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 门( 4 )


2018-11-04 12:24:54  红尘客  所属诗集  阅读166 】

200个   

第 4 章 来 自 地 狱 的 判 官



“死者死于心脏病?”
连飞看着验尸报告的结论,神情错愕望向高进:“二爷,这……”
高进情绪稍有激动:“这个凶手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冷血变态杀人狂!死者应该是在受折磨的过程中心脏病猝发而死。”
有了梁玉芬的案例,高进虽然作好心理调适,但是显然还是免不了情绪的波动。
“凶手同样将她四肢捆绑,然后用利剪将死者的十根手指分阶段逐一剪断,再塞进她的嘴里以胶布封上,这从死者嘴唇部位的瘀痕可以判断。”
连飞的反应相当震惊:“这么说,凶手并不是在她死后才将断指寒进嘴里?”
“不全是,其中只有7根断指有严重咬痕,所以我估计是在剪下第7根手指后,死者承受不住剧痛而引发心脏病致死。”
“二爷,你说的分阶段是多久……剪一根手指?”连飞自己都觉得问得有些诡异,一时不晓得该用什么措词了。
“从断指周边的肌肉组织来推断,大约一个小时以上,所以我说这个凶手是冷血的变态杀人狂。”

凶手冷血,变态,同时冷静细心,对宗教有一定研究,甚至狂热。
连飞在脑海里勾勒一副凶手的概略面貌,然而是男?是女?年龄却无从推测。
“二爷,凶手将死者放血也是一种刑罚或是有别的含义?”
高进摇了摇头:“都不是,我猜凶手须要大量的血液来完成他的第13层地狱。”
“第13层地狱?”
“嗯,根据经书的记载,凡是忤逆父母,不尊重他人,邪门歪道,死后都会被扔进血池地狱受苦,也就是第13层地狱。”
连飞心里一凛:“这么说来,凶手早已策划了一连串的谋杀?甚至连目标人物都已经锁定了!”


第二名被害人名叫马丽云,42岁,全职家庭主妇。
马丽云和梁玉芬不同,从邻里口中得知的印象,她是一个与人和善,平日也不爱说三道四,甚至有些沉默寡言的人。
这样的人似乎与地狱扯不上关系才对,凶手却偏偏将她列入目标之中。
马丽云于两天前晨运失踪,她的丈夫黄正刚于当天中午已前往报案,唯失踪不足24小时并未受理,直至隔天仍不见踪影才立案调查。
如今获悉妻子惨死,黄正刚悲恸之余不禁将怒火发洩在连飞身上:“妈的!你们统统都是废物!我老婆都是因为你们的不受理才被害死的!”
连飞能理解黄正刚的愤怒,也明白他此刻最须要的是冷静:“黄先生,请节哀。”
这是连飞唯一能说的话,至于马丽云为何会让凶手盯上以剪刀地狱的刑罚加以杀害?相信从黄正刚身上暂时也没办法问出任何可帮助破案的线索。

连飞回到局里已临近黄昏,他马上打开电脑:“不过是劝寡妇再嫁 ,又或者介绍男人给寡妇,死后就得打下地狱第二层剪去十指,这是什么道理!”
连飞看着电脑屏幕显示着剪刀狱那血淋淋的配图,想象凶手正如鬼差那样掰开受刑鬼魂的手,以利剪将其手指头一个一个剪下来。
“凶手当时的脑子在想什么?这么长的干案时间,如果不夠冷静,一定会犯错留下线索。”
地狱有18层,18种不同的刑罚,如今死了两个人却依然毫无头绪。
“凶手应该还有16个目标人选,剪刀狱下来是铁树狱,孽镜狱,蒸笼狱,铜柱狱,刀山狱,冰山狱,油锅狱,牛坑狱,石压狱,舂臼狱,血池狱,枉死狱,磔刑狱,火山狱,石磨狱,刀锯狱……”
每一层地狱的刑罚描述都让连飞瞠目结舌,而所犯的罪行却也让案子的范围无限扩大了。
贪,色,财,偷,拐……这些都是很普遍的罪行,凶手又是以怎样的标准来锁定目标?
小毛在连飞想得正入神时敲门叫道:“连队!局长让你去见他。”


江局长桌面摊着一份江山晚报,连飞一眼就瞧见印着血红色的大字标题:来自地狱的判官。
“三天,就发生了两起命案,凶手还故意把尸体摆在人多的地方,这分明就是向我们警方挑衅!”
江局长铁青着脸:“如今媒体大肆报导,渲染,看见没?嘿!来自地狱的判官!梁玉芬的案子被炒作成什么拔舌狱的惩罚 ,马丽云是什么剪刀狱。”
“这么搞下去,肯定会闹得人心惶惶,可我们却一点线索也设有。”
江局长的双眉皱得像打结似的,脸上的皱纹也仿佛连成了一线。
“我看啊,这几天报纸头条肯定把这两起命案作为重点报导,再加上网络热议,到时候上头铁定施压下来,头疼呐!”

江局长忍不住揉了揉太阳穴:“诶,连飞,坐,说说你的看法。”
“初步推断,两起命案的凶手应该都是同一个人,从弃尸地点的选择来看,凶手的意图显然是想引起大众的关注,而且不排除凶手还会持续干案。”
“哦,你是说这是连环杀人案件?”
连飞只能点点头:“从凶手留下的讯息,可以说这并不是随机杀人,而是有计划的选择目标,也许,凶手会根据十八层地狱的刑罚顺序进行他的杀人计划。”
江局长霎时登大了双眼:“你也认为凶手真把自个当成判官了?”
“很有可能。”连飞也只能如此回答了。

江局长往椅背一靠,指了指桌面的江山晚报:“连飞啊,小淇是在这家报馆跑新闻吧?”
“局长,您就放心好了,我不会这么没有分寸,倒是小淇有提起,这两起命案都有人同时向媒体提供消息。”
“哦,有这事?”江局长眯起双眼,他并不想怀疑连飞对叶小淇透露太多,如今听连飞这么一说,心里也就踏实多了。
“我怀疑那个人和这案子有直接或间接的关系,局长,你看是不是要请江山的老总过来问个清楚?”
江局长皱眉苦笑:“你忘了新闻媒体那面质牌了?”
连飞只能陪着江局长苦笑了,保障消息来源就是所谓的新闻自由,江山的老总又怎会打破保密承诺的屏障?


( 待续 )

18 门( 4 )







(诗词在线提示:诗词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有转载请征得作者同意,并注明出自诗词在线)


新华字典查询提示 提示:不明白的汉字去 新华字典搜索下。  


  •   鉴赏、评论:
  •   路小丽 147.147.202.212     2018/11/5 17:45:33     5 楼

  • 东方的,但丁的地狱。拜读,赞
  •   乱语充数 111.15.94.125     2018/11/5 15:33:37     4 楼
  • 送了5朵鲜花
    要想得到这个情报不难
    请他喝酒酒后吐真言
    喝酒有收获
    问候尘弟
  •   鲁向华 223.104.247.5     2018/11/5 9:23:01     3 楼
  • 送了5朵鲜花
    逻辑推理没有破绽,找报案的人顺滕摸瓜应该是一个突破口,想法撬口报纸老总的嘴,再来撒网,应该会有所收获,欣赏,可是真正烧脑的活,问好老兄

    作者回复:2018/11/5 13:44:30

    新闻媒体有承诺守密保障法保护,为了专业操守绝不透露,我还在想如何合理套出情报呢……
  •   杨远望 223.104.130.43     2018/11/5 9:07:18     2 楼
  • 送了5朵鲜花
    看了此章,前面的疑问全无,如,记者为什么会很快赶往发案现场,作者对凶手的残忍为什么用宣扬而不用宣泄,连队为什么对记者说那句不够意思的话。佩服老弟弟一开始就为故事埋下众多伏笔。小说读到此,也感觉老弟弟不会把十八层地狱全写了,但读者也全然知道什么是十八层地狱了,真可谓弱水三千取一瓢呢?
    此章自然流畅,情节天衣无缝,没有挑出毛病呢
    欣赏大赞,问老弟弟好

    作者回复:2018/11/5 13:46:05

    应该不会写齐,不过,会超过一半吧,哈哈,其实,我也明白,口味是重了一些吧。
  •   徐庆星 124.160.154.32     2018/11/4 15:21:42     1 楼
  • 送了5朵鲜花
    欣赏了【18门(4)】之佳篇,问好红尘。

评论请先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