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浔诗选 第五辑:幸福成隐痛(2000-2005)


2010-01-17 14:36:50  李浔  所属诗集  阅读5926 】

10个   

第五辑:幸福成隐痛(2000-2005)




幸福或隐痛


祝福的人要走了
歌手却来了
你会不会来

那些长长的梦境
都在我手里
我把它们当成鞭子
鞭打随时想幸福的人

遍身的伤疤
光滑的隐痛
真像繁星的夜空
这样的情景
要等早晨才能明白

歌手要走了
幸福的人来了
你会不会走




小儿科医生


你始终被幼小的哭声包围
没有—丝缝隙
最后像—只脸盆一样
小心翼翼地盛住这样的哭声

你始终看不见这幼小的疼痛
没有任何背景
无依无靠在疼痛的中央
又走不出无形的疼痛

你始终在摸索着幼小的期盼
却没有对称的语言
毫无左右的判断
只能用体温计测量一个幼小的高度





柳叶刀


你划开了从没坦露的东西
打开的深处却开放着无花果

沿着疼痛的目的
你尝试着一次又一次疑问
却忍耐着更多清醒
柳叶刀 明亮在无影灯下
像一条帆船驶行在途中

你划开了疼痛的风景
展现的却是潦草的生命

你像风一样吹走了昏暗
却演绎了一次又一次流血
柳叶刀 血擦亮了你的前程
你在生命的峡谷中
那么无情又那么无奈删除更多的希望






蝴蝶



晦涩的翅膀上的花纹
展现的却是无穷的想象
那只蝴蝶
飞过那么多的花丛
脚掌上的花粉
抖落的的却是忧虑
蝴蝶停在花中
在花的簇拥中妖艳飞翔
那么轻率 那么无奈
不会许诺甚至不会歌唱





知了


你始终沙哑的歌唱
把阳光唱成了雨
淋湿了所有人的宁静
那树始终成了你的拐杖
扶着你的倾诉
走完了你的歌声

远处的那个顽童
脸上挂满了汗水
他想把你的歌声
去喂那只刚刚走路的鸭子





蟋蟀



你用谈情说爱的声音
惊动了所有人的童年
你躲在深深的角落
让孩子尝试了挖掘
你最终和锋利的牙齿
启蒙了人和人的争斗






蜜蜂



一生在花的中间
却不知花的用意

一生都在精心建房
却把蜂巢悬在风中

一生都在寻找甜蜜
却不知咸的滋味






皱皱的小调

花开深的时候
你又站在哪里 难道是
在那只蜜蜂的翅膀上吗
树长高的时候
你又到哪里去了 难道还用我
赶着你去摘那几声鸟鸣
我想你的时候
你又躲在哪里 难道你是
我的能见又摸不到的影子吗
我恨你的时候
你又到哪里去了 难道还要我
真的用刀把我们分开吗?




五等散席舱

在武汉到南京的长江上
我流连在水的表面
那些洪亮的汽笛
那些有过经验的女人
她们都在我梦中
一次次醒来

五等散席舱
在顺流而下
在随时靠岸
我的倒影在长江上
总在云的上面
我看见水在分割一切
平静的是鱼
深怀绝技的却是水草

长江在我身后退去
一点点退尽
像衣裤退滑在脚边
女人睡在我的上铺
她们的腿在上上下下
像一行行雪白绝句

我在长江顺流而下
两岸是芦苇
之后是同样茂盛的诗人
他们在网上的诗句
有时是撑船的竹竿
更多的时候是晾内衣的绳子
但基本上以黑白为主

我在五等散席舱内
看不见风景
只听见水和潮湿的事情
从武汉到南京的长江上
有人写诗
有人偷窥
更多的人在做梦
也有几个少女
在快乐的流血




风声

那座塔的风铃 喝多了风声
把风景喂得胀饱了肚子
但仍然没有使人满足

风声像一把钥匙
打开了能有的门 甚至让心
也有了许多的缝隙

风声不断 它们忽远忽近
像说过话
有的远走了 另一些始终吊在耳边

有人把风当成了风衣
但谁能把风声种下
哪怕是只长一片叶子
2005.1.20





粗砺

即使是肥皂洗过 仍然脱不了粗砺
也许是岸边的石头
也许是手 这是时间雕刻出来的本性

许诺已不是一张白纸了
它们消散在不够敏感的日子
低垂的样子 什么也抓不到
什么也像荡在空中的那只风筝

有人还在渴望纯静 甚至盼望
细腻的饱满的温暖的问候
那么执着 那么一付永不回头的样子

随地生根长出意料中的种子
随地生根长出意料中的果子
那么幸福 那么有成熟感
就像从来没有看见过什么叫粗砺
2005.1.26





昆虫岁月

昆虫爬动的家伙
还会不停地飞翔
在饥饿中不断忙碌
在红花绿叶中撒野的家伙

昆虫四季分明的家伙
还会不断制造情节
在劳动中嗡嗡作响
在惊恐里起舞的家伙

没有阶级的昆虫
却吵醒了有爱有恨的春天
没有计谋的昆虫
更点燃了有情有意的世界

昆虫 笨拙的家伙
没有故乡没有童年
昆虫 单纯的家伙
坚强的能击败一个季节

昆虫生长在旅途上的家伙
没有方向也没有速度
在飞翔中挽留岁月
在受伤中完成人们的预言




小村的妹妹


那个妹妹
把秋天唱得有点虚构
幸福就是这样的场景

那个妹妹
把果子摘进了篮子
现实就是这样的色彩

那个妹妹
把想象装箱进城
命运就是这样残酷

那个妹妹
把炊烟飘得让人心虚
生活就是这样心酸

那个妹妹
把我当成了她的靠背
真情就是这样实在




打算盘的人

你结交了那么多的女人
会叫的或者会哭的
拔动的算珠
上上下下全是有声的结果

你结交了那么多的男人
会说的或者会跑的
拔动的算珠
上上下下全是糊涂的结局

你度过那么多的岁月
有冬天或者春天
拔动的算珠
上上下下全是有减的结果

现在来算算我们的总账
加一颗算珠
窗外的鸟鸣碰响一个春天
减一颗算珠
往事和心跳一起七上八下





百合之歌


百合你轻轻敲打着
所有的热情
溅起的是同样洁白的梦境
你在夏天的花瓶里
在恋人的柔柔的手掌中
却怒放着内心的忧伤

我像花瓶一样
站在百合的面前
失落的是滚烫的誓言
一个热烈的夏天
尤其是收获的季节
风吹落了百合的祝福

你那么无助地长在
别人的梦中
那么含蓄地
开放着应该取暖的爱
我站在你的芬芳中
闻到的全是弥漫的叹息
百合你柔柔地开着

所有的祝福
碰响的是苍白的回音
你在别人的疼痛中
在所有的甜蜜里
凋落着你美丽的幻想
我像花瓶一样
盛着你的一切
和你一起坠落破碎





第五辑:幸福成隐痛(2000-2005)


(诗词在线提示:诗词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有转载请征得作者同意,并注明出自诗词在线)


新华字典查询提示 提示:不明白的汉字去 新华字典搜索下。  


  •   鉴赏、评论:
  •   李南  122.235.188.64     2010/1/17 16:27:01     1 楼
  • 送了1朵鲜花

评论请先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