楠溪江纪行


2018-06-16 06:24:38  王亚夫  所属诗集  阅读517 】

00个   

楠溪纪行


白石山记

从楠溪江旅行回来,我的心总被二块的石头压的透不过气来了,很是有着不吐不快的胁迫。玉甑峰与石桅岩,好大的二块石头,真的,用石头的概念是无法用语言描述它表象的,用硕大或者雄伟,都是渎?了,一切的语言都显得那么无力与苍白的。明明是一座山,却又只是一块完整完整的石头,可这又不是你记忆中的石头了。
中雁荡山又名白石山,因为一座的山只是一块灰白色的石灰岩,大概是因为这样的缘故,所以名其为白石山,就连山下的小镇,也因此石的缘故而叫做了白石镇。车行在山脚下,玉甑峰就象梦魇一样屹立在你的眼前,与其说是眼前,倒不如说是心上了,倒也干脆的直接了当,玉甑峰拔地而起,宏壮伟峻而又触目惊心是怎么绕也绕不过去的。 玉甑峰的石脚根前有一小池,峰顶的瀑布自百米高直泻而下,水不甚大,倒也别致,大瀑布有大的气势,小却有小的神韵。点点滴滴,飘飘洒洒的有如玉屑,明明是瀑,却名其名为屑玉泉,这就有些荒谬的了,从地底喷涌上来的叫泉,从峰顶飘落而下的应该叫瀑。如果把此景点改名为屑玉瀑,岂不是更贴切而又名附其实,更为传神呢?
玉甑峰的绝顶又另名拔萃峰,可能是美曰其名为出类拔萃的意思,倒也见白石人对玉甑峰的偏爱了。一峰双名,虽有淆混不清之嫌,拔萃峰的确也是出类拔萃。据清代乐清人施元浮的“《白石山志》中记载,拔萃峰,既玉甑峰绝顶,阔数余亩,中界小溪,溪西有峰特高,古云拔萃,------穷目周揽,千里可瞩。”不知道施前辈是如何爬上拔萃峰的,我真为他担忧着,反正我是从一条人工隧道直接通过了,方便虽然是方便多了,但我总觉得大煞风景而梗梗于怀的。不知那个愚不可及的食肉者,真不理解毛伟人的那句“无限风光在险峰”的真谛了,山水之乐,全在你身体力行去征服它,一条索道就把你送到山顶上,那跟乘班车去赶集又有什么两样呢?在我走到拔萃峰时,整个的景点好象迎接党国精英清场了一个样,倘大的拔莘峰,真的是“空山不见人”,也未闻人语响,只听得山风在耳际呼啸而过,云雾缭绕,自山底下奔腾不息扑面而来。峰高而尖,更觉得险峻陡峭,低头下瞰,脚心发痒,但见危峰壁立千仞,杳杳不见其底。
拔萃峰西侧为绝顶,东侧中空为洞,洞隙相连,铁梯相接,可上绝顶,中间有一道长约百来来米的石缝,称为一线天,筑有较为完善的台阶,也可以攀登至绝顶。爬出了狭窄阴湿的石缝,豁然开朗,如是所说,“穷目周揽,千里可瞩”。可惜我上绝顶时却是云遮雾锁,不可登高望远,又兼有阴雨悱悱,凄冷砭人。四野空旷而了无生气,大有高处不胜寒落寞之感。览物之情可能因人而异吧,境由心生,喜好与憎恶大概也只是一念之差吧了。我是一个悲观主义者,所以我所看到的景象,都是带着悲观情绪的。拔萃峰顶阔数亩,有各种不同形态的石头,如柱、如砥、如虎、如蘑菇,中间灌木丛生,竹林森森,有时路还要穿洞挤隙而过,渐渐心生畏惧而有所忐忑难安,走马观花似的游了一圈,便匆匆从一线天下来了。







(诗词在线提示:诗词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有转载请征得作者同意,并注明出自诗词在线)


新华字典查询提示 提示:不明白的汉字去 新华字典搜索下。  


  •   鉴赏、评论:

评论请先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