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地上拾起的文字


2015-11-19 16:53:00  愚为  所属诗集  阅读640 】

100个   

我来到深圳有一个习惯,爱把地上的报纸捡起来看,我认为这也是一种弃儿,这些被抛弃的文字,只要与我有缘,它们常常被我收留,路人也常常为我的这一举动有点不解。习惯了,我也不以为然。

今天,中午下班,在龙华华达路转三联村委的路上,我又从地上拾得一张晶报,捡起来一看,什么年月看不清了,上面刊登有苏童来深解读“碧奴”的一篇旧报导。不看不知道,一看就心跳,咋搞的吗?苏童携新作“碧奴”来深圳书城签售,我为什么一点儿也不知道,我开始怀凝我自已,还算是忠实的读者吗?于是在我的手记里写下这样的感慨:

同一个星球的你我,在不同的坐标上诉说,为什么在这样的地方碰见你我?是谁在潮笑我们是通过这种方式见面,拾荒者的眼神,就象这张晶报上的文字,他们在演译一个怎样的传奇?传奇背后的力量正是苏童在碧奴里的顷注,眼泪就是一种液体,而小说就是在做无法实现的事情,孟姜女哭长城是一种希望,存在着鸡蛋能够碰碎石头的希望,我仿佛听到了隔世的哭喊声,心能不震撼?心能不颤抖吗?比起隔世的苦难,似乎我现在委身的角落就是天堂,这是一种解脱,一种超然脱俗的解脱,我不为我拾起路边的文字而感到羞涩,因为,苏童在碧奴里已写出了我们今生打工的理由,活的有尊严,活的有价值,活的有公正,不再相信鸡蛋碰石头的过程就是牺牲;只是不明白,同一个年轮的你我,有着不同经历的研磨,在N年以前,你已经实现了童化里的神话,你在天上飞,我在地上走,你拿笔是在为文明进步而书写,我拿笔是在为自己留下问号,生存是人类第一法则,但我决不允许因贫穷而出卖我手里的旧报纸,但我也并不是常人眼里的拾荒者,拾起它就一定要卖掉它,我一定要把它累成一座山,汇成一条江,我也想实现我梦里的神话,虽然从地上拾起来是有些尬,有些好笑,但我得到了我想要的骄傲,见到了碧奴,也见到了苏童,我记住了,小说是在帮我们完成无法兑现的承诺,请允许我向笔下耕耘的苏童问好,感谢晶报的记者,也感谢那位遗弃晶报的主人。为我拥有这份苏童对碧奴的深圳解读而感到珍贵,我虽然没有碧奴般的泪水,但却拥有碧奴般的心情,在这座移民城市里,天天在努力去抚平与亲人们的那份牵挂,甚至也想拿出碧奴搬的勇气去碰碰石头,辞工,跳槽,炒鱿鱼,也许还碰碰石头,换换运气。在此我感谢鸡蛋,也感谢石头!

手记写完了,我带着来深以来的最大收获,就是收藏了这些被人遗弃在路边的文字,尤其是上面的那一幕,今天我有幸拾起了这张地上的旧报纸,因为在上面有“碧奴”的存在也有……!







(诗词在线提示:诗词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有转载请征得作者同意,并注明出自诗词在线)


新华字典查询提示 提示:不明白的汉字去 新华字典搜索下。  


  •   鉴赏、评论:
  •   虹哥 101.22.56.6     2015/11/19 21:54:51     2 楼
  • 送了5朵鲜花
    欣赏佳作!大赞!问好!
  •   路小丽 88.108.235.109     2015/11/19 20:21:52     1 楼
  • 送了5朵鲜花
    同感,我也爱捡旧报看。有的灵感来自那里

评论请先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