辛丑双亲祭


2021-04-05 19:25:52  董敏诗  所属诗集  阅读147 】

00个   

辛丑双亲祭

2021.3.16弟弟给我打电话,说父亲最近几天食少纳差,精神萎靡不振、不思饮食、精神恍惚,老是卧床不起,嘱我常去看看。我当即到宅探视。因当时找不到开门钥匙,于是拍门呼喊爸爸开门!足足喊了20多分钟,门内有微弱的回应:“是谁呀?”我说:“我是敏诗,爸爸快开门呀!”但是听不到脚步声。我当时脑子就懵了,知道遇到大事了!回南新街取钥匙来回至少得半小时,叫弟弟吧,他正在上班。情急之下忽然想起最近因不穿制服裤子、不骑自行车,把包括中医大宿舍在内的大串钥匙放在手提袋里备用,此刻一翻果然还在,于是惶惶开门一看,只见父亲木然地呆坐在椅子上,脚下水渍淋漓,发出一种不洁的气味。我慌忙把父亲扶坐到沙发上,给他换洗裤头、衬裤。发现裤裆里有深褐色的污渍,当时认为是大小便失禁,于是用温水给他清洗会阴部,又洗脸泡脚、剪趾甲。问他吃了没有?带来的蛋糕、煮好的汤圆想不想吃?他只是摇头摆手,说没胃口,只想躺下,间或饮一包牛奶。汤圆、水饺、小米稀粥煮鸡蛋也只是闲啜几口,下午我就回去了。

三月17日,父亲昏昏嗜睡的情况依然没有改变。给他做好的西红柿鸡蛋羹和红枣小米稀饭,还有孙子给他买的小蛋糕端到跟前,他侧卧在沙发上说,现在没胃口,等会儿再吃。可是最终也没吃几口。我想也许是人老了,衰病之躯是不能与正常人同日而语的。仍然没有引起我的严重注意,下午我又回到南新街宿舍去了。

三月18日早晨,回中医大宿舍开门一看,昨天做的鸡蛋羹剩下多少今天还是多少,只是卧床不起。他一天的饭量也只有一二两!枕褥狼藉,床前地板上、沙发前、椅子上到处是二便失禁的污渍,空气中弥漫着令人窒息的腥臭,我赶紧给弟弟打电话叫他快来!几分钟之后弟弟赶到。我俩劝父亲立即到医院检查,劝说无效,他就是不肯去。病势不等人!我俩决定用轮椅推他到省中医东院就诊。可是瘫痪的身体不由自主地散开下坠,四肢一点也不配合搬运,背,我俩谁也背不动!漫说是坐不上轮椅,就是坐上轮椅也难以摆布。于是又搬回椅子上坐下。他头歪眼斜、牙齿打颤口涎淋漓,双手死死抠住桌角,面如蜡纸,嘴里咿唔不清断断续续地吐出几个字,不知说的是“不去!”还是“回去!”我说快打120!几分钟后,救护车赶到,救护人员把他平放到担架上,摸摸颈动脉,用电筒照照双侧瞳孔,说:“老人情况很不好。”马上送往省中医东院区急救中心。医护人员迅即争分夺秒全力抢救,用上了心电监护仪、氧气管、吊瓶输液。只见液晶显示屏上,心律紊乱、呼吸微弱、血压极低起伏不定。后来监护仪报警,赶快施行胸外按压和心脏起搏器。声声沉闷的撞击和病患微弱的呼吸震撼心扉,是对麻痹大意家属良心上的责问拷打;吊瓶上源源坠落的涓滴,是与死神赛跑的脚步和亲人企盼的眼泪!主治医师告诉我:“老人的情况极其严重,病因错综复杂,各项指标衰减且极不稳定,随时都有走的可能,家属要做好思想和物质上的准备!”

在抢救的整个过程,爱孙董昊目不交睫看守吊瓶,不食不饮送单拿药跑前跑后,始终陪伴在爷爷身边,并为他祈祷,其精诚天良真令人感动!电击抢救持续了30分钟左右,垂危的生命才从死亡线上被这些顽强果敢的人们拉了回来,但还是处于重度失血性休克昏迷状态。于是调用血浆……我看了看墙上的挂钟,从10:30~17:50,抢救足足持续了七、八个钟头。为了查找病因以便于对症施治,请来了ICU的主治医师会诊。众医护把父亲送往放射科做检查。CT显示颅内大面积梗塞伴肠穿孔,腹腔感染、肾功能衰竭。痉挛抽搐、便血的原因终于找到了!
于是迅即转送重症医学科监护。

当晚子夜,主治邢大夫通知我们:病人情况持续恶化,正在进行新一轮的抢救,家属要做好料理后事的准备。

19日凌晨,邢大夫出来征求我们的意见:现在病人生命体征式微、血压全无,再持续胸外按压,很可能压断肋骨且腹腔手术弊大于利,问我们是什么意见?人力已尽、天命难违!在人伦亲情和科学理性的驳诘面前,我们只有尊重科学,无奈地接受这无情的命运!

0:20左右,父亲终于撒手人寰、溘然长逝。留下他挚爱和牵挂的家属亲人和朋友、怀揣未了的心愿,与这个世界挥袂作别、驾鹤西去,终年90岁。

人,生也偶然,死亦突兀。生就意味着死。生死变灭自有因果。

想我十六年中两度丧亲,令人锥心刺痛、泪泉不干;回顾父亲74年的革命生涯,波澜壮阔风起云涌;缅怀父母54年的患难夫妻,筚路蓝缕、相濡以沫,相夫教子历尽艰辛,不禁悲从中来发为悼歌、以寄哀思:

早春二月近清明,花木始放人不荣;不思饮食惟僵卧,急救CT现脑梗。
腹腔穿孔溢便血,病因复杂又错综;胸外电击希苏醒,声声震撼家属心!
两番抢救日继夜,诸医束手叹无能;华佗在世复如何?人死灯灭万事空!
骨栗瑟瑟心头痛,灵堂设祭室如冰;白烛摇曳瞻遗像,慈霭宽和是乃翁。
年届耄耋心犹壮,寿望期颐助儿孙;孰知变从肘腋起,放倒衰躯是罡风。
昔日怨劳嗟路远,今隔蓬山一万重;欲唤慈颜无应声,转眼便是两世人!
泪花盈眶欲语噎,孝子欲养亲不待;羔羊跪乳长不起,乌鸦反哺泪血凝。
父兮父兮吾愧汝,辜负生育教养恩;而今合墓母为伴,冥间相偕不孤独。
我父享年九十整,生于战乱少从戎;一颗红心跟党走,父死子继敢斗争。
北撤之后家被抄,母子逃难躲反攻;斑斑血泪铭心扉,铸就坚强之党性。
筚路蓝缕谋家室,工资菲薄财力囧;婚后三日即负笈,辉府求学两年整。
在校荣膺团支书,活动学习两不误;能者为师补短板,国考优秀拿文凭。
实习带队在潍坊,聊城抗灾打先锋;返济分配留省厅,欲返成武去不成。
偕妻返乡探老母,交通不便路难行;兄弟拉车载新人,探亲之后返泉城。
乙未四月长子生,一家三口困愁城;次年送子返乡垣,妻子补习甚用功。
组团赴豫及京津,亲戚师长重相逢;物是人非增惆怅,观摩取经收获丰。
分管医教百事繁,省内省外出差频;丙申仲秋涨工资,对月啖饼乐融融。
丁酉妻妹访阿姐,室窄床狭不能容;无奈露台搭地铺,姊妹相拥话别情。
我在干校忙招生,机关鸣放人自警;谨言慎行划右倾,从此厄运一重重。
五八跃进战鼓鸣,妻子卫校做学生;冒进浮夸假繁荣,糊弄检查一阵风。
接回儿子入托所,落户妇幼开证明;汇泉楼上啖鲤鱼,大食堂里坐吃空。
省下白面包水饺,蔬菜难买大蒜充;辣得咋舌倒掉馅,一只野兔吃两周。
壬寅返乡过济宁,一碗羊汤舐犊情;以粮换票送挚友,救命之恩感终生。
甲辰下放搞“四清”,甄诬别错救好人;乙巳撤离房东送,塞满鸡蛋与花生!
赤脚医生抓培训,自编教材请先生;组织指导见成效,乡医遍地济时穷。
丙午平地起狂风,造反夺权处处行;参加组织听汇报,不愿揭批作伪证。
春节将近次子生,爱人妊娠落下病;母亲来济看孙子,吃粗吃饱不求精。
工军宣队进省厅,文革小组当副手;机关诉苦讲家史,闻者唏嘘皆泪零。
沂源接受再教育,夜行折臂返泉城;住院反复受刁难,三月病愈遭围攻。
一九七零厅改局,组织外调东北行;捎去水果已化冻,亲人相见慰平生。
组织专家编教材,历时半载大功成;支援全国十一省,卫生部里获好评。
不做长官傀儡手,威胁利诱耳旁风;长子参军卡政审,借口“风湿心脏病”。
招办借调一年整,心情舒畅颇有功;有意留我充干员,卫生局里不放行。
高校实习申经费,组织全省西学中;规章健全循纲要,进京汇报广视听。
七四年的十月底,要我带队领知青;七一西藏未成行,这次严命敢不从?!
刹时如遭五雷轰,妻病儿幼难脱身;党籍要挟步步逼,央托邻居多照拂。
知青中毒施急救,解决燃煤度严冬;春节访谈会家长,了解思想与心情。
六月开镰比割麦,劳模局长拜下风;十月撤队回机关,支委盛宴为饯行。
“模范带队”非虚誉,知青大会受佳评;长子学成即就业,为家减负分忧愁。
复编教材济匮乏,多省协作鲁牵头;分门别类惟严谨,成书学子有遵循。
丙辰之年三星坠,唐山地震起雷霆;抗震救灾运伤员,往返两地驰骛行。
十月进京开例会,发小约我喝两盅;屏蔽妻儿传喜讯:昨晚中央缉四凶!
次年教材重修订,师资培训亦并行;教学质量大提高,各地卫校复招生。
秋冬之交增变故,妻子在家煤中毒;小儿央人急送医,救命之恩谢高邻!
主持全国教材会,制订编写之序程;无心观戏忙返济,到家已是腊残冬。
泰安全国医教会,东道秘书长字行;安排登山管会务,撰写总结笔头熟。
局长临行突问我:是否愿意进北京?托言家累婉谢绝,感激领导关注情。
三中全会开得好,拨乱反正方向明;换个单位调心情,中医学院会新朋。
翌年公干去北京,妻子访亲自费行;游览故宫颐和园,天安门前留个影。
十月敏诗忙调动,转托环卫朱敬福;对调实为权宜计,只为专业学致用。
师资培训任务重,摸排制订计划行;党委研究报省厅,补课招研育贤能。
八一春节返乡垣,难却同窗托付情;费尽周折跑关系,跨省调动功始成。
八二敏诗调省站,卫生美术始对口;从此晋升凭努力,感谢贵人多相助!
受众之托跑学历,事跨两部路不熟;托人送礼擅机变,磨破嘴皮才办成。
八五受命编史志,鸿篇巨制赖贤能;篇目即成搜资料,跑遍南北与西东。
八八院庆三十年,长子设计搞展板;内容详实图片多,文图并茂不一般。
案牍劳形文责重,少有娱乐与休闲;年届花甲申住房,历尽周折始过关。
致仕之秋宴同侪,历数奋斗卌四年;“漏网右派”终平反,不负初心一党员。
离休身闲心不闲,学习思考不间断;回眸历史检得失,大浪淘沙真金现。
国事家事天下事,帮扶促进不松弦;档案整理破万卷,“泺源”征名得青选。
九八之春儿婚宴,亲朋好友聚欢颜;把酒言欢庆同喜,夫妻和睦到百年。
千禧之年瑞雪降,大胖孙子来人间;古稀之龄得宁馨,奉若至宝专职看。
擦屎刮尿两年余,采买喂饭不时闲;栉风沐雨不敢误,直到送进幼儿园。
二零零三八十四,妻子脑栓突左瘫;众人皆劝不住院,一个家庭塌半边。
保守治疗累且繁,拿药点滴挂床边;日夜护理不离人,苦口婆心把她劝。
家庭条件受局限,难阻病势悄蔓延;服药嫌苦不再用,褥疮恶发加气垫。
零四之秋病转危,汤水不进气息奄;送院针灸扎不进,转急症科遭责难。
遍身插管行监护,鼻饲进食把命全;白天上班夜值宿,儿与护工倒替班。
好友除夕送饺子,一片深情暖心间;平生知己惟二子,患难与共度时艰。
妻子同事亦住院,对床夜语泪潸然;难中相助不忘恩,赠送蛋白别谈钱!
日夜卧床肺感染,进食反胃涌痰涎;褥疮溃烂露白骨,瘫肢水肿缚床拦。
吊瓶滴答无知觉,瞑目昏睡命由天;时或瞠目往上瞧,回光返照一瞬间。
八月廿七这一天,鼻饲喂完儿上班;下班雾化机吸痰,抽之不尽往上翻。
口张手伸倒喘气,呼之不应眸散乱;用上监护施急救,子夜撒手绝人寰!
亲友闻噩皆悲悼,或来吊唁或慰安;玉函山麓购双穴,夫妻合葬待来年。
兔走乌驰十六年,而今合墓证前缘;夜台双宿慰寂寥,云端双飞瞰人间。

父母双逝把儿闪,越思越想越惨然;伶俜孤独无所依,春阳不暖周身寒!
掬泉难洗心头泪,嚎啕难将双亲唤;阴阳暌隔成异路,望尘莫及难追攀。
父母生我早岁艰,鞠之育之步步难;寸草春晖恩泽广,往事历历在眼前。
人亡家散今失怙,跪倒尘埃泪不干;兄弟相依续残生,拉车牵襻相扶挽。
但愿晚辈能孝贤,绍继祖德瓜瓞绵;四时八节常祭奠,一瓣心香炷灵前。
父母一生守清贫,溘然遽逝少遗产;懿德坚志望继承,红色基因代代传。

大明湖畔柳,千佛山头云;为我披素幛,一一承泪痕。
鸿飞知何处?泉乡儿女情;沃莲花怒放,朵朵证兰因。
二老生无憾,弥留念稚孙;嘱意儿执辈,善待吾后人。
新冠犹未弭,流毒戕世人;尔等善珍摄,勿使病毒侵。
亲家年高迈,最令吾担心;儿女结连理,兴衰同命运。
撒手昊天去,回眸情殷殷;再修来世缘,泉下会知音。

掀开回忆录,如闻父执音,述史情悲壮,观文泪满襟。
如何古稀翁,犹怀赤子心?存志不敢忘,绍继先烈勋。
知恩必图报,难中援手伸;到家祭父母,长幼叙人伦。
兴农吾所愿,桑梓情谊深;耄耋若能动,欢聚再相亲。

扶哀策杖且疾行,趔趄踉跄若赶程;危情闪回增壮悔,家散人亡叹伶仃。
樱桃吐芳为谁艳?黄鹂百啭断肠声;梦里跫音行未远,红尘世界正喧腾。

信步来到万竹园,临流息心暂凭栏;逝波脉脉如清镜,照见父执廿五年。
躬耕案牍效驱驰,宣教处里一干员;民瘼在喉能不吐?从此含冤卅一年!
行廉志洁薄名利,求真务实不畏难;心口如一无虚妄,浩帙史册有遗篇。
为国为家操碎心,后人饮水当思源;斯人已去蓬山远,青鸟殷勤为探看。

忧患元元思不穷,戛然骤去万事空;账户谁属浑难问,逝翁已入道山中。
灵床妆沐闭视听,一生劬劳始归宁;形骸虽在终化土,身后遗产任分羹。
暂厝小憩归何处?是非臧否任人评;大梦初醒腾身去,三月荠麦正青青。

扬花天气近清明,丧事已了步园中;昔日亟亟探亲路,今日玉函埋双冢。
曩时比翼春翅暖,今馀孤雁叫西风;山重水复云海渺,衰躯何堪万里程!
看罢海棠赏紫荆,万绿丛中竞嫣红;白头双飞喜鹊叫,为报人间来冥鸿。
鸿飞踏上连理枝,阴阳契阔诉相思;鹣鲽情深绸缪久,生生世世不分离。



长子董敏诗 2021.3.23~4.4







(诗词在线提示:诗词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有转载请征得作者同意,并注明出自诗词在线)


新华字典查询提示 提示:不明白的汉字去 新华字典搜索下。  


  •   鉴赏、评论:
  •   通过手机回复土山主人 101.82.119.69     2021/4/5 20:24:22     1 楼
  • 送了5朵鲜花。父子情深,
    感人肺腑。
    生老病死,
    自然轮回。
    请诗友节哀顺变!

评论请先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