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于军读诗之十二


2016-05-11 15:57:54  杨于军  所属诗集  阅读681 】

50个   

杨于军读诗之十二
——从诗人和翻译而不是文学评论角度的阅读


张联《清晨集》
第342首

一个小兔子在荞地
红包的静枝间很乖
太可爱了
我心疼地把它放在铺子下面
藏起来
过后真的过后
压了铺子
也就忘了小兔子
今天铺场
我的荞麦
堆里
妻子发现了小兔子
这个小尸体
还很温软的样子
一个压扁了的身子
的确仍流露着一个可爱的样子
睡熟了吧
我很小心地
把它放在了场边
让它看着我打场和扬场
就那样看着
我一直把场打完
一个可爱的死
它就在我的场边
我们无数次地接近自然
当自然把它的精灵
又这般唐突地失去
秋风已吹过了我的场面
和我的小兔子
一个很乖的小兔子
很温顺的小兔子

2004.10.9

【杨于军读诗】

没有任何铺陈,没有任何工艺, 张联只是给我们讲述了一只小兔子死去的故事片段。偶然地被诗人发现,如获至宝地藏起来。却阴错阳差地害死了这条小生命。
诗人没有说他看到小尸体的心情,也不需要说。

他安静 如常地干活,我们有时很会让自己忙碌,特别是一些机械的动作,劳乏我们的身体来忘却忧伤。
尽管如此,诗人仍不免心生感叹:

我们无数次地接近自然
当自然把它的精灵
又这般唐突地失去

这只小兔子,让我们想起很多我们本来要用心保护,却无意地伤害了的人和事。



【杨于军英文翻译】

Poem No.342 from Mornings

A little rabbit among the red stems
In the buckwheat field
Docile and lovely
I put it under the haystack
With care
To hide it away from others
Later or later
The haystack is pressed
Yet we forget all about the rabbit

Now we are spreading the hay
Inside the buckwheat pile
My wife finds the rabbit dead
The little body
Still soft and real
But pressed flat
Still looking so tender and warm
Is it only sound asleep
I put it besides the threshing ground with care
So it can watch me
Threshing and winnowing

It watches me like that
Till I finish winnowing
What a lovely yet dead rabbit
Just besides my winnowing ground
We have many a time get close to nature
But when nature presents its fairy to us
We simply lose it through carelessness
Now autumn wind has passed my ground
And my little rabbit
A little rabbit
Still so docile
And lovely

Oct.9, 2004


附: 翻译张联

翻开《傍晚集》,惊异地发现每一篇都和另一篇那么类似而又不同。仿佛我们的日子,每一天都类似又那么不同。

没有裁剪,没有扭曲, 没有矫饰,没有刻意的逢迎;内容是自然的, 思想是自然的,情感是自然的, 景物是自然的,色彩是自然的…… 它们就像有机环保作物,没有被化学药品侵蚀。

那些文字自成一体,不分彼此,没有裂缝;它们不是回归,它们一直就在那里,安然自若。

单一却不简单;在日常中修炼自身,灵魂在那些文字中被涤荡直到纯白,不再需要什么。

如果诗歌的意义在于自救和救人,自娱和娱人,那么在这里它已经达成自己的使命了。

也许有些文字没有更深刻的意义,也不需要,因为意义往往是人类强加给它们的,张联的文字就像一朵金黄的葵花、 一条坚韧的麦秆、 还在土层下温暖呼吸的一颗芋头、窗台上的纯白的雪,安度宁静的时光,向往着天边的霞红宛如仙境、多头葵就像四叶草……

村子里有农人喜悦的说笑,孩子的嬉戏,妇人做饭无意中碰响的锅碗瓢盆;也有寂静,有空荡可以听见鸟雀的鸣叫,来自村外的风,犁头翻开泥土的声音,麦杆拔节的声音,偶尔的雨渗入土地的声音,一、两颗沙枣落到地面的声音,羊群移动的声音……
在这里,土地,阳光和空气,都是可以随时在身边陪伴,让人安心和温暖的自然。

生如夏花之绚烂,死如秋叶之静美。
这也是我理解的自然。

张联终日劳作,又自诩为闲人。也许只是繁忙中的一些闲适,所以倍加珍惜。

有人会说话就会唱歌,有人会走路就会跳舞;
那张联可能是会写字就会写诗了。

所以,写诗其实并不是什么奇异的事,只是一个敏感的心灵找到了一种适合它的表达方式。

还是让我们一起读他的诗吧:
《傍晚集》152页

那天早晨
我收拾着芋窑
准备盛芋
在院子里 的空间
听厨房里的女人
在叮当响
听孩子在闹
听鼓风机在吹着早晨
我心里便渗透着
对生活的热爱
不几天
芋又满窑
我好像就是芋头
我在芋的窑内聆听

生活真的可以很简单,我们都是存在于自身的环境中。只是我们在同样的时段里可能做着不同的事情,或者在和他人处于同样的状态中,我们可能感觉和思想着不同的事情。


《傍晚集》第154页

你知道了吧
我就是一个鸦儿
在暮色中独自拍着翅膀
才能美丽自己的身影
也许很丑在小村里有一个巢穴
独自真爱着
让时光看得很平常
静静度过每一个很平常的日子
独自飞落静立
等待着 等待着
在院的墙头没有思想
只是一个影子
无声的伴这一片柔光静意
准备归去

我们的存在也可以很简单,我们都是自然的一部分。无论化身为一只“芋”,尽管没有光彩诱人的外表,却有厚实的内容,给人带来温饱和细腻的纯香;或者是一只“鸦儿”,没有华丽的羽毛,却凭借自己的力量飞翔,不断扩大着自己的视野,不过遨游疲惫的时候,仍然会可以回到自己熟悉的家园。等待另一次远行,就像张联在另外一首诗所说的,“我知道神再一次向我示意”。

《傍晚集》
(P192)
这碎碎点点的蓝底白点的袖罩
在桌上
放着
我拿了起来
湿湿的未干
想女人可能忘记
就顺手搭载屋内凉绳上
软软湿湿的
一幅(副)温顺素雅得样子
这便是我的妻子
我端详了好久
软软湿湿的
这碎碎点点的蓝底白点的袖罩
内心真的好温情

这完全是一个敏感细腻的心灵才能产生的情绪 我感觉自己好像就站在那里 手上也许还沾着清凉的水迹 在一幢朴实的房子的中央 家人各自去干活了 我刚闲下来一阵儿……


《清晨集》第342首

一个小兔子在荞地
……


需要多么坚实的心才不被这样的叙述感动。
我是边流泪边翻译的。希望在我的英文中,小兔子仍然很乖、很温顺。

只是再读一下这几段文字,我想我真得不用再多说什么。

日出而作,日落而息,敬畏自然,顺应时令。
寒冬酷暑,阴晴圆缺,都能以自己的方式做着自己的事情,这不是我们终极的诉求么?

如果说To read is to live many lives so to translate is to relive many lives
阅读就是体验无数次人生;那么翻译就是再度体验无数次人生。

谢谢张联给我们这个机遇。
我希望多年后我可能会见到的仍然是一个坐在橙黄的光里对着葵地微笑的张联。

2013年6月 杨于军







(诗词在线提示:诗词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有转载请征得作者同意,并注明出自诗词在线)


新华字典查询提示 提示:不明白的汉字去 新华字典搜索下。  


  •   鉴赏、评论:
  •   北方飘雪 1.183.218.222     2016/5/11 17:52:59     1 楼
  • 送了5朵鲜花
    欣赏佳作,问好诗友!

评论请先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