芜湖的夜晚


2010-06-18 11:11:18  杨金彪  所属诗集  阅读3659 】

00个   

2010-5-29
芜湖的夜晚是一只粉红丝袜,讪讪的漂浮在天边,暧昧而冰冷。
当它从芜湖的腿上褪下,香腻和腥臭一起散发。它长长的,可以做自缢的菱纱,但她从来不那样,尽管她所化身的鸟伸着长长的脖子。芭。它从埃及迁徙过来后,意义和我们的俚俗融合。芜湖的夜是肉色的,她向我索要崇拜和迷恋,要求我做她咖啡里的某种作料。我却因担忧“我”的溶化而愤怒。但我的气息只像她的烟圈一样乏力,几乎不算是存在,如果不是“我”还在的话。也许,我是无意间钻进这只袜子里的。误撞其间,而且将很快钻出去。唉,这又何尝不是“我”与世界的关系。届时,托特从我体内取出的又怎么会和那鸟的羽毛等重呢,当芜湖对我闪烁冷漠的笑容,我落荒而逃,唯恐被她的丝袜套牢?败退时,我走过每条街巷,目光如李杜抚摸她裙边的长江,我没看见月亮,或者星星,甚至一颗也看不到,芜湖的夜晚只是浮在空中的一堆敞开的肉。






(诗词在线提示:诗词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有转载请征得作者同意,并注明出自诗词在线)


新华字典查询提示 提示:不明白的汉字去 新华字典搜索下。  


  •   鉴赏、评论:

评论请先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