虎·暝滩清啸


2019-01-10 15:48:30  江南达者童山雷  所属诗集  阅读182 】

00个   

虎·暝滩清啸

画中游——蜕心堂品玩己画笔记·第九百二十四篇

江南达者 童山雷

吾平生不善画虎。盖为心知此活过于专工、且是不易出新兼之其本身亦难能广泛发掘画境。孰料一次,却不得不急急为之。那是在癸巳夏末,吾夫妇二人既与友人相约共赴西藏,正准备行装之时,忽接外地另一旧友音讯,道是其子娶媳,要向咱求画一幅。原以为不过以己所长,相赠一山水便了。殊不知彼恰恰点着必要此虎,还言说乃因其子及媳生肖皆属虎,故尔所要乃双虎之图。吾本想归游之后从容为之。然旧友言,其子婚期,正在吾游程之内。至此还有甚可说,只好硬抽时间,全力以赴赶画了。友又道,既有“一山不容二虎”之谓,所以这双虎须画于水滨空阔之处。吾自是唯唯笑着一一应承。于是构思之下,遂得此示之《暝滩清啸》一图。自觉其虎法虽不专,以身为山水画者故,其配境似还说得过去。然则不管怎样,至此也都说不得,只能勉强“交卷”了。而有一点却甚是有趣。画中双虎,原本自是未便如它物般明分雄雌。但画成之后,邮寄出去,另又先将所留照片资料在“QQ”中展示与友,友见之而笑呼奇妙。道是图中右前卧虎,胖嘟嘟的,怎恰与其子目下之形态相符也。吾闻之亦喜而笑叹,只道此恐是冥冥中有这感应罢。本则文字,唯就这俗生事体说上了许多,换种角度看待,也算是“别具一格”罢,呵呵。回至画者自身感受:老话有言,“画虎画皮难画骨”,吾此次亦算真知之矣。虎,体势壮而圆浑,更有遍体斑纹饰之于外,其骨感果是忒难把握,稍稍大意,则不免乃有“披袄”之稽也。点滴体会,附之于此。
此画与文俱得自2013年。

另附:

文中所及之友,当属吾“弟”字行。吾先与其兄为“发小”。78年高考复盛时,其兄以吾头年参考文史成绩不错,嘱其特赴当时吾谋食之“巴山县中”,期吾“带带”。吾允。莫约整月时间,朝夕相处,竟颇投契。尔后其即长事吾若兄,吾每有为难处,皆主动奋勇向前排解。最是记得,1980年夏,苦境中之吾独游峨眉山写生,途经成都,当时身居蓉城的这位小兄弟,用自行车搭载着吾,带领四下游览观光的情形。且是五年后吾挣扎还乡,其为吾接风,恰值一冬寒夜,二人小酌于山城重庆某小酒肆,那份温暖之情,益可感佩。故,其欲得吾一画,吾宁不尽力满足其需求。画者视己画为心血凝聚,固然不会有求则应;然此心久思个中之理,却也既存定见:为人处世,有限范围所涉者,譬如血亲及至爱友士——生命进程中任何时段“一门心思与亲善”者——果是甚爱吾画,那只要机缘凑巧,吾自当留心其属意者,而必尽可能予以满足。话题至此,顺带言之。


(总 1088 篇之第 924 篇)

虎·暝滩清啸






(诗词在线提示:诗词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有转载请征得作者同意,并注明出自诗词在线)


新华字典查询提示 提示:不明白的汉字去 新华字典搜索下。  


  •   鉴赏、评论:

评论请先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