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苔》的艺术魅力


2018-09-02 20:16:55  凌培圣  所属诗集  阅读298 】

50个   

情怀意境是诗词的灵魂;诗词真正的好坏高低,最终都要归结于意境。
有情怀,有韵味,有意境,诗词方为入品。诗词入品,最为要紧。音韵文彩都为意境服务,不成意境,音韵文彩再好都归于零。
入品诗词,比较高妙,要透过意境去呈现音韵文彩。

五绝.苔.平水韵
白日不到处,青春恰自来。
苔花如米小,也学牡丹开。

《苔》,这首清代著名诗人袁枚的五绝诗作,以自然比兴人性,视觉独到,小处、暗处、隐处着眼,微中见著,化暗为明,化隐为显,开悟人生,温暖人心,唤醒人性,激励灵魂,点亮未来。
《苔》,有情怀,有韵味,有意境,简约入理,通俗通灵。把它念给不识字的农村老婆婆听,都能听懂其意,都会说好赞美。
《苔》的艺术魅力,不仅在于“有情怀,有韵味,有意境”;还在于诗中存在启示音韵格律新范式之处;也存在三处耐人寻味的炼字二难选择之处。
也就是说,《苔》不但有助于诗者探讨音韵格律的创新突破;发扬吹毛求疵的钻研精神,还有助于启示诗者去感悟斟酌炼字的精微奇妙。

首先来看看,《苔》如何启示音韵格律范式?

《苔》,首句五连仄,通常来说,是出律于五绝。所以,有些学者,简单地把它归为所谓的五古而非五绝。笔者却认为,它是标准五绝,为什么?
根本原因在于——用平水韵的真正中古汉语语音来念读,句子本身富有节奏律动,音韵和谐。
为什么五连仄还存在节奏律动、音韵和谐的现象?根本原因在于——这个五连仄是“入入入仄仄”。
如果用现在没有入音的普通话去念读“白日不到处”,就是纯粹的“平仄仄仄仄”;那就一定没有节奏律动,必定拗口不顺,必定出律。
然而,古入音的特点是急速加转折。舒音的"上、去"仄声只有转折没有急促;舒音的轻声只有急促没有转折。所以,入音比舒音的仄声更仄,不能把入音简单地归类为仄声;而应该明确分为“入、仄、平”三个层次;粗分,“入、仄”归“仄”;细分,“仄”,就仅指舒音的上声、去声和轻声,“入”比“仄”更“仄”,“仄”比“入”更平,“平”比“仄”又更平。
在这个特定的场合,“入入入仄仄”自身等效于“仄仄仄平平”,对下一句来说,却是首句不入韵仄声收尾。所以,笔者认为,《苔》不但在音韵本质上,而且在音韵格律的形式上,都是标准的五绝。
笔者认为,应该把《苔》列入新的五绝范式。今人应该把古人的上品诗词中,像《苔》一样有益的音韵把握经验,总结归纳起来,不断合理补充、完善、拓展平水韵格律的“平、仄、入”音韵规范。这有利于新时代的诗词繁荣。

再来看看,《苔》的三处耐人寻味的炼字二难选择之处?

所谓二难选择,就是只有侧重之分;或只有“五十步”和“一百步”之分;没有黑白分明的对错之分。下面讨论的问题,无论笔者语气多么坚定,都不出二难选择的范畴。

1、首句的“到”是“刚性”动词;理解为“白日射不到或照不到之处”,都有不自洽感;因为,虽然白日直射或直照不到,散射、漫射、折射的日光,却无疑是能照到或射到的。
如果把入音“到”换为平音“经”,存在全诗形式上合律通常五绝的可能;并且,“经”更有弹性,拟人理解为“经意、经营”,意象描摹就比“到”更贴切自洽;但是,“经”也可理解为“经过”;理解为“经过”的时候,“经”和“到”一样是刚性的,同样有不自洽感。所以,“经”和“到”只有“五十步”和“一百步”之分。笔者猜度,袁枚选择“倒”,应该是倾向于“到”的入音富有节奏律动感,本质上合律五绝,具有独到韵味,有意创造五绝格律的新范式;而没有倾向“经”的形式上可能合律通常五绝,而丢失节奏律动。

2、第二句的“恰”字,有不自洽感;无论诗者来与不来,“苔花”原本就在那里;是诗者“恰自来”,而不是苔藓的青春恰自来;两者不可顶替。
“恰”换成“犹”从意义上更自洽;况且,“犹”是平音,也可以对首句的“不”进行平仄对句自救。
但是“恰”依然有恰的韵味,“恰”是入音,没有“恰”,会失去了入音的节奏律动。袁枚依然选择“恰”,说明袁枚对入音的节奏律动非常偏爱。
另外,
有网友指出,可以理解为“从幽暗处,苔花恰巧进入诗者眼中”;虽然牵强附会,也算一种说道吧;苔花很小,诗者不刻意审视,基本上没有可能恰巧进入诗者眼中。
还有网友指出,“白日到不了的地方,才恰恰有苔的青春”。算一种说道,也有牵强附会的不自洽。


3、像中文这样历史悠久的语言文字,很有意思,除了字里行间的本意,往往还会有言外之意。第四句的“也学”,就含有“鄙视、瞧不起、东施效颦”等言外之意。当然,袁枚作为封建文士,如果没有等级观念,反而不正常。所以,笔者猜度,袁枚应该是注意不到这一点的。
但是,现代文人应该意识到这点,以免落入“好为人师,自以为是,自以为高人一等”的酸腐泥潭。
把“也学”换成“也似”,似乎可以规避“也学”言外之意;当然,又少了一个入音的节奏律动。

总而言之,“到”、“恰”、“学”换成“经”、“犹”、“似”,意韵上,会不会更自洽、更合理、更干净、更少雕琢之痕?是值得深思、斟酌、推敲的。尽管音韵上为此而接连失去了三个入音的节奏律动,“语不惊人死不休”的效果也荡然无存。有一点,却是可以肯定的,那就是,“到、恰、学”换成“经、犹、似”后,意境上有所微变,本质是肯定没变;全诗形式和本质上,不但合律平水韵,也合律中华新韵;也就是说,不懂用平水韵中古汉语语音读念的读者,用普通话去读念下面的《苔》,也是有节奏律动,音韵和谐的。

五绝.苔
白日不经处,青春犹自来。
苔花如米小,也似牡丹开。

笔者可以用平水韵中古汉语语音读念汉字,不考虑“也学”的言外之意的话,笔者偏爱“到、犹、学”的通俗通灵及入音的节奏律动,不喜欢“经、恰、似”文绉绉的酸涩,所以,笔者偏爱下面的《苔》:

五绝.苔.平水韵
白日不到处,青春犹自来。
苔花如米小,也学牡丹开。

笔者认为,袁枚的极品五绝《苔》中,富含让诗者登堂入室的宝藏,给了读者广阔的再创作之想象创造空间,令人回味无穷。

下图是笔者用手机实拍的溪涧阴凉处之拟似“苔花”。
也有网友指出,苔藓本无所谓的“苔花”,那拟似的“苔花”,乃是与苔藓植物体同绿的假叶、孢子蒴或夹杂在苔藓中的一些种子植物小花(可与苔藓不同色),不是苔藓的花。这是很好的科普,对诗者、读者、品者大有裨益。但,这些科普知识不影响“苔”诗之美,也不会因此贬低诗者的品味,更不能因此指责一个非植物科学家观察力不足,也不足以减损读者对“苔”诗的审美情趣,因为,诗者只是借景生情以自然比兴人性,诗者不是科学家,无需处处唯实。

《苔》的艺术魅力






(诗词在线提示:诗词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有转载请征得作者同意,并注明出自诗词在线)


新华字典查询提示 提示:不明白的汉字去 新华字典搜索下。  


  •   鉴赏、评论:
  •   徐庆星 115.216.123.174     2018/9/3 6:30:11     1 楼
  • 送了5朵鲜花
    欣赏了佳作,问好凌培圣。

评论请先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