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瓦房的春天


2019-10-05 22:01:06  红叶风清  所属诗集  阅读168 】

00个   

1
阳光的伤口里隐隐走出人影
折射在江水的日子
突然汹涌奔向丛林
我披着野兽的霞衣
在灵魂的秋千上滑落
一条陌生的山路
蜿蜒至幽深的梦境
神棍高举神秘的幡
神秘莫测的灵符卷动诡异的乌云
另一些人咿呀狂欢
没有人注意潜入的野兽
匍匐、跪拜。虚妄的烛光舔舐黑暗
魔性植入迷惑的身体
渴望的表情异化成狰狞的面具
紫红色的眼珠烟雾袅袅

2
我甚至认出那只迷失的狐
剑在她的毛发上挥动
冰凉的嘲讽在阳光的拷问中缭绕
当无情的刀锋滑过颤抖的皮毛
槐花树上的野猴瑟瑟发抖

3
阳光闪亮的呓语植入到一只
棕黄的獐的体内。天边的云彩紧跟着怀孕
在荒凉的村落矗立的瓦檐
蝙蝠趁月色降临,生命倒挂木椽
人影在电灯光的映衬下越发佝偻
阴暗角落传来的凉意
将肺叶的春天缓缓摁进枯朽
空洞的楼宇像一座通风的坟
内外都长满可疑的杂草
一支旱烟顶着苦难猛吸

4
手探向产妇的宫腔
死亡的气息弥漫越来越矮的山头
地球的喘息与胎盘粘连需要剥离
滋养春天的脐带
一不留神就毁了春天

5
全身青紫的婴儿
需要一床温暖的棉被
如同欣然发芽的种子
月亮尚未照亮遗忘的深谷
借狐身行走人间
温暖藏在泪水盈盈的眼窝
穿行于夜色,山风不倦抚摸嶙峋的怪石

6
把灵芝放进奄奄一息的药罐
人性的香味布满夜空
有人商议埋人的事
他们用微笑谋杀槐花
他们要请最好的吹师
举办最热闹的道场。他们骂骂咧咧
富贵没有隐藏在光里
狐尾扫过
所有人举起猎枪

7
脑袋一样的西瓜不知被劈开多少
脑浆一样的西瓜不知被吃了多少
车辆从远处驶来,下车的人比西瓜更光鲜
土地兴奋、摘下大大小小的脑袋给他们
我把月色包裹的脑袋取下
把苦难中不再呻吟的脑袋取下
把一心只爱大地、幸福地躲在卑微里的脑袋取下
品尝诡异的红瓤

8
朴素的手打着朴素的手势
揉碎的心深藏疲倦的隐痛
利箭穿过密集的阴影
霉臭的屋子、幽暗的方桌
以及漏风的墙
魔鬼的嘴唇压向欲望的时候
坠入恐惧的灵魂瘫软在岩石上
落荒而逃的风追逐落荒而逃的花瓣
落荒而逃的水逮住落荒而逃的怒涛

9
月亮缺了一大半
黑夜只在乎风怎么说
孤独、委曲在绝望的机器里搅拌
生命的重要性甚至不及一串红辣椒
与死神和解的人在星夜离开
她感谢大地养育了她
不知大地有没有感谢她的热爱

10
埋在土地的不再复活
而我时常梦到他们在风雨中醒来
梦到他们顺流而下,我逆流而行
梦到他们拿着时光的竹简与我交谈
梦到他们端起醇香的瓦罐
梦到他们大汗淋淋
背着玉米从地里走来

11
高楼拔地而起
大片倒塌的习俗企图重新挺立
公路像巨蟒扑向村落
文明摧枯拉朽扑面而来
赌场掀翻在忧怨的尘埃
荒芜的土地结满吊瓜
墨香的标语
把新的意志光明正大地亮出

12
走在远方的路途
走在木瓦房的春天
风中散发清新的气息
我知道,在时光的霞影里
狐身,已被大地峭立的仁慈收留







(诗词在线提示:诗词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有转载请征得作者同意,并注明出自诗词在线)


新华字典查询提示 提示:不明白的汉字去 新华字典搜索下。  


  •   鉴赏、评论:

评论请先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