金色秋季丰满
完成的圆
静静包裹的甜呵
多少次
落在根边
渐渐不为人知的
腐烂

 

世界

 

飞蛾执着地碰撞玻璃
手伸向牆壁
手穿过昏暗
手打开窗扇
手碰到温暖阳光
飞蛾撞进了阳光

 

眼睛发现了怎样走进阳光
和黑暗在什么地方

 

 

这些变形的手
逐渐衰老的手
已经成尘的手
有他们的纹理和质感
曾牵着我在路上走
这收割的手
这切菜的手
这编织的手
这擦去污渍的手
这剥开青橘子的手
也是拥抱我的手
指示我正确路途
伸进我的梦境
在我沉睡的故乡
点亮一盏荧荧的灯的手
还有这些正在成长的手
没有出现的手
也正生长着把握
我们那些手都未曾熄灭的
温度

 

日常

 

我听你拍球唱歌
在屋里
在屋外
人却只有你一个
一个也没了
也走了
全沉默


临窗眺望晴朗的日子
所有暗红的屋顶
把蔚蓝的天空划破


等待是静坐的姿势
不如说在门外候着
只一声请进
就高兴如胜券在握

结果是持续了寂寞
钟声白白的淌成倦怠的河
把辽远的白光淹没。

 

 

摄取一帧画面
你习惯瞭望
你习惯镶嵌
选择范围 框架 或者模式
割裂你的视野
割裂你的神经


你或许仅思考一个空洞的途径
(如天文学家观察浩渺星空)
事实上不止于此
如夜来了
带一空星付与谜
它怎样送与你

 


伤痕

 

树干上的伤痕
我爱你一万年
某个空虚的心
却如结满秋日的一枚香橙
也正生长并成熟着爱情
一个女人被痛苦铭刻
但只有树木默默承受着
遗忘和变冷

 

寓言

锤子
击打铁钉
越陷越深
越陷越深
铁钉只露出圆圆一点
刻守坚固
数字一样精准
而燃烧的星星钉入黑暗
标示光明
苦涩钉进果实
因为果实仍旧青青
痛苦无数次
钉进血肉之身
因为温暖的躯体
把闪光的心灵封存

 

小河公主

 

新疆小河墓地胡杨船棺中所葬的白色人种据说生活在3800~4000年前,有婴

儿,有武士,有妇人。最出奇的是叫小河公主的木乃伊,其卷曲睫毛尚存,

面带微笑,戴羊毛毡帽 玉石饰品,妩媚宛若在生。旁边放麻黄枝 ,草篓。

草篓中装小麦,粟米。

是抚摸过她金色长发的双手,
为她把羊毛毡帽和玉石项链戴上?
是谁映在她离世的眼睛里,
让她微笑在隐秘梦乡?
轻轻儿把麻黄枝扎起,
把小麦、粟米
往精心编织的草篓里装,
是哪一位伤心欲绝,
悲泣不能把挽歌来唱?
这漂泊过茫茫岁月的胡杨,
被什么人凿空成床?
再没有人见过她翩翩起舞
旋转同风中花朵一样。
再没有人听过她幽幽低吟,
让人沉入宁静的冥想。
她离开了丰美的故园,
闻不见原野春季的芬芳!

往昔,她也打这经过,
星星低垂,露珠遍野,
不知名的花儿怒放。
骏马软软的蹄声
在海子边轻轻敲响。
或者在月亮的清辉下,
与那英俊的年轻人
穿过无际麦浪。

她的绵绵细语沉寂了,
何处去觅她的有情郎?
浮出黑暗的国度,
又一度面对血红的夕阳。
她的家园也沉寂了,
风沙袭卷过水草繁茂的地方。

看啊,小河公主,
没有了欢乐,忧伤,
任亲人遗忘,
鲜花凋零,故乡荒凉,
任驼铃铛铛,
她沉入永恒
微笑在隐秘梦乡,
安详的躺在
静止的时间之上......

 

旅人之歌

 

秋落完了
霜迹掠过故乡空旷的田野 小村
凄清的一片
是那归雁的心


追逐金色的薄暮
穿行过昏暝的山林
又踏上了
藏入荒草的小径


把足迹印上了茫茫雪原
身影在地平线上化为一点
异乡的归梦里
再现了故园的春天


手持着枯干的蒲公英
一程过去了
又是一程 迎来了
又一个未知的门


疲倦的心啊
渴求着晚灯的安宁
听那涛音东去 又拾起
飘泊的旅程


恋歌

带翅之春光 轻跳
栖在你神秘唇边
甘醇之引诱
红果所酿就
倾进了精美绝伦的酒盏
魔力吸附的目眩
在两颗脉脉星光下
你晃着白玉瓷的光鲜
插在低垂的常青枝里
装饰着浅蓝的花环


来吧 沉醉 温柔之拥簇
把小舟轻放在藻海边
你和我 在彼此的澄澈里
如同初生一般
打草茎编织的鸟窠里
重拾久逝的童年

 


三板桥街即兴

 

绕过凌霄鲜红的花朵,
老粉墙写上“拆”,
一部锈迹斑斑的载重单车,
倚靠角落,从走远的人流中,
不经意就挤了回来。
架在哪里,旋转的轮胎?
丈量生命的深度,
承受着生活的重负,
落定尘埃?
它还在陪伴某人,
陷在不可遏制的泥泞回忆,
平平稳稳,天气放晴,
或骑行过快,爆了车胎,
在某时倾倒跌落,
车龙头上铃铛摔坏?
而多少穿梭的拾荒者,
用喇叭高叫“回收”,寻觅买卖,
多少次的问讯等待,
它将迟早离开,迟早被“拆”,
散乱的零件,在锈迹和油污里
磨损无关乎过去,现在,
在一个轿车轻松呼啸而过的年代,
它陷在那里,已赶不上未来。
2007,12.10

 


林下漫步

一点点移动精密的准星
水滴穿越时间
刻画圆圆的波纹
枫树坠落掌形光斑
果冻凝结延伸的暮色
陌生者
静坐
开始了夜里不安的旅程

时光正在加速流动
填好的表格证明了
一个孩子出生
一张面孔开始分明
渗漏的壶水
吐出黑色虚线
锯子喀啾喀啾锯开木板
盛水的盆
在木头中
渐渐成形


城市

 

蝇眼锯开宁静
蛾眼收集光明
我松开手
一同等待渐近的黄昏
香樟叶卷起绿色
公交车扬尘开近
我们不曾相识
脚越过荒地
花朵同样亲密靠近
敲响风铃
又一一离开
城市坚硬的蛋壳
敲破
静静淌出
黏糊糊的黄昏

 


唐玄奘在龟兹,公元2010年

 

唐玄奘还在龟兹
无论时间走得多么远
唐玄奘还是追赶上了
唐玄奘一心把佛念
唐玄奘当然口干
他的水袋几次打翻
踏着沙石
唐玄奘走啊走啊
走过昨天
(在巨大的黄月亮下写日记
闻歌哭声 循骸骨而辨途径)
唐玄奘背对废弃城垣
拄着磨得光亮的锡杖迈步向前
就这样
唐玄奘出现在你我面前
风尘仆仆
胡子满脸
龟兹 磕磕绊绊
被他带到公元2010年
南无观世音菩萨摩诃萨

 

旅行

 

经过长久的光明 他记起
汹涌的感情 利刃
割掉往日如潮花影
春天在暮色里黯淡 下沉

一声孩子的啼哭
或许梦并未醒
在伸展的手臂上 扳道工木然的
站立着 手持红旗 哨声
忽然爆裂的夹竹桃
飞往碧空的鸟群
打开了一些密封时辰
轨道喧哗的喷成瀑布 列车的
飞轮 碾着往日风景
碾着往日风景
瞬间
碎片从空际呼啸着
散落 聚汇
聚汇 散落
并流淌进紫色黄昏

 

收割

 

劳作的人群穿过
干燥的小径
北国的原野啊 丰盛
酿就这痛苦的一瞬
镰刀飞舞
新磨的雪白刃口
割断金色麦梗
疲倦的女人
躺倒在麦秸上流汗
躯体伸展而丰盈
太阳在一排排白杨后
投来斜斜的阴影
牛车吱嘎作响
满载沉甸甸的希望
孩子们欢呼着跑过田埂
老人坐在盛开的马兰丛中打盹
归来的秋季
是为了人们祈望的收成
如今
承受着渐渐割裂的梦境
大地却寂静无声

 

凉荫

 

湿漉漉的花朵沉闷的
坠下,满窗的不规则格子
填满白色红色绿色紫色
斑点隐于银桦树根部
一只黄莺偶然自黑色眼中溢出
晴光永远新鲜如初
切割的线条肆意挥舞
丰盛 裸露 热烈的生命啊
鸟在枝头
甲虫在草丛里自得歌吟
我栖在何处
湿地上木座椅在繁茂的枫树叶间
歪斜着已经腐朽

 

图穷匕首见

 

严重的时刻
我们共同接受馈赠
不曾寓目的此图
色泽鲜艳 黯淡
流动无声
线条曲折 苍劲
在手下徐徐展开
你我广袤的生命

这严重的时刻
斧子砍伐巨树
剑挥向柔软的颈部
而我们期待完美的一瞬
早经历料的欢乐 失落
直转向那寒光闪闪的

一柄利刃

谢幕前执行
百发百中的神技

精准割断人生


蜉蝣

 

蜉蝣飞舞
这些纷乱的思念
在平静的水面打转
迎着夕阳
围绕浅浅粉红的柳叶
明亮的翅子
渐渐溶于黑暗
飞舞呵
挥霍快乐
挥霍梦幻
挥霍风歇雨住后的
这些纷乱的思念
紧闭的幽深水面
已经映照不出
我们的生命暗淡
我们的生命
竟是
如此的
短暂


与段理和(daniel)共餐

 

他来自西班牙
工作 旅游 听音乐 也读书
他信耶稣 博爱 商务
也偶尔谈他的故土
一座座百年以上的石头房子
矗立在明亮的绿坡地
那里有金发男女
旧教堂顶竖着十字
鱼群在网中挣扎
绵羊 公牛 还有鸡鸭
安静等待着宰杀
他谈到巴塞罗那
他走过鸽子飞起的广场
节日的彩旗处处飘扬
上海地铁的风情女郎
靠在飞奔的钢管上
他坐在西湖桥头
他叉开了两手
一顿中餐过后
他看看表要走
桌上留下名片
有人以为他姓段
利玛窦 汤若望
都曾经打此经过
还有谁万里扬波
这一位叫段理和
他说他喜欢中国


邂逅



对面
她坐下
并拢双腿
头微微昂起
精致修过的眉
她目光穿过车厢
双唇闪着珍珠色光
徐家汇街头人海茫茫
她从何处来到这个地方
浅浅粉色的蝴蝶栖在其上
这乌黑高耸的发髻编织遐想

 

5月29日宿扬州就外晚餐


慢慢咀嚼着一顿晚餐
慢慢沉到眼前的情景
胖子在电视里面念词
男人窝囊的搔着秃顶
店小二端来一盘青菜
随手就启开了啤酒瓶
大官们正开始开大会
他弄出些泄气的声音

 

橘花

 

五月多好
饱满的香橙切开
粉红肉瓣
沉睡甘甜之中

 

露水滑过柔软叶片
凤蝶绕枝飞行
指间汁液
招引青蝇

 

阳光盛开洁白如花
缀满绿叶间的蓓蕾
送来阵阵香馨
一如往昔清新

 

莎士比亚格打油商籁体

 

说你如花似月
追随鞍前马后
又怨整夜不歇
只为想你不休

泪珠挂上轻捷
感动如何言说
此生求之不得
而后风尘沦落

一种高热渐退
西楼残月凄清
听他雨打风吹
酒后迷梦初醒

当时情深意重
原是一时激动   


莎士比亚格打油商籁体:为当代某名流画像


报纸电视偶尔报道
他如何为某事奔走
他学问品格都很好
常常为真知而兴愁

大开本的著作上架
他在灯下如何用功
有一度与某人不洽
也闹得他肝火大动

可怕的人群太好奇
老是弄些俗风俗雨
总刺探他近来秘密
让他一再歉收赞许

所以他美德才扬帆
不多久便听说搁浅

 

镜子

 

虚构的光明
书写结束处 抵达如今
许多次流泪 哭泣
是否击中鄙吝
躯体螺壳般发出沉闷回响
我 还有我们
羞耻为何消隐
诗意还是照常发生

 

诗意还是照常发生
羞耻为何消隐
我 还有我们
躯体螺壳般发出沉闷回响
是否击中鄙吝
许多次流泪 哭泣
书写结束处 抵达如今
虚构的光明


柏树

 

汹涌燃烧着
黑暗里的沉默者
用苍翠照亮阳光的历史
洗涤寂寞的呐喊
敲击雨点的枝柯
涌向风暴般的歌吟
如手握鲜花缓缓下沉
熄灭在扭曲树顶
不可测的幽深
指向渐渐发白的
旋转着呼啸的
湿润的星星

 

解酲

 

倏的 神经绷断了
眼睛 打开迷惘灵魂的天窗
这一瞬 倦怠夹杂着忧伤
仿佛死者,还魂重生一样
生存的勇气 尊严和希望
落叶乔木般竖立在心中
投下淡淡一抹秋日的
凄凉

 

梦 燃烧的场景 神秘的仪式
喷涌着各色新奇的幻像
赞美诗和着祈祷诗
合着沉缓老调
如泻自天庭中心的沮丧
熄灭了 黯淡了
那令人惶惑的太阳


多安宁啊
晨光复临
我思想是一片远古的
洪荒

 

慈城诗行

 

忍冬藤缠绕哨音
麦地弥望
暮色青青
新汲的井水冒着热气

水中破碎的面容
不可捉摸的自己


绕过无数辛苦路
记忆渐渐锈蚀

缠绕童年的梦境
偶尔真实照亮恐惧
矮垣如退潮般圮毁
静静锁上尘封的往昔.

 

睡 睡在一个梦中


世界轰鸣着
一如往常
驶向早晨与黄昏

 

门已打开
天光大明
照着你要走的途径

 

绿树成荫
鸟语温馨
这是等待的时辰

 

滤尽日月
他们沉睡了
如今方得安宁


 

河水落浅
伯劳飞过摇摆的枝丫
冻住的树木开始抽芽
我们温馨的家呵
隐藏起
往日的喧哗

现在
光秃秃的长楸上
鸟儿把旧巢留下
向晚的风中
归来人
鞋上沾满了泥巴

 

惯性

 

果核有一种惯性
发芽,散枝,布叶,开花,
把蜂蝶招引
你也有一种惯性,自然迷人
花瓣如唇,唇如花瓣
声音汇进雌性
每一朵吻都如此柔嫩
艳丽,但说不上干净
动物园中猛兽觉醒
身体构想出完美弧形
传世器皿,曾经烈火焚身
是的,你正当年景
乳间荡漾着群莺
婉转的暮春,三月的密林【1】
在肥沃的床单上
不用精心培植
就茁壮成长茂密的爱情
滋养灼热的怀乡病
一阵又一阵的呻吟呵
在地狱还是天堂里
被痛苦而欢欣的波浪抽醒
你不过有这一种惯性
你不过有这一种惯性
你不过有这一种惯性

【1】丘迟《与陈伯之书》:“暮春三月,江南草长,杂花生树,群莺乱飞”


美人

 

对美的感知是一场丛林历险,
对一个美人的感知也是如此。
对一个人背景想象也是如此。
——作者

 

浓密长发间
开出五月遥远的森林
丰饶而貌似安宁
犀鸟 鹦鹉 孔雀
蜂虿 爬虫 蚊蝇
还有麋鹿穿行
不为人知的溪流
在石块间溅溅沸腾
一具肿胀的兽尸浮沉
不洁的太阳
莅临这些藏匿阴影中的
巨树之身
看吧
颤抖的遮挡小径
潜伏闪光的捕猎者
投射有毒的箭镞
牵扯翠绿多刺的蔓藤
荡进令人眩晕的幽深
丛莽浓郁的香馨呵
留下无法走进自身的疼痛
流血的伤痕
在迷失的这一瞬
爆裂这些
原本洁白的花朵
染着猩红斑点的
肉质的花朵
熄灭了
唇间
袅袅不断的
歌声

 

 

异地重游

 

异乡的美地呵
多少次鲜花怒放
蜜蜂在耳边嗡嗡作响
碧水弥望
白鸥围绕着风帆飞翔
而今
你又在何方

 

沙滩留下脚印
彼岸留下向往
芳草密密簇满山岗
相思树亭亭生长
甜蜜的时光呵
而今
你又在何方







(诗词在线提示:诗词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有转载请征得作者同意,并注明出自诗词在线)


新华字典查询提示 提示:不明白的汉字去 新华字典搜索下。  


  •   鉴赏、评论:

评论请先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