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红柴兵的经历


2018-11-30 11:27:10  张兆仁  所属诗集  阅读143 】

50个   

清晨,给两部板车的轮胎打足气,把被子、米袋、绳子和砍刀放在车子上绑好,父亲、二爹、二妈就带着我出发了。 一路上,我们拉着两部笨重的板车,披着朝霞,碾压着道上的石子。拐过烟集,公路两边树木渐渐茂密,路却像游走的蟒蛇,朝谷底溜去。连着下了五个大坡,早已额头冒汗,拖车下坡也不轻松,稍不注意就有危险。我一个同学的爱人就因拖砖下坡抵不住,被车把手穿胸过而失去生命。我抬高车把手,两脚紧紧登住路面,一步一步的向下移,父亲抓着车栏,向后拉着,到了谷底,才松一口气。 谷底,一条小溪在公路边沿着山脚翻滚着浪花,别看它又浅又窄,发起脾气来可不得了。我的一个族祖父就是在这个季节,就是在这条路上,赶着驴子,拉着货,突然山洪卷来,车子、驴子、货物全被卷走,幸亏人机灵,爬上坡,保住了命。 过了沙河,两边的山越来越高,石桥越来越多,溪水拐弯抹角的穿桥叮咚叮咚,头顶上的天扭窄扭曲了,凉凉的风送来野花的芬芳。离石马槽不远,到了目的地,在山腰上找好一户住家,已是傍晚。 钻进山林,踩着滑滑的松针,捻去撞在脸上的蛛丝,拉着荆柯,扶住树,四处觅柴。那些散落枯树枝的地方,往往覆盖着一个大坑,要十分的小心。有的枯树枝又粗又长,被树木卡住,费很大的劲。砍断,找藤子捆,累了三天,装了两车,下山了。 来到连五坡,望着又陡又长的坡,想到要连续爬五个,腿子有些打颤。把一部车停放在坡下的路边,我拉着车,父亲和二爹二妈在车后推,S型的一个坡一个坡的向上爬,终于爬完五个坡。歇了一口气,又下坡把另一部车拖上连五坡顶。到了烟集,胜利在望,累完最后十里,回到家里时,祖母在门口张望。 第二次,是到漳河砍柴,也是几十里,和父亲、二爹二妈拖着两部板车去的。住的地方离漳河大坝很近,可是,没有时间去游玩。这条路与庙前的不同,公路在山上,沿路住户少,太阳大,口渴起来,很难找到水喝。过了马店,拉倒一架枯岗上,离八景坡还蛮远,挥汗如雨,唇干口燥,渴得很,路边既无堰塘,也无树木,顶着日头裂着唇拉呀拉,终于到了路边一间孤零零的屋前,讨了口水喝。 第三次,父亲们没去,我和张明兰、刘士芬来到庙前的三峰砍柴,此处在漳河水库边边上。住户青砖灰瓦如祠堂,坐落深山,着实让人惊呀。这条公路是盘山公路,一边是峭壁,一边是悬崖,坡多,弯多。由于砍的柴不够一个拖拉机拖,就联系了镇农具厂的靳师傅和徐师傅,共请镇拖拉机站的康师傅开来一个大拖拉机装。我和靳徐两个师傅坐在高高的柴堆上,颠簸在弯弯的坡道上有说有笑。突然,发现车在溜坡。“快跳车!”不知谁喊了一声。我们三人慌忙向峭壁边跳,贴在壁上。康师傅拼命地打方向盘,终于将车头抵住峭壁停下来。走到车尾,吓了一大跳:车尾下面是几丈深的幽涧,摔下去,肯定没命。车小心地崴正,直到下了山,我们才上车坐。 第四次,我和士政赶着驴子驾着车,到普济寺的山里去砍柴。这里没有公路,是山林间的大路,弯弯曲曲的不平,坎坎坷坷的狭窄,穿插在密林深处。走了一段路程,士政换我拖,没走两步,“嘭”的一声,胎炸了。原来,左轮子挺在一块石头上,瘪瘪的。我好恼火,埋怨他不看路。这里离家几十里,人生地不熟,急死人。“你在这等,我回去拿轮胎。”他急忙往家里跑。我在原地气了一会儿,心想:这是否是普济寺的菩萨有意要我在此逗留陪陪他们?既是菩萨之意,就不该有气。气顺之后,又想不能就这么干等,于是,赶着驴子,碾着钢圈,一步一步地往前展。 天渐渐黑了,密林深处,路看不清了,树木鬼魅似的紧紧包围。我硬着头皮前行。突然,驴子不走了,前方不远处的路中杵着一根黑黜黜的粗桩,一动不动的,鬼一样的拦住我。我心里“扑通扑通”的直跳,死死地盯住它,生怕它猛扑过来,谁知它也呆呆地站在那里,似乎恐惧我。猛地,驴子打了个喷嚏,对方吓得惊叫起来,我才知道那是个人。我告诉他,我是拖柴的,他说他是本地人,回家的,并告诉我,前面有一座窑,有人住。终于拖到那人说的窑厂。窑棚的灯光虽然很小,却驱散了我的恐怖,烧窑的人正在煮稀饭,他盛了一碗给我。 我喝完稀饭,谢了烧窑的人,又赶着驴子碾钢圈。赶了一段路,前面来了一盏灯。原来,士政走到杨家河,想起他队里有个姓高的姑娘嫁在此处,便找上门说明情况。小高连忙拿出轮胎,给得士政扛起,她提着马灯,两人匆匆赶来。 拖到渡口,趸船在对岸,我和士政轮流地大喊,船工才被叫醒。过了河,回到家里,已是凌晨两点






(诗词在线提示:诗词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有转载请征得作者同意,并注明出自诗词在线)


新华字典查询提示 提示:不明白的汉字去 新华字典搜索下。  


  •   鉴赏、评论:
  •   徐礼岳 60.175.1.14     2018/12/7 16:55:29     2 楼

  • 我视乎我自己
  •   徐礼岳 60.175.1.14     2018/12/7 16:54:49     1 楼
  • 送了5朵鲜花
    问好,老友,改写小说了,很好的转向,写诗我视乎已有江郎才尽之意,免为其难。鉴赏。

评论请先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