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遇抑或遗忘


2019-10-05 22:14:36  红叶风清  所属诗集  阅读257 】

00个   

大脑把我们带到不同的境界
一个词,被植入不同的空间
在色彩斑斓的保护色里
我们的心鼓动不同的节律

相遇时从陌生到陌生
遗忘时从空白到空白
世事在不同的句式和语气中意象纷呈
握住文字的手
我们相逢的春天一路梨花

有时,从一些句子的铁桥上归来
衣角带着怒涛飞溅的水花
在不经意间把一列相知的浪
揣在记忆的口袋里

同样行走的人,总有不同的步伐
同样凝视的眼睛,总有不同的眼神
有的人相遇就藏在心底
有的人一辈子相处也只是过客
我不能读懂你的巍峨
你未必能明白我的广阔

木瓦房的春天(组诗)
红叶风清

折射在江水的日子
波光粼粼奔向丛林
我披着野性的霞衣
在灵魂的秋千上荡漾
一条陌生的路
蜿蜒至幽深的梦境

翠绿的祭台经幡猎猎
灵符卷动诡异的乌云
匍匐、跪拜。虚妄的烛光舔舐黑暗
魔幻的表情异化成夸张的面具
紫红色的眼珠烟雾袅袅

那是一只迷失的狐
欲火腾腾的利剑在毛发上挥动
闪亮的呓语植入到一只
棕黄的獐的体内
荒凉村落矗立的瓦檐
蝙蝠带着幽暗的时光降临
人在灯光的映衬下似是而非
阴暗角落传来的凉意
将欲望摁进枯朽
空洞的楼宇像通风的坟
内外长满可疑的杂草
拨开黎明浓浓的雾霾
一支旱烟顶着苦难

善意的手探向黑暗的宫腔
死亡的气息弥漫低矮的山头
大山像全身青紫的婴儿
需要一床温暖的棉被
欣然发芽的种子
渴望丝丝温暖的阳光
风吹过石旮旯的苞谷林
记忆藏在泪水盈盈的眼窝

灵芝在奄奄一息的药罐里沸腾
人性的气味布满长空
有人商议埋人的事
用微笑谋杀槐花
请最好的吹师
举办最热闹的道场

朴素的手打着手势
揉碎的心深藏疲倦的忧伤
利箭穿过
阴暗的屋子、古老的方桌
以及漏风的墙

魔鬼压向瘫软的灵魂
落荒而逃的风追逐落荒而逃的花瓣
落荒而逃的水撕咬落荒而逃的怒涛

埋在地下的不再复活
而我时常梦到他们在风雨中醒来
梦到他们顺流而下,我逆流而行
梦到他们拿着时光的竹简
梦到他们手捧醇香的瓦罐
梦到他们大汗淋淋
背着经书从地里回来

高楼拔地而起
公路像巨蟒扑向村落
文明摧枯拉朽

走在木瓦房的春天
野花释放清新的气息
我知道,在时光的霞影里
狐身,已被大地峭立的仁慈收留

泥土炸开口子

泥土炸开口子
一串串佛珠长了出来

虚假的笑容在伪善的脸上
讨好积雪的冬天
爱恨情仇涌动在高深莫测的眉毛
意外的雪花摘掉梦幻的野菊
从世俗缓慢拱出的烟头
像极了落山的太阳

腐烂的气息从事物内部传出
新生的力
撕裂麻木的封条
把罪恶的时光一分为二
遥远得缥缈的大海
一艘载满阳光的舰
在指尖破浪而出

匍匐

许多草,生来就是草
许多树,生来就是树
许多鸟,生来就是鸟

你看那些老是呼喊风的石头
那些老是教训石头的风
你看,那些逃不出冬天的行程
那些侥幸逃出冰寒的手掌
你看那些,树上不绿不红的叶子
那些,不生长不叫喊不发芽也不开花的种子

许多草匍匐在冬天的下方
许多藤条干枯昔日的幻想
许多树望着沉默的树
鸟,安于面对更多的鸟

寒流

未飞出苦难的鸟一翅穿过日子
在命运的密林左顾右盼
雨水带着冰凉的意趣
在洁白的羽毛上划出伤痕
与死神较量的记忆
斑驳在杂乱的林野

我面对那么多漂浮的誓言
把信以为真的苦恼扔在山旮旯
幽暗的诡异高高在上语气横扫四方

一些奇奇怪怪的手掌
在云层下方
企图更改彩虹的颜色

飞出苦难的鸟一翅飞过日子
在灰暗的天空下去意已决
雨水带着悲凉的气息
在洁白的羽毛上划下图腾
与卑微抗争的理想
潜入悠远的云层

阳光

阳光总是适时腾出一些阴影
让我看见光
看见光中凸显的事物
让我对那些不明不暗的地方
保持好奇心

一个人从暗处进入到刺眼的阳光里了
他并没有察觉到身体的异样
但我看见他变了,变得更像人
原先在暗处
仅像一只甲虫







(诗词在线提示:诗词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有转载请征得作者同意,并注明出自诗词在线)


新华字典查询提示 提示:不明白的汉字去 新华字典搜索下。  


  •   鉴赏、评论:

评论请先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