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语言学研究》序言


红色语言学研究的必要性及其诗词创作的目的
文/何恒幸

我大胆提出“红色语言学”概念,并认为进行红色语言学研究很有必要,主要基于以下考虑:
(1)中华文化里的红色象征吉祥、乐观、喜庆、开放、热情、激情、斗志、革命等积极向上和正能量。
(2)红色语言,伴随马克思主义的诞生而出现,深深影响着世界各地。
(3)作为红色语言的红字,自1871年的《国际歌》起便不断出现在代表工农的革命歌曲、组织名称等中。
(4)中国作为世界上最成功的社会主义国家,自从1927年11月13日黄麻起义后书法家吴兰陔先生所写的一副含“红军”二字的对联:“痛恨绿林兵,假称青天白日,黑暗沉沉埋赤子;光复黄安县,试看碧云紫气,苍生济济拥红军”起,便一直在使用和发展红色语言。新中国成立70年来,更是涌现了与红色语用相关的大批爱党爱国文学、诗歌、电影、节目、歌曲、活动等。
(5)习主席强调要“大力弘扬红色文化”。
(6)红色文化内容丰厚,红色语言是其中一个方面。
(7)迄今为止,我国含“红色”二字的国家社科立项共73项,多数是马列·科社或党史·党建项目,而语言学0项。尽管如此,马列·科社或党史·党建项目研究成果中常包含对红色语言的一些总结和归纳,但缺乏系统的语言学分析。建立和推进我国的红色语言学研究显得很有必要。
(8)提出“红色语言学”概念,触发马列·科社或党史·党建与语言学的交叉研究,可助推中国梦的早日实现。

而撰写《红色语言学研究》诗词,则旨在热身,考察社会需求,试图取得“醉翁之意不在酒”的效果,为今后的研究打下一点基础。

(2020.4.3)

《红色语言学研究》诗词列表


红色语言学 (795) 中国红 (334)

何恒幸诗集

何恒幸的诗集《语言文字诗之一:汉语趣解》(44)   何恒幸的诗集《语言文字诗之二:英语趣解》(11)  
何恒幸的诗集《语言文字诗之三:人生哲理》(40)   何恒幸的诗集《语言文字诗之四:如果》(4)  
中国赞(18)   何恒幸的诗集《语言文字诗之五:串联文》(0)  
如像诗(2)   学术研究诗(60)  
心口诗(1)   字中诗(2)  
词中诗(14)   字母诗[Alphabetic poetry](27)  
接韵诗(1)   汉语同音绕口令(75)  
《红色语言学研究》(2)   隐喻诗(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