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恐惧》(组诗)


2010-09-22 08:32:35  杜风  所属诗集  阅读9245

290个   

《渠》

她只是东荆河的幺妹
很少出现在我的叙述中
渠,在青草和野花间躲猫蒙
一条泥鳅,只能翻出泥土的气泡
和浮萍的气息,奶活一坡嫩草
被早起的老牛啃光;哺育了天空的情怀
和泥鳅的汉子。白色或褐色的鹳鸟
在夕阳里喝小酒。刁子鱼和龙虾
在菜市场晃悠。渠,赤脚经过摇晃的木桥
洗筲箕里的豆角 ,露一截身体的甜瓜
黄昏从头顶上滑落到夕阳的清波里
比南瓜矮的风顺着水面,轻轻地
搔那些鱼草的痒,越搔越痒,越痒越搔
一群群地笑着,笑着,淹没了所有的村庄
进进出出,推开楠木大门,又推开了楠木
大门,蚊帐外弥漫着秋天醉人的谷酒
2007/9/11

《扫》

一夜之间,东荆河摔成了破镜
浮萍难圆隔江的树线。无法缝补
鱼网的窟窿,和烟火炸碎的那个夜晚
最不善于在茫茫人海中,布下迷魂阵
你知道我是薄皮鱼,在大海里沉浮
阅读过的哲学比网眼还多,学会推理得失
并不是十分难的事情。风吹动树林
三米高的波浪。我们彼此的快乐
我们彼此之间的刀子,和斧头
门砰砰的撞击声,最终安静的泡沫
我看见了自己的眼睛,和部分脸皮
是肉体的碎片?或者灵魂的碎片
2007/9/13

《论姓名》

蒲公英有接近浮云的本领
选择坡地做自己的别墅
在空中找到浪荡公子
把我读书的时间,用来冲破
粘满鸟声而且腐败掉的,落叶的桎梏
十八年寒窗的枯草丛,站在二月的田埂
一群草绿的孩子,也学会了反讽
手指弹奏女人的神经,泥土亲吻冷脸
亲吻胸脯,亲吻春天的眼泪
唱忏悔文也是徒劳的
这一切,太阳不会保守秘密
我有唯一的女儿
让我的父亲,永远不能
昂着头,像蒲公英一样飞翔
2007-2-25

《临江的小酒馆》

听何训田的春歌。听东荆河的涛声
通过窗户,也可以听江面来往的飞箭
白鹳可以让天空长有雀斑,可以
在蓝天撒些蚂蚁。离我近了
风翻动它们的羽毛,却翻不动水草
和内心阴影。有的觅食,有的无所事事
看见一个胖子,是我年龄最小的妻子
她在草丛里生活,习惯赤身裸体
近来初悉人事。从窗口了望我:
一边喝酒,一边念叨她不熟悉的诗
剥一个洋葱,学习用眼泪刺激如何立志
一瓣一瓣的洋葱被我剥下来
在红高粱酒的气味中,我一根一根地
拔掉了,小妻子发白的毛发
2007-3-8

《寂寥的蜜》

那些日子,一顶破斗笠
盛着东荆河。领养着一条黄连鱼
我母亲的乳房,奶水已经被我吸干
涂抹上黄连鱼的苦胆
我所记得摇篮音乐,是最高的
一片水田。右边的桑枣树
遮掩着爷爷的坟茔。左边的黄连地
患上了百日咳。抽水机从河里吸上来的
寡淡的奶水。排骨突出的坡地
留不住过往的营养。低处的是些疯子
学会了心比天高,以幸灾乐祸锻炼自己
腹肌。这些都不是真的。比如
过往的浮云,比这块田地老得更快
小平,国金,还金还有我
已经很久没有在一起,喝燕窝酒
吃沙土地的花生米。喝酒了
从来也不说心爱的女人,不说
在家种地的女人。叫黄连
2007-3-15

《一块土地》

东荆河边,种植抱着雪花入眠的油菜
结三月的金手指,端着春风荡漾的蓝花瓷碗
饮蜂蜜一样的红高粱酒,和着水调歌头
看白鹳在河面上不停地翻跟斗,忘记了忆江南
在春雨下栽几行甜瓜,瓜藤上接满白毛发的小狗
比蚕蛹的睡眠还甜。一群素食主义者
不偷食良心,不自夸牛逼。种一垄稻谷
黄在那里,听一个人吹六孔泥胎的埙
这些能够听懂埙音的稻谷
他的内心有玉,淡定,透明
一尘不染。夕阳学会了附庸风雅,偶尔
跟着吹埙的人一起在河坡散步
2007/5/9

《恐惧》

风声的癞蛤蟆爬过竹林,口中含着磷光
它想分开竹林的做法是徒劳的,竹林挺着大肚子
藏在坟茔后的木子树,是没有脸面的亲人,总也长不成材
在黎明前突然长高,说着人话,磷火早起提着灯笼
在坟场寻找四脚蛇的尾巴和父亲训斥。我没见过奶奶
不熟悉她说话的声音,只看见野葡萄的藤蔓缠绕
惊雷劈死的构树。黄狗突然窜出柴门,对着枯树狂吠
星星是烂掉的野葡萄,落到黄蒿丛里
看不见前面是路还是池塘,好像是蛤蟆落水的声音
这些都是小时候,长着锯齿的草
伸手拉我的裤腿的夜晚。后来我才知道
更加恐惧的是,在一场大风中,相爱的两个人
拥抱得比竹子的根系还紧,竟然也被吹散
2007/5/13

《白杨林》

他学会了赌,赌纸牌,赌玻璃球
赌一毛,赌五十零,赌三万里路程
在东荆河赌,在长江赌,在江南赌到江北
与男人赌,输掉了十三年光阴;与女人赌
输掉了五十七亩竹林;与江滩赌,血本无归
与冬天赌,他赢了,赢了半河滩白杨的命
这植物的命大,白杨是个大家族
他们家的祖坟埋得好,他们护着他们的土地
白杨林越来越大,滩涂不断蔓延的白杨林
看起来是有些辽阔,辽阔得有些像大海
特别现在站在长江大堤上,看着五月
阳光下的白杨林,这些亲人中
就有我的表哥,一个嗜赌如命的男人
2007/5/14

《门》

你说我的力气太大,可不可以
轻一些?夜深人静的时候,月光抚摩窗帘
听起来很吓人的。我说力气小了不能进去
这零件已经生锈了,又没有润滑金属的铅粉
一把斧头下手比日子更重,留下的伤疤
比月亮冷。我左脚的疼痛是月亮形的
遇见有风的夜晚就发作
你可以方便乌龟,方便有名堂的哈巴狗
可以方便美女蛇讲解哲学,也可以方便半夏
的言不由衷,甚至还可以相信
金丝藤花两个月写的,缠绕一块黄豆
死掉的博客。但不要想阻止我
把黄荆根带进梦里,不要嘲笑我
住在蟾蜍黑暗的身体里,和吐词不清的恶习
2007/5/21

《三个女人》

老南瓜。长冬瓜 。短葫芦
在东荆河滩的瓜地,人间的天堂列
她们神通筷子,吃螃蟹,麂子
和花生米。吐发白的鱼刺,草根和树枝
在人群中横着穿行。白天长在樟树上
招风引蝶,晚上匍匐在草地里
她们都有丝绸的背景,把阳光折射
成金子。我是她们比远亲还远的亲戚
仿佛相隔半个世纪和一本家谱
耳背。转身洗去脸上的红尘,再听
只剩下冬瓜和葫芦
翘着二郎腿,不停晃悠,口中乱了江湖
吐出各自的瓜子。她们纵形的原伤口
更加疲软,成了废弃的港口
阳光的黄酒,已经不能
撩拨河水的涟漪
2007/5/22

《逃》

野鸡生活在东荆河滩的杂草里
或者荆棘丛,和野林子,只有这样
才能逃出猎枪的眼睛,和铅弹子的射程
在春天恋爱结婚,麦地怀孕生子
年轻的母亲,带着孩子河滩上
练习飞翔。练习逃跑
她们从菜地逃到了音乐茶座
她们逃出苦菜地,逃出命运的
河滩。她们的速度,却比挖土机
慢;比楼房跑得慢;比经济增长慢
我担心比野鸡更能飞翔的鸟
有朝一日,在那些惯用猎枪的人
面前,也无处可逃
2007/8/3




推荐语 杜牧野:一组功底扎实的诗,耐读。荐




(诗词在线提示:诗词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有转载请征得作者同意,并注明出自诗词在线)


新华字典查询提示 提示:不明白的汉字去 新华字典搜索下。  


  •   鉴赏、评论:
  •   夜雨  60.160.15.153     2011/9/25 13:45:56     12 楼
  • 送了1朵鲜花
    欣赏
  •   忘川  127.0.0.1     2011/8/22 18:08:15     11 楼
  • 送了2朵鲜花
  •   匿名网友 116.207.36.189     2011/7/17 9:04:40     10 楼
  • 送了1朵鲜花
  •   匿名网友 111.176.37.39     2011/2/23 21:52:52     9 楼
  • 送了1朵鲜花
  •   徐守礼  110.51.134.69     2011/1/29 7:59:42     8 楼
  • 送了5朵鲜花
  •   黄付林  58.54.133.222     2010/12/31 9:19:19     7 楼

  • 谢谢你的关注,谢谢你的花朵。
  •   风过喜玛拉雅  111.176.88.214     2010/12/30 19:09:24     6 楼
  • 送了3朵鲜花
  •   黄付林  58.54.133.222     2010/12/30 18:51:10     5 楼
  • 送了5朵鲜花
  •   匿名网友 58.47.29.251     2010/11/11 23:32:17     4 楼
  • 送了1朵鲜花
  •   w512387415  222.171.12.70     2010/10/31 19:38:18     3 楼

  • 越搔越痒,越痒越搔
    ,不能说不经典哦。
  •   北方的浪  1.195.196.220     2010/10/3 20:47:24     2 楼
  • 送了5朵鲜花
  •   杜牧野  118.180.253.6     2010/9/22 11:23:13     1 楼
  • 送了5朵鲜花

评论请先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