轻舟已过万重山(中篇小说)(第七章)


2018-03-20 14:24:40  古不为  所属诗集  阅读178 】

00个   

39
大约9:30的时候,江山终于坐在了6号病房12床的被窝里,护士给扎上了针。
病房里只有江山一人。
很安静。
这是冬天,窗外不远处,是赤裸裸的白杨树的枝条。
抬眼看看吊瓶,一滴一滴地滴着,透明的液体缓缓流进血管。不知道,这些神水,能不能驱赶走可恶的高血压?
肝部开始隐隐作痛。这个是心理反应吗?怎么这么灵验,此前许久都不痛了?
难道真有问题了吗?
江山闭上眼睛想着。
也想到了死。怎么个死法更好?
或许真没问题,自己神经质?

世间事只当一玩而已。如果真有事儿,说明命该如此,忧有何益?顺其自然吧!
想自己愧对妻儿父母,一事无成,还外债缠身,此时死了怎办?如果真正如此,到时候给阿弟安排,老家自己那一半房产,如今也值七八万,把欠连襟的2.6万元本金加上10年利息给还了,其余留给妻儿。这是最坏的打算。
往好处想呢?
最好真的没事,血压也会最终降下去,一切一如既往。
即便有事,网上不是有文章说,癌症都可以治疗,甚至旅游一圈回来癌症就好了。江山可以一个个试验中药的方子,老天若不绝江山,就应该还有希望。
算卦的卦辞里不是说,江山晚运通达嘛?
血压还是没有下来。
早上量的是,高140,低100。
这可是挂吊瓶、吃药以后的结果。
医生说,刚挂一天,急什么?
是啊,急什么?病去如抽丝!

40
1月20日。
太阳又一次升起来的时候,江山从睡梦中醒来,发现自己还活在人间。
头依然晕,脚下无根。
第一件事依然是量血压,高压135,低压95,是输水服药四天以后的结果。比起住院前,略有好转。
昨天中午,输完水,阿美电话,让去岳父家吃饭。
一见面,内弟阿良说,你听我的,转到中心医院去,这小医院水平根本不行。
江山知道,这一声问候,就是关心和牵挂。
江山晕晕乎乎坐在6号病房12床天蓝色的被窝里,通过手背上的针头,往全身的血管里,已经输进了五天清亮透明的药水。

血压爬得高高的,就是不愿意下来。
晕是爬到高处的血压馈赠与江山的礼物。
阿美已经放寒假了,却没有来医院看江山一次,她只当江山健康人一样。
人到了五十岁,没有爱情并非活不下去。但是,阿美的漠不关心,让江山感到了这世间的凄凉。她每天看着江山自己量血压,竟然从来都不问一句,降下来没有?
坐在病床上,江山独自一人守着无边的凄凉。
多么失败的一生!
或许是自己太敏感了?想得太多了?
68岁胖胖的王叔,也因高血压在这家医院输水。他输完水,在同样胖胖的王姨陪同下,过来看江山。
王叔,你坐。王姨,你也坐。
不坐不坐,坐了一上午了。阿山,你怎么了?
血压高。不是有医疗卡吗?就在医院输点水。

年轻轻的,又那么瘦,怎么也会得高血压?哎,媳妇呢?
我没让她来,学校忙。
第二天骑车刚到医院大门口,碰上在医院上班的外甥媳妇阿兰。
阿兰问了一些情况以后,说,俺姨咋没有陪你一块儿来?
江山说,您姨还没放假,忙着哩,我没让她来。
坐在病床上,江山独自一人依旧守着无边的凄凉。
白大褂蓝口罩的女护士又为江山换上第三瓶250ML的奥扎格雷。
看到药葫芦里露水一样透明的药液,伴着一分一秒的时光,一滴一滴落下来,江山又闭目沉入思考。
只一个不怨人就能成佛。想人好处,就是存阳气,心里温暖,就能养心;寻人毛病,就是存阴气,心理阴暗,就会伤身。坏人坏事也有好处,正面找不到,反面去找。好事不喜,坏事不忧。······
想想阿美的好。
阿美的好,要比不好多得多。

从23岁到50岁,阿美已经陪伴自己27年的漫漫岁月。自从结婚,江山没有洗过一次衣服。27年来,阿美每天洗衣做饭从无怨言。从2001年,江山下了岗以后的这13年,不但没挣钱养家,反而炒股赔了三套房产的钱,其中,三分之二以上是借贷的。有太多交易界的名人,遇到江山这种情况,老婆都受不了跑了。江山的阿美默默地承受了这一切,众叛亲离、债务、贫穷、白眼、冷落,都和江山一起走过来了。
自从江山下岗的那一天开始,阿美就把自己的工资卡交到江山手里保管,让江山每每想起这些,就会在心里激励自己一次次下定要成功的决心。
江山几乎失去了一切,友情、近乎丧失殆尽的亲情,唯有一个默默无闻的阿美陪着自己走到今天。
想到这些阿美的许多好,江山又有何颜面责怪阿美呢?只有长江一样滔滔不尽的愧疚,奔涌在心头!
阿美没有来医院陪江山,就没有牵挂了吗?那内弟又是怎样知道江山的病情的呢?

还有。
白发苍苍的老母亲,听到江山血压高了,就蹒跚着脚步送来500块钱,望着自己无能的傻儿子,说,济不了大事,济点小事吧!
想起老母亲,江山的眼泪,就止不住往外决堤一样地流。
母爱,江山永远抛不下的牵挂!
还有。
未出嫁的阿女,刚上大学的儿子阿宽······
还有。
听说江山要办病退,经济稍好一点的大姐、三妹、小妹,都伸出了援助的手。
这不也是牵挂吗?
还有。
61岁的连襟华哥,2004年借给江山2.6万元炒股,至今整整十年了,从来没有提起过此事,还经常打电话让江山去吃饭。

这份情,有多沉?这份牵挂,又有多长?
江山的老朋友锦绣年华送来了来自武汉三镇的关心:
操心太狠了,放松心情,多锻炼,少吃荤,油食物,多吃植物蛋白,多纤维食物。应该会好的!祝君早康复!
老朋友百分一先生语重心长:
朋友,有这样的太太是福。但也许你的个性太强,极少接受别人的观点,今天的困境自己去悟好了。祝早日康复!
两年以前,曾经把操盘手选拔网好心地介绍给江山的神秘朋友德德,也送来了极为珍贵的问候:
祝早日康复!
这世间,真的还有江山许多许多的牵挂!

41
1月21日。
睁开眼,江山坐起来穿衣,晕还在,却淡了许多。
呼哧呼哧地收紧血压带,然后让白色的水银柱缓缓落下来。砰!砰!砰!第一声响,130多一点点,这是高压。最后一声响,90多一点点,这是低压。
这是好现象!说明服药、挂吊瓶五天以后,疾病正在收拾行囊,将要与江山告辞了。
心里一个笑,终于要挥手欢送得罪不起的高血压大爷了!
昨天去医院,先到了阿景医生的办公室。
阿景,吃药输水已经四天了,血压基本没降多少,头晕还是照旧。不然,就办出院吧,转中心医院去看看。
都吃的啥药,输的啥水?
输的水,有血栓通、天麻素、奥扎格雷三种;吃的药,有倍他乐克、银杏叶滴丸、缬沙坦、辛伐他丁四种。
可以!你不要急!血压不能降那么快,快了不好,你受不了。你看缬沙坦的说明书了没有?至少半个月以上,才能降下来。输水不降血压,输水是治梗塞的;吃药才是降血压的。你要真想转院,我不拦你;你要听我的,就继续输完一个疗程。
一个疗程多少天?
10天。

好!我听你哩!
金医生技术还是可以的,他又不是江湖医生。你不相信医生,还不相信我吗?咱姊妹们!
北窗外,碧蓝的天幕,金色的阳光下,一代灰白色的杨树林,光赤赤的枝条,直刺苍穹。
两根白色的水泥线杆,不知疲惫地一直托举着几根黑色的高压线,让岁月流经过去,直通未来。
脸庞瘦削的金医生终于露面了。
金医生,你好!
你也不去找我量血压了,自己量的怎么样啊?
有一些好转。
那就好。
昨天上午输完水回到家,下午晕的厉害,身体左右两边极不协调,我还以为要偏瘫了!
不要急!降压的药物,大部分都需要一个月时间才见效。我给你用了两联降压药,就是倍他乐克和缬沙坦。你目前还不需要用三联。银杏叶滴丸和辛伐他丁是降低血浓度和溶血脂的。抗凝血的阿司匹林,你不能用(有便血现象)就没给你用。如果用药一个月以后,停三两天,血压不会升高。
停久了呢?

停久了一反弹,就像你现在,就要重新治疗。
看来,我这场病是停药停出来的。
那肯定!
西药有副作用,能不能用中药?
还没有研究出来。我来问你还继续输水不?
继续。一个疗程多长时间?
10天到14天。
9天行不?
到时候看吧!

42
1月24日。
今天办理了出院手续。
住院8天(实际治疗9天,最后一天出院不算),共支出2652.43元,起付标准100元,个人自付127.27元,自费费用17.10元,用已缴费4年的居民医疗保险卡可报70%,最后实际支出846.38元。
加上其它如输液加热器、复印费、感情投资等,总支出可控制在1000元以下。
办理出院时,金医生问是否开药?
江山说,不开了。
如果再开药,还得几百文,就免了。

入院时,血压高140低100。
入院第二天,高压160,低压110(吃药输液情况下),已经达到高血压3级高危组的水平。这个情况,就已经符合病退条件。
出院时,高压130低压90(吃药输液情况下),护士长说,属于正常区间最高值。
昨天,小年,小妹带着妞妞和阿女,说是去漯河三妹家玩几天,顺便参观三妹家新房。妹夫阿敏开车去送。三妹做东,几个千金假期里轻松相会,必然热闹快乐。百里之外,沙河的浪花闪烁,那应该是祝福他们的殷殷欢笑!
江山和阿美,明日启程去看望大姐,和寒假归来的儿子阿宽。
希望大姐身体健朗依然,全家幸福依然!希望儿子阿宽青春更勃发,学业传捷报!

43
1月27日。
血压在安全线上刚停留了三四天,今天一早,就又窜了上去。135-95,警戒线以上。
江山边看行情,边学习有关治疗高血压脑梗塞的文章。
整理补充一下自己的有关博文。
把内弟阿良给弄的一个治脑梗赛的方子,让阿女从手机里誊一遍出来。留个底儿,再抄一份,趁中午散步,给家属院王叔送过去。
这一天就过去了,好像什么也没做。

血压只要升上来,头就晕得厉害,像孙悟空被师父念了紧箍咒一样。
搞不清为什么,住了八九天医院,竟然没治住这个该死的高血压。
脑CT只是腔隙性脑梗塞,怎么这么晕呢?
脑梗与高血压肯定有关系。一直吃着药,怎么降不下来,反而又升上去了呢?
昨晚看《非你莫属》到11点,睡得太晚了?可是7:30才起床,八个半小时的睡眠,不少啊!
另外还同时采取了甩手疗法、海带泡茶、醋泡花生、醋泡姜、醋泡黑豆、走路、肌肉松紧疗法,今天又加了一个25味中药疗法,怎么还会不降反升呢?
老天爷不想让江山继续建功立业了吗?那江山的梦想岂不是要荒芜了吗?
果真如此,出师未捷身先死,谁人为你泪沾襟啊?
将要收盘的时候,有人叩门。
谁呀?
我呀!
你谁呀?

您妹呀!
开门,小妹带一瓶小磨香油和十来斤大米来串门。
说一些阿女的婚姻,彼此家事,又劝江山找个事儿做之类。江山心里记挂着行情和博文,不由得急躁起来,头一阵发晕,说话就激动起来,肯定让小妹感到了难堪。
其实,干脆说出自己要看行情不就完了,又不好意思说出口。
这一点也说明了,交易确实是一个孤独的事业。
正好阿美打来电话,让江山去学校,给值班未到的阿霞签个到,小妹又陪着一起去,回来走到路口才告辞了。
别扭!也怨自己这个当大哥的,没有直接说明事由!江山在心里埋怨着自己的过错。

(未完待续)

轻舟已过万重山(中篇小说)(第七章)






(诗词在线提示:诗词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有转载请征得作者同意,并注明出自诗词在线)


新华字典查询提示 提示:不明白的汉字去 新华字典搜索下。  


  •   鉴赏、评论:
  •   古不为 123.13.53.142     2018/4/15 19:11:49     2 楼

  • 感谢红尘君那么认真地赏评和留言!敬上香茶和真挚地问候!!
  •   红尘客 183.171.76.189     2018/4/15 12:14:21     1 楼

  • 操心太很(是“太狠”了?)了,放松心情

    多处自嘲不失幽默,倒是減轻了一些沉重感觉,古兄的生活不容易啊……
    人到中年以后,仍在浮沉当中,那股挫败感还真伤人呢。
    慢慢欣赏了,问好古兄。

评论请先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