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手机要长篇《山上山下西界沱》 上部5


2019-08-20 21:05:40  巴曼  所属诗集  阅读275 】

00个   

童奇天正要起身离开,他要继续朝着大墙院方向而去。 此时头顶的太阳已经西斜,一片阳光打在黄龙桥上,给整座大桥覆盖上了一层薄薄的金辉。据当地人说,黄龙桥是大墙院一胡姓人家的祖辈自己筹款修建的,主要用于盐商胡家马帮及周边商贾与乡邻进出湖北湖南两省境地之方便。 迎面走来一骑着高头白马的青年人。他面色红润,皮肤白晰,一张“国字型"脸上的两只大眼睛挂着一缕微笑。他背上斜背着一杆长长的猎枪,腰间横挂一小黄牛皮箱子,箱中装有七八支自家土制的自鸣枪。 “喂,那位老哥哥,你沿途看见过有谁捡拾我的野兔子吗?"那英俊的年轻人问童奇天道。 “后山的青草坡上那只野兔子是我吃了的。我,我,我真的是肚子饿得荒了,是,是我吃了你的那只野兔子"。童奇天说着用他那小眼睛斜看着地上,那火堆旁边明显留下有野兔子的一副光光的骨架。“不过,您那自鸣枪还在原处呢,我是没敢动的"。童奇天又补充了一句道。 “老哥,既然您已经把我的猎物吃掉了,那就此作罢吧"。那英俊的年轻人笑脸递给童奇天一根“经济牌"纸烟道。 “真是不好意思啊!我吃了您老兄的野兔子肉,你还给我敬烟”。童奇天此时非常惭愧地回他道。 “哎,在这年月里,你我都属山寨之人嘛。常言说得好:沿山打猎,见者有份!"那英俊年轻人轻轻的回童奇天道。







(诗词在线提示:诗词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有转载请征得作者同意,并注明出自诗词在线)


新华字典查询提示 提示:不明白的汉字去 新华字典搜索下。  


  •   鉴赏、评论:

评论请先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