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州苕溪村:沈家大院


2010-02-10 10:13:50  李浔  所属诗集  阅读7169 】

470个   

湖州苕溪村:沈家大院

李浔



立春: 堂屋
立秋: 书房
立夏: 天井
清明: 祠堂
夏至: 正房
春分: 西厢房
端午: 门环


立春: 沈家大院堂屋

高过膝盖的门槛高过往事
高过沈老太爷百岁的寿辰
松鹤中堂的条幅描绘着
四世同堂越来越有色彩的恒心
尽管有点褪色 但仍入木三分
太师椅上稳坐着当家老爷
水烟壶均匀地召唤着新春的到来
八仙桌四平八稳坐在堂屋
虎头桌脚钉在青砖上
让一家人牢牢地栓在沈老太爷的周围

立春 一坛乌程花雕黄酒
浇灌了卧了一冬的喧笑
脸红了 念想亮了
心思像那只水鸟飞过了鱼塘和水田
现在已到了用锄头书写的季节了
当家老爷的袖口已经挽起
准备用双手接着一个不薄的年份

姨太太们翻着黄历
背诵着一个又一个黄道节日
手上的翡翠镯子比春天颜色更深
贡案上的佛像 吉祥的香烟在绕梁
老太太跪在案前 手中的念珠
在祈祷中打磨日见精致的日子

立春 燕子开始回来
堂屋前的横梁上 二十四孝的木雕
在燕子的唠叨声中熟记在胸
家 就是有燕子作窝的堂屋
家 也是八仙桌等待你入坐的那个空位



立秋: 沈家大院书房

碧螺春在杯中怀旧早春
梅兰竹菊的画屏
挡住了远处小货担的拔鼓声
静 在宣纸上弥漫
种桃的典故像青苔一样
滑倒了有墨香的文人

线装的四书五经
纸薄得比三姨太的嗓子还脆
被书虫咬过的二王字帖
忧郁着奢侈的才情
那只端砚磨炼出越来越深的日子
在低调的水墨面前 笔已秃了
但一个儒字仍散发紫檀的气息

已经入秋了 笔洗的倒影里
踌躇的青丝却和芦苇一样花白了
花梨木镇纸压实了曾国藩的家书
像那只守家的蜘蛛
编织着家谱中最有韵味的乡情
在书房 抬头可看见远方的脚印
进京赶考或者四处云游
货郎担子 绸缎铺
它们像家谱中的字迹
密密拥挤着从前起伏的日子

杯中的茶淡了 砚中的墨却浓了
那枝写下座右铭的笔日渐见秃
头上的青丝却悄悄白了
看了一辈子的书 用不着页码了
书 像你的外套想换就换
而那些字却像你脸上苍老的黑斑
永远翻不过这一页了



立夏: 沈家大院天井

立夏 天井里的老水缸
浮萍绿得像春天最后的句号
雨下得没有性别了
只剩下屋檐上滴下的水珠
还残留着梅雨时节的忧郁

无论你是怎样的心胸
在天井里看到的天是方的
你还可看见大雁把人写在天上
墙角的天竺竹也不甘寂寞
描红了天井里阴暗的角落
现在还没有蟋蟀 只有
壁虎在墙壁上
攀沿着不分朝代的守望

那只小巧的水井像二姨太一样
岁月磨光了它的脾气
青石砌起的井沿和顺光滑
井中的天是圆的
所有的倒影不分年龄不分季节
只有井边的青苔 告诉你
每一个角落都在固执的怀念春天

立夏 天晴的时候
阳光照进天井
一半让你看见了 另一半正在耐心等待
天井是老宅这幅画上的留白
一方天 一圈井
能见天地才是老宅的规矩


清明: 沈家大院祠堂


雨细细的 像祈祷的细语
让生和死在清明又一次对话
清明是一个耳清目明的节日
村东小树林里的坟草
绿得忧郁 心慌 甚至有着来历
他们是熟悉风俗的高手
清明已被揉成一只糯米团子
带着它挥汗耕田 带着它
怀旧的时候可以充饥

等待播种的谷子浸泡在盐水缸里
在清明 往事却浸泡在泪水里
供奉的青团子和黄酒
在竹篮里散发出从前的气息
清明 风中的坟草比秧苗更绿
染绿了一村朴素的祷告

清明 终于抹绿了
田歌中没有色彩的扉页
我们手中的香巳径点燃
面对着深刻在石碑上的名字
我们把自已像香一样插在坟前的泥里
一枝好闻的檀香 在慢慢燃烧
直致熬尽我们一生对泥土的许诺
2009-4-5


夏至:沈家大院正房

黄梅时节的戏文是
药罐前的咳嗽
让灯影下的身子越动越斜
躺在藤编的靠榻上 回忆却无依无靠
经文已被诵成腰带
牢牢栓住了闪腰的想象

用一粒仁丹醒脑
樟木箱里的手帕
细腻的绣花 只是四十年前的艳遇
虚弱的床上 床单上的皱褶越来越深
三更天了 偏头痛像夜色弥漫在耳边
春凳上的猫依然醒着
房梁上的蜘蛛警惕听着窗外的雨声
黄梅时节 苏东坡在湖州命名的花脚蚊子
终于刺痛了一个季节

沈家大院粗大的横梁
挑起了比梅雨更多的汗珠
四十年 从货郎担的鼓声
到绸缎行 八百亩水稻 二百亩桑林
这是当家老爷书写的一幅中堂

黄梅雨越下越远
而咳嗽却越来越近
床板上深刻的喜鹊正在沉思
等待着明年的春来得稍快一点


春分: 沈家大院西厢房


床板上的兰花开了十六年了
镜中的花也露出了一点春色
你的脚很小 只踩西厢房的地板
言情笔记小说只翻了一章
兰花手指就早熟了
绣花 嗑瓜子 看窗外的画眉鸟
心也像蒲公英一样
让人想起很轻又会飞的初恋

这是一个动了胎气的季节
春雨下得没有了章法
丝棉被子焐热的梦又被窗外的晨露打湿
梳妆台前 镜中的柳眉
口红已有了责任
但桃木梳子始终理不清纠缠的秀丝

薄情的后墙 很高
只剩下孤独的门环
你始终没有抛头露面
像一只钉子 钉在
大院里里最深的角落
杂乱无章的绣花针只绣了一只鸳鸯
但它不会戏水
没有立场的十六年
花 只在西厢房里开了一朵



端午: 沈家大院门环


插在门环上的蒲草
它的颜色 使村里的河水流向低处
端午 来自几首古诗
来自适合阴天吟诵的句子
那水退尽了春天之后
河边石阶上显露的
是糯米清香的楚国粽子

那年的蒲草 犹如屈原的想象
青青地染绿了楚国的五月
有一些酒已经失声 更多的歌
生动地漫过了有血的肉体
让这天的雄黄酒浸透民间小调
最好是丝竹音乐
醉眼中遥看那伤心的点点人影
怎样才能度过端午

端午 河水在流向低处
月亮正落在千里之外的那片江湖
水中的倒影 有时是花 更多的是传统
但它们的流程里全是泪水浸泡的梦境
古代的蒲草 古代的诗句
扎根在端午的感叹里
用丝线装订的《九歌》至今仍然像一只
孤独的大雁

五月的梅子熟得自在
熟得端午那么黄 那么眩目
甚至叫人忘记了
这是一个应该治病的节日





二十四节气:湖州苕溪村(组诗)


(诗词在线提示:诗词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有转载请征得作者同意,并注明出自诗词在线)


新华字典查询提示 提示:不明白的汉字去 新华字典搜索下。  


  •   鉴赏、评论:
  •   匿名网友 123.155.72.205     2011/6/15 19:12:18     12 楼
  • 送了3朵鲜花
  •   匿名网友 27.224.130.154     2011/4/5 17:52:50     11 楼
  • 送了5朵鲜花
  •   匿名网友 220.173.139.247     2010/11/28 21:17:29     10 楼
  • 送了1朵鲜花
  •   匿名网友 60.190.170.142     2010/11/22 9:00:34     9 楼
  • 送了5朵鲜花
  •   匿名网友 60.190.170.142     2010/9/15 16:23:59     8 楼
  • 送了5朵鲜花
  •   匿名网友 123.155.34.223     2010/8/26 19:29:32     7 楼
  • 送了5朵鲜花
  •   匿名网友 123.155.65.120     2010/7/17 8:26:39     6 楼
  • 送了5朵鲜花
  •   柳轻扬 221.214.164.234     2010/7/3 7:38:26     5 楼

  • 好,精彩的古宅,精彩的描写。
  •   柳轻扬  221.214.164.234     2010/7/3 7:37:47     4 楼
  • 送了5朵鲜花
  •   匿名网友 123.155.51.110     2010/6/5 0:18:30     3 楼
  • 送了3朵鲜花
  •   zhuzhu  122.233.176.46     2010/2/28 20:17:26     2 楼
  • 送了5朵鲜花
  •   匿名网友 218.108.22.163     2010/2/10 13:34:43     1 楼
  • 送了5朵鲜花

评论请先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