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环水绕黄龙溪


2018-07-26 11:51:09  郑光福  所属诗集  阅读316 】

00个   

山环水绕黄龙溪

郑光福 赵朝南


1988年初秋,我们一行人从成都乘车行约两小时,来到因近年来拍摄过《卓文君与司马相如》、《朱德的童年》、《海灯法师》、《张古董借妻》等影片而名飞海外的川西古镇黄龙溪。

我们生长在川西坝,川西坝上各区(市)县的古镇古场见得不少,不外乎有几条老街道,一两座古迹寺庙,或历史上曾有达官贵人,文人墨客歌咏过此地,便自古闻名川西坝民间。到黄龙溪前,我们想它与川西坝其它古镇恐怕也大同小异。然而,当我们一下汽车,眼前呈现的却是宽阔明净的河流,河上用木船架一座有300米长的大浮桥,随着河水起伏,桥也轻轻起伏,稀稀的行人头包黑白两种围团,身背尖底背蔸在桥上穿梭;对岸一株很大的黄桷树像把巨伞独撑,那翠绿色的团叶大约把河遮去一半;树下一群人正买卖交换土特产品,远远望去显得小极了。河岸撒网渔翁不少,他们戴着斗笠,一会儿收网,一会儿放下,倒影映在水中,加上云彩有蓝有白的流动,这黄龙溪简直是一幅天然美妙的画图。面对这美似仙境的地方,我们突然领会到黄龙古镇为何都爱称它为黄龙溪的缘故。

随弯弯河水远望,黄土低山浅丘的倩影也一一展现眼帘。那绿色、黄色的植被在阳光下十分好看,我们知道那是满山丘茶树、红苕、地瓜、玉米、海椒。远处的的山叫牧马山,是因三国时刘备的军马多养于此山而得名。

山环水绕,是黄龙古镇的天然景观。我们初来此镇,观远景之后,自然得到古镇老街上转一圈。大家踩着满街的古老石板路,看那依河而建的吊脚楼、沿街而建的木质小屋、这成片的古楼小屋虽不是皇宫里的雕梁画栋,但栏杆窗棂楼刻却十分不凡,小屋虽都小小巧巧,都古色古香,反映古镇小镇市民所受用的极佳特点。一路走到尽头,又见一座万年戏台,哟!原来这是一座占地300多平方米的广场,两株大黄角树的枝叶几乎把广场遮遍,一株分丫黄桷树旁还有一小巧庙宇,几位虔诚佛教信徒还点香跪拜。古老的黄桷树旁置一小庙,这恐怕是川西唯一见到的特色,令我们和不少游人都十分惊异。几位当地人见我们七嘴八舌议论,他们便争先恐后地介绍说:“这算什么!镇江寺前那珠黄桷树每年还在树叉上长海椒呢?”“吹得太神了!”有人笑了起来。“真的,那是牧马山吹来的海椒籽在树上生长、开花、结出海椒来的!”乡人的解释,才使我们顿时醒悟过来。

午饭间,我们问镇上接待我们的负责同志黄龙古镇的取名由来。他们拿出一本《古镇黄龙溪》,上面载有两种出处,其一为《
仁寿县志》云:“赤水与锦江汇流,溪水褐,江水清,土人谓之黄龙渡清江,真龙内中藏”;其二为《黄龙甘露碑》记云:“黄龙见武阳事,铸一鼎,象龙形,沉水中故名曰黄龙溪”。

黄龙溪处原并没有场镇,只因附近一处永兴场被大火烧光后,贺、乔、唐三家便承头在这山环水绕的地方建起场镇来。从街上的建筑群、古板路看,这古镇为场最早也不会超过明代,而大多数建筑的特色均为清代建筑。

据说夜晚月光下的黄龙古镇更有特色,当川剧锣鼓敲响时,讲评书的民间艺人还会道出开明王十二世战死黄龙溪、刘禅夜宿黄龙溪的故事来。可惜,我们没有在黄龙古镇过夜。


(郑光福,男,1950年11月生,四川成都市人,汉族,大学文化。当过回乡知青,面房工人,教师,图书管理员,干部,记者等,获主任记者职称。著有《川西风情》《巴蜀留韵》《新闻采写三十年集》等专著。现为中国音乐文学学会会员、中国散文学会会员、四川省散文学会常务理事、四川省历史学会会员、四川省民俗学会会员、四川省文艺传播促进会理事、成都市广播电视学会副会长、成都市老新闻工作者协会秘书长)







(诗词在线提示:诗词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有转载请征得作者同意,并注明出自诗词在线)


新华字典查询提示 提示:不明白的汉字去 新华字典搜索下。  


  •   鉴赏、评论:

评论请先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