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歌中国》总第36期:张光国《流泪的桃园》


2020-07-14 07:34:05  隽秀  所属诗集  阅读63 】

00个   

《九歌中国》总第36期:张光国《流泪的桃园》


流泪的桃园

〇张光国

  当太阳从地平线上冉冉升起将万丈光芒撒向白浪河畔上的这座桃园的时候,桃园的主人老孟头已经给所有的桃树都追上了肥。他放下锨,抽下搭在肩头的手巾擦了一把脸上的汗,用一双结满“茧子”的大手摸索着一株株已有十五年树龄的大桃树,端详着满园绽放的桃花,乐得合不上嘴。
  老孟头原先是杏花峪的护林员,看管车罗岭上的一片山林,但是由于大集体时滥砍乱伐,搞家庭联产承包以后,不少人又明偷暗杀,树越来越少,气得他走下山来,在白浪河边包了一片地种上了桃树。“没是林子,哪有护林员?”老孟头对人讲,“岭上的林子,五八年炼钢炼铁,要砍,俺没法子;村里盖办公室盖学校买钱领导喝羊肉汤,要砍,俺没法子;支书的儿子、主任的女婿去砍,俺没法子。没法子,俺就不当那护林员。今儿个俺自己种上一片林子,别人来砍,俺看他是没法子!”但是,在外人眼里,老孟头桃园的存在问题确实已经成为问题了。几年前,老支书的儿子二狗结婚时为盖房子偷着去车罗岭杀树,让老孟头发现了,一石头砸得他哎哟哎哟直叫老娘。从此,二狗再也不踏老孟头家门,见面也不搭腔。所以,那天支书二狗的破例叫老孟头感到莫名其妙。
  “叔,咱们村两委决定在白浪河边靠大路的那片肥地上种大棚,恩(音,你的的意思)家的桃园碍事哩。”二狗说。
  “俺家的桃园碍你们什么事!你们种你们的大棚,俺种俺的桃园,井水不犯河水,谁碍谁的事?”老孟头一听就生了气。前天晚上小儿子开村民大会回来后告诉了他种大棚的事,他毫不在乎,没想到人家竟然找上门来了。
  “俺说叔呵,现在是一切向前(钱)看。你种桃园能挣几个钱?现在种大棚,第一年扒本儿,第二年就基本全挣,象恩家种桃树的那块地,能种两个大棚,从第二年开始一年就能赚两万来块呢!”二狗开始动员老孟头。
  “二狗,俺的桃园是种定了。想当年,俺种桃树赚了点钱,村里就号召大伙儿都种桃树,桃树多了桃子就贱,村里就号召刨了桃树种粮食,现在又不种粮食叫种大棚,你们折腾来折腾去弄了个啥?还不是一腚穷。你们领导听见没有?大伙儿编了一个顺口溜儿:要想穷,种大棚!”老孟头的脸涨得通红。
  “叔你可别说什么不中听的。大棚种也得种,不种也得种!”二狗扔下这句话就走。
  “桃园俺种了十来年,俺是种定了!”瞅着二狗远去的背影,老孟头对自己说。
  六十多岁的老孟头已经子孙满堂,就把全部的精力投入到桃园中,他象当年养育自己的儿女一样看护管理这片桃林,精心地施肥、浇水、除草、打药,一丝不苟。桃园成了他的命根子。
  早晨的阳光在树丛中闪耀,风儿带着春天的气息拂过桃园,花香满园流淌,沁人心脾。老孟头放开看园狗阿虎,让它在园子里开心地跑来跑去,自己静心去听成群的蜜蜂围着桃树嗡嗡作响,一只只小鸟在枝头上婉啭地歌唱。看着成双成对的花蝴蝶在园子里相互追逐、翩翩起舞,他仿佛看到满园的花朵渐渐地变成了一枚枚小小的青果,青果又慢慢地长大,变成了一颗颗大桃子,桃子压得枝条几乎耷拉到地面上,园子里散溢着桃子熟了的香味儿。
  轰轰的打夯声将老孟头震醒,不远处一伙人正忙着盖大棚。在他们附近已经有不少盖好的大棚,塑料薄膜都盖上了,白花花的,刺得老孟头眼睛发痛。
  “刮了风就下雨,一下子就盖了这么多大棚。”老孟头嘟囔了一句。他不愿多想,拾掇好家什就回家吃早饭。
  正吃着饭,二狗来了,脸不阴不阳的,手里拿着个小包包。
  “二狗,你又来干什么?”老孟头看着二狗就来气。
  “叔,你别难为我们了。叫种大棚,是镇上的指示,今年咱镇向人家学习,要建成大棚镇,要求村村都要种,还有硬性指标哩。咱村别没有适合种大棚的地方,就河边那块地,也刚刚够数。那块地靠大路,镇上格外重视,要求建成示范点,日后请县领导来参观呢。”二狗真有点苦口婆心。
  “这几年折腾来折腾去,还不是你们领导说了算。你看看,咱村现在还有几棵树?!你们又瞧着俺这一片桃树生气,打它们的馊主意,你们真是……”老孟头放下饭碗,气得直打哆嗦,“咱这山岭地,种个小菜园倒是可以,要种大棚,我看又是想拿块石子儿打獾吃。人家种大棚有机井,你们有啥?你们用泉水浇菜,冬天非冻坏菜根不行;咱这儿你们又不是不知道,十年九旱,缺水的时候,你们怎么种大棚?”
  “又不是非叫你来种不行,咱村那片地盖成大棚搞承包,谁愿种谁种,镇上提供了无息贷款,俺看抢的人非挤破头不可。”二狗笑了笑。
  “噢,你们是想没收人俺的地呵。俺可对你们说,没那个门儿!”老孟头转身从屋里拿出一个红皮本儿,摆在二狗面前,“你看看,这不是你们刚刚发的土地承包证么?三十年不变呢!现在你们又来糊弄俺这老汉子!”
  “不是那个意思。叔,咱们村两委决定补偿你四千块钱呢!”二狗一边说一边把那小包包放在桌子上,“叔,你点点,四千块。”
  “桃园不值钱,可是给俺一万块我也不干。”老孟头将小包塞进二狗的口袋里,一把将二狗推出门外。
  “你,你真是一头老犟驴。”二狗气青了脸,“你别不识抬举……”
  “俺老汉子就是犟,就不识抬举,这桃园俺是种定了!”老孟头拍了拍胸膛。
  “种定了个屁!咱走着瞧!”二狗一边往外走一边恶狠狠地说。
  饭是怎么也吃不下去了,老孟头扛上镢头就去了桃园。他在园子边的山坡上刨了一上午棘子,把它们拖到园子边上,草草地吃了点午饭后,就忙着将棘子插在桃园周围用洋槐枝子夹成的篱笆墙上,接着用铁丝密密麻麻一固定好;他又解下拴阿虎的铁链子,换上了一根小细绳,这样一旦有事阿虎一挣就会把它挣断。干完了这些活儿,已经是日薄西山,夕阳将最后一抹余辉投向了桃园。倦鸟归林,四下里一片寂静,只有白浪河在汩汩地向远方流淌。老孟头点上一支烟,悠悠地吐着烟圈儿,在园子里踱来踱去,心情久久不能平静。
  一连四天过去了,什么异样的迹象都没有,二狗也没再来,好象风平浪静了。老孟头的心渐渐地放宽了。
  这天,老孟头正在家里吃早饭,孙子慌里慌张地跑来,嚷道:“爷爷,他们在砍,砍咱们家的树!”他一听,心就凉了半截,撒腿就往桃园跑。
  桃园的篱笆被劈开了,脑袋被砸烂了的阿虎躺在血泊之中,二狗和一伙人正在用电锯杀最后一棵桃树,吱吱的电锯声划破了桃园的晨空。
  老孟头一看就气炸了肺,象一头发怒的狮子一下子窜了过去,撞开两名围观压阵的镇派出所民警,给正在锯桃树的二狗迎面一巴掌。二狗被打懵了,定了定神,从口袋里抽出一张支票塞给老孟头,呐呐地说:“叔,这是村里给你的六千元钱”“俺的桃园是钱买不到的!”老孟头扬手将支票一扔,抱住那棵即将倒下的大桃树嚎啕大哭起来。
  老孟头跟着桃树慢慢地倒下,泪水朦胧中,他看到从树皮缝里淌出一道鲜红的树胶。


后记:
  一、
  我特别喜欢果树,在老家院子里父亲载的杏树和樱桃树是我的最爱;上次回家,给儿子摘了个杏玩,让他高兴了好大一会儿。在我老家,山上坡下的杏树特别多,一到春天,漫山遍野红烂漫,煞是好看。杏树多了,与杏树有关的故事就多了。这是多年前写的与杏树有关的小说之一,最早发在70代&E-文化网及榕树下,后来已正式发表。今天拿出来与博友分享,请多批评指点。
  ——2007年7月3日
  二、
  在时间面前,我们都是失败者。现在,距离2007年,竟已13年了。我父亲已离开我们多年。已很少梦到老家的物事了。待在城市中的农村人,最终选择了融入城市。感慨人生,唯有一声叹息。重新找到此文,谨以纪念唯美的年少和纯真的情感。
  ——2020年7月13日


【作家简介】张光国,笔名毓榕、轩辕国,1975年生于山东潍坊,1998年毕业于山东省曲阜师范大学,曾进修于鲁迅文学院,做过教师、编辑、记者、报社驻潍坊工作站站长、潍坊万众传媒总经理。系《诗》、《汉语诗人》、《诗人与诗》、《中国诗风》、《短歌行》、《诗三百》、《诗评家》、《中国诗歌鉴赏》、《大唐》、《作家与文学》、《作家与诗人》、《文艺家》、《文艺杂志》、《神洲文学》、《金凤凰文学》、《红高粱文学》、《郑板桥文艺》、《毓榕文学》、《名人名家名品》总编,世界诗人协会、中国诗歌会、中国诗人协会名誉会长,中国新诗社社长、大唐诗社社长,中国诗歌学院、白浪书院客座教授,作家诗人高级研修班导师,神洲文学院院长。创建诗人网(http://www.shirenwang.com/)、中国诗歌会网(http://www.cpa1932.com/)。对小诗的定义、内涵、外延及本质特征、特点特色进行了界定和论述,继承创新小诗、重塑小诗派、延展推动小诗运动;发起新古风运动,倡导从诗歌的制式、韵律等方面入手,以古风载今事,沟通好、融合好、发展好中国诗歌的历史、今天和未来;创建回归诗派,倡导回归真我、回归生活、回归诗歌;创建中国乐画诗派,倡导乐、画、诗的有机统一;创建中国山水诗派,继承、创新山水诗,以诗歌现场活动开创山水诗创作新局面;创建中国草原诗派,着力以草原题材为突破口和创作特色,挖掘一批优秀的草原诗歌,推介一批优秀的草原诗人,进一步推动诗歌的繁荣与发展,进一步增进诗人之间的联谊与交流;创建中国乡土田园诗派,倡导以乡土、田园为思想内核,进一步推动乡土田园诗的创作与发展。创始带着文艺去旅行、带着诗歌去旅行、诗意的行走、网络时代诗歌大展、网络时代诗歌节、孔子诗歌奖、陶渊明文学奖、李清照诗词奖、诗人节(世界诗人节)、中国诗人大会、中国诗人峰会、红高粱诗会、红高粱笔会、红高粱作家论坛、中国诗文研讨会、中国作家诗人论坛、北海文艺沙龙、凤凰与白狼文学艺术沙龙、中国诗歌展、中国诗人采风行、中国诗歌会年会、唐风宋韵●诗行天下、中国作家诗人采风行、中国山水诗人论坛、中国山海诗会、中国草原诗会、中国昆仑作家论坛、中国昆仑诗会、中国风雅颂诗歌颂读节、中国诗人旅行家论坛、中国明星诗会、中国乡土田园诗人论坛、中国山水诗派且行且吟诗会、大唐诗歌节、新诗百年峰会、中外诗歌大展等一系列大型诗歌文学艺术评比和研讨交流、采风活动。1999年发表小说处女作《杏花》,自1994年从事创作以来,已发表各类作品一百余万字,获得国家级、省市级等若干奖项。出版个人诗集《诗人与美人鱼》、《陶罐上的少女》,诗歌评论集《同凤凰与白狼一起吟唱》,诗话专著《黄鹤楼诗话》、《北海诗话》,长篇小说《沙僧别传》。策划出版长篇科幻小说《不明飞行》,学术专著《透析〈论语〉智慧》、《〈老子〉正道与当世迷途》等;编著《当代作家新势力文萃》、《当代中国作家名录》、《当代中国诗人名录》、《网诗诗典》、《中国优秀网络诗人》、《中国最佳诗选》以及文丛《北海文丛》、《北海诗稿》、《北海诗笺》、《网络时代作家诗人》等数十部。

〓信息动态〓

第五届中国山水诗大赛征稿启事

  为开创山水诗创作新局面,进一步扩大中国山水诗派和中国山水诗社的影响力,促进中国山水诗的发展和繁荣,中国诗歌会特举办中国山水诗人论坛,组织中国山水诗大赛,评选中国山水诗人奖和中国山水诗大奖。第五届中国山水诗大赛现已启动,欢迎广大诗友踊跃参与!
  征稿要求:每人限投山水诗1至3首,每首限30行内,不分行者限300字内,题材、诗型不限,风格不拘,要有诗味、有内涵、意境美、语言美、韵律美、简练、有佳句、有技巧。稿末须附200字内个人简介,以及手机、微信号、详细通联、邮编和常用电子信箱。
  奖项激励:设金奖、银奖、铜奖,颁授获奖证书和金属奖杯。获奖作品在我们旗下微刊或电子刊上进行宣传推介,并刊发于纸质杂志《中国诗选刊》(颂)(总第328期)特刊《我们选择了诗和远方》,赠阅样刊。获奖证书、金属奖杯和赠阅的样刊,将统一组织快递(我们付快递费)。
  评选机制:初评→复评(网上公布复评通过名单,复评通过者有获得铜奖资格)→终评(由主办方终评出金、银奖,并颁奖)。
  现场活动:本次不组织现场活动
  投稿方向:zgsxk@163.com。
  截稿时间:2020年8月21日。


中国诗歌会
2020年7月13日

〓〓〓

  九歌,相传为禹时乐歌。《左传?文公七年》:“九功之德,皆可歌也,谓之《九歌》。”《楚辞●离骚》:“奏《九歌》而舞《韶》兮,聊假日以媮乐。”王逸注:“《九歌》,九德之歌,禹乐也。”一说天帝乐名。《山海经●大荒西经》:“开(即启)上三嬪于天,得《九辩》与《九歌》以下。”郭璞注:“皆天帝乐名也,开登天而窃以下用也。”
  《九歌》,是《楚辞》的篇名,由屈原在楚地民间祭神乐歌的基础上改作加工而成,诗中创造了大量神的形象,大多是人神恋歌。《九歌》共十一篇:《东皇太一》、《云中君》、《湘君》、《湘夫人》、《大司命》、《少司命》、《东君》、《河伯》、《山鬼》、《国殇》、《礼魂》。
  《九歌中国》文学杂志,创刊于2020年6月25日,不定期推出微刊、电子刊和纸质杂志,礼敬屈子诗功,倡导古韵诗意,重构神话诗风!
  总编:张光国
  网站:中国诗歌会网
  http://www.cpa1932.com

《九歌中国》总第36期:张光国《流泪的桃园》





《九歌中国》 张光国 《流泪的桃园》


(诗词在线提示:诗词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有转载请征得作者同意,并注明出自诗词在线)


新华字典查询提示 提示:不明白的汉字去 新华字典搜索下。  


  •   鉴赏、评论:

评论请先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