执政小传


2019-06-18 19:02:48  王亚夫  所属诗集  阅读500 】

50个   

执政小传

父亲觉得在家庭的政治生涯已无前途可言了,实因我家兄弟三人拥兵自重,各自为政,严重地妨碍了他老人家施政的纲领。于是,忍痛割爱地告别了叱咤风云几十年如一日的政治舞台,庄严的宣告他所领导的权力机构不再行使权力了,各加盟单位从今以后可以完全的享有自治权力了。也就是说,我们兄弟三人,就象前苏联的加盟国一样,解体后便享有独立国家自主的外交和经济权。父亲也就象戈尔巴乔夫总统先生一样光荣的完成历史的使命,不再领导,不,是不再制辖着我们驰骋横行的施政理想,一种解除独裁后的喜悦发酸地涌上鼻子和眼睛。就这样,我便可以在自己的领土上颐指气使,一派君临天下的徳相统治着治下归化的妻子、桀骜难训的女儿,当然,还有乖巧的小哈巴犬阿咪了。对于权力欲望旺盛的我而言,其中的成就感和满足感,决不下于当年黄袍加身的秦皇汉武、唐宗宋祖了。说实在话,再也没有什么噱头比大权在握来的更实在,更令人激动不已。
激动归于激动,生活是容不得半点盲目乐观的,对于一个毫无治家经验可言的执政新手而言,即没财税收入强而有力的支持,又没一个安身立命的铁饭碗。撑起一家四口的衣食行住的重负,并不亚于卡尔扎伊总统先生领导战后的阿富汗国的艰难程度,可谓是生生所资,未见有术。我清醒地认识自己,单凭我的谋生手段,经营自己项上一张嘴巴已实属不易,更莫说有三张深不见底的咙喉了。一旦听得肆无忌惮的女儿要零钱时,战战兢兢的双手不知伸向那只口袋为妙,其棘手的程度就象普京总统先生处理库克沉船事件或者高加索囚徒一般。 对于日益窘迫的日子,我确实有些力不从心,这世界现实的很,面包比理想重要的,当然了,也比诗和散文更重要了。
对于小老百姓而言,生活就象是一只上满发条的钟表,总是围绕着柴米酱油醋而转个不停,那是容不得半点松懈的。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生活方式,上至庙堂之器,下至引车卖浆之流,其间的酸甜苦辣,只可意会 ,不可言传。对于生活,我又不能来一个哈姆莱特式的发问,“是生存还是毁灭,这可是两难的选择?”。人的适应能力是很强大的,如果我们的祖先不选择进化的话,在非洲大陆上我们的生活状态说不定比现在还好。为了生存,我不得不学人类的始祖那样进化自我,适者生存,文丐是当不成了,更别说象老舍先生自谦为文牛了。我必须来一次华丽的转身,才不至于诗圣一样饿死沟壑中。对于儒商这个名词来说,我倒是艳羡不已,既能以儒自居,又能利尽天下。 我是无从知道五柳先生为了五斗米折腰的心情是怎么样的,五斗米的官,我们可是要挤的头破血流也在所不惜了。他老人家的选择是对的,种菊比做小商人舒心的多。
当商人还是要当个大商人,现在不是明朝朱和尚的年代了,既使你和张万三一样又有何妨?君不见上海滩的老荣家,那通达的范,真是让世人羡慕不已。当一个小商人,其日子并不比柳宗元《捕蛇者说》中的捕蛇者好过了。在提倡和谐共处的理念下,这样说挺有罪恶感,说真的,不是我在诽谤这朗朗乾坤。我们这个社会,最难对付的不是流氓与恶霸了,现在的黑社会皆己与时俱进的进化了;倒是共和国的各个执行部门的差役了,他们少了当官的衿持与忌惮,一个个象久不见血肉之躯的饿跳蚤,见了谁都要先咬上几口后再作理论。对我而言,那简直是刀口上讨生活,惶惶不可终日。
以我经验证明,命运就像是一个倔强的孩子,总是与你的意愿相向而行的;小厂成了我衣食父母之后,我也变成了小厂的奴隶。可怜的文艺梦呵,便在鞋子的尺码与问题中,日复一日的交心违已中消耗的殆尽了。我是一个悲观主义者,生活总是让人感到无限的沮丧和无奈。我是一个喜欢幻想的人,花一整天的时间,把脑袋挂在床沿或者椅梢上,把生活幻想成无所不能的美好愿景。可是,现实生活与幻想总是存在着巨大反差的。张爱玲说,“人生就象一件华丽的袍子,上面爬满了虱子”。我的人生的那件袍子不但不华丽,千穿百孔的褛褴,而且还有虱子。我感觉自己好象从来也没有成功过,那怕只是生活上一点点的虚荣心,我也从来没有让它满足过,到现如今为止,我明白的知道,我终于一事无成了。写了一辈子的诗,从古典诗词到现代诗,我认为我我理解了汉诗的真谛,却从没有人承认过我。想想真艳羡脑瘫诗人余秀华,冠上脑瘫,就象“桑美”台风一样,当红的时候,可以歪着脖子目空一切的跟人对架,真的好。做了一辈子的臭皮匠,尚不及王健林所谓的小目标的万分之一,至今仍是囊中羞涩,而且还要提心吊胆的过,真窝囊。
大丈夫处世,尚不能满足妻儿囗腹之役,那不是一句惭愧就能搪塞过去的。“四十不惑,五十知天命”,介于不惑与知命之间,我又能说什么了。“上帝关闭你一扇门的时候,也为你打开另一扇门”,对我却不。在执政期间毫无建树而言,我的统治地位受到了质疑与反对。生活原来是与柴米油盐战斗终生的,而不是理想中那样大展鸿图。我终于偃旗息鼓知难而退,齐家治国平天下的心愿终于功败垂成!在妻子、儿子、女儿和阿眯望眼欲穿的期待中,我辞去了这个家庭最高领导人的职位,宣布我执政的黑暗日子终于过去了!







(诗词在线提示:诗词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有转载请征得作者同意,并注明出自诗词在线)


新华字典查询提示 提示:不明白的汉字去 新华字典搜索下。  


  •   鉴赏、评论:
  •   徐庆星 125.113.37.227     2019/6/18 22:14:41     1 楼
  • 送了5朵鲜花
    欣赏了诗作。

评论请先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