怕睹物思人


2019-01-23 07:23:11  鲁向华  所属诗集  阅读390 】

50个   

一直躲避着归心似箭这支箭
归期一延再延
家的期盼在母亲去的那天走失
挂牵,从此了无着落

远方的流浪
不曾留下父母的痕迹
这也许比较安全
不用担心被旧物的暗光灼伤

但归期,还须再次后延
我得重新准备
卖幅铠甲披身,做几个深呼吸
这样好了,我是有备而回
不害怕伤得猝不及防







(诗词在线提示:诗词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有转载请征得作者同意,并注明出自诗词在线)


新华字典查询提示 提示:不明白的汉字去 新华字典搜索下。  


  •   鉴赏、评论:
  •   自由书生 223.73.47.159     2019/1/23 9:29:54     8 楼

  • 我的实践,是因为,我的梦想。
    这一切,与祖国无关,我为祖国奋力,为祖国死一万次,我无怨。
    我记着,我为祖国,不为家人。
    女儿长大后,我就告知女儿:老爸是祖国的一名战士。
    其实,我知道,我对家人,我对亲人,我对好友,太惨。
    我唯有告知后辈,不要学我,不要象我,我有神功附体,他们不是。

    作者回复:2019/1/23 10:41:28

    去除甲醒的工作原理可以透露吗?机器的重量是多少?在这里可以回答吗?
  •   自由书生 223.73.47.159     2019/1/23 9:13:11     7 楼

  • 我无意干扰你们创作。
    但是,如果是我的同辈好友、我的后辈,我必然干预。
    写诗,不在诗内,而在诗外。苏轼老年流放海南,没有诗词,他是什么样子?一个县官如此。那么,一介草民,又会怎的?
    我不喜欢,不着边际的这个那个。道理很难简单:人人要吃饭。

    作者回复:2019/1/23 9:25:53

    没有说先生干扰创作呀,想搞纯净酒,先生帮我问问盎然的意思,私聊是最好的
  •   红尘客 183.171.86.116     2019/1/23 9:10:42     6 楼

  • 家,还真像一座“牢笼”,关押着幸福的,忧伤的,想逃狱的,还有不想出狱的……
    喝几杯,轻松回家吧。

    作者回复:2019/1/23 9:27:37

    谢谢红尘兄,门的下节尽快年前结局吧,门的上节评论三次未发出去,也是无奈
  •   自由书生 223.73.47.159     2019/1/23 9:00:26     5 楼

  • 诗友:不需私聊。你的认知,我懂。
    真的假的,我没想。至少知道,阿朱说的。
    是的。你没阿朱的条件。我投资他赚钱,干活,他赚钱,纳贡。我还有产业项目叫他负责保安,他还有赚钱。
    我喜欢阿朱。他送来甜酒,我留下一点。他送来这个那个,我叫专家拿走。阿朱送来的橘子,快2个月了,还在摆着。
    我懂。我懂每一个为我奉献的人。我太情绪化,就请盎然把关。其实也知道,她也把关很难。她的自由度,比我更大。
    我就喜欢身边人。错了,就错了。没事。赚钱不难,得几个知己,好难。

    作者回复:2019/1/23 9:15:27

    不是先生一个人情绪化,大底写诗的人都喜欢情绪化,这世上最难求的两件事;一知已,二贵人,有这两样,人生的路可能就走得平坦些。如果能行,有很多合作方式可以参考的
  •   自由书生 223.73.47.159     2019/1/23 8:35:58     4 楼

  • 我的理念很清楚:不与穷人合作。
    当年外婆教我,我不理解。投资N钱后,我理解了。
    但不是绝对。举手之劳,为何不可以帮助?
    但,不是一碗粥。我可以投资N碗粥。我把自己比作一碗粥。
    真正为穷人致富的,从来不是一碗粥。
    我就跟着邓爷的思路。没有邓爷,我又何处?
  •   自由书生 223.73.47.159     2019/1/23 8:25:21     3 楼

  • 我来这里学写诗词,纯粹是死党的安排,实质是盎然的安排。
    任何产业,任何事情,我听死党的。诗词领域,我听盎然教授的。
    我崇拜的人,不多。盎然就是不多的科学家之一。
    我无须藏着这个那个,盎然不是这个,也是那个。不知诗友们究竟,喜欢这个,还是那个?
    我的死党深知,我的做派:今非昨,今如昨。
    陌生人,与我无关。但要记住:白云飘过,把云抓住。

    作者回复:2019/1/23 8:48:20

    我们是小县城,如果纯净酒真能推销开,也许能够一家衣食无忧,想有太大的发展,还真要市场调查一范,用毛主席的战术,以农村包围城市,步步为营。有这个念头
  •   自由书生 223.73.47.159     2019/1/23 8:08:40     2 楼

  • 江湖无戏语。江湖有真情。江湖有险恶。
    崛起,很难。
    有时,又象喝茶。
    记得阿朱。他59了。对我,无微不至。我喜欢。
    都说,给人玫瑰,留有余香。但,我不要余香,只要他们,闻到真香。
    我的话,多了。但,听着《钗头凤——红酥手》歌曲,感慨而已。

    作者回复:2019/1/23 8:12:48

    谢谢书生的好意,我们哪里土酒也只卖十元钱一斤,农民意识不会拿二十元加工费,去加工价格为十元的土酒,如果加工费每斤五元,或许一般人还能接受。
  •   自由书生 223.73.47.159     2019/1/23 7:55:45     1 楼
  • 送了5朵鲜花
    生存,不是打字。
    我可以帮你的。但是,专家们,都是死党。我又不能为一个陌生人,改变决定,否定死党的认定。
    可怜的我啊,心软。看到茅屋为秋风所破歌,就想起茅屋,还有茅屋下的人。
    如想崛起,就去找盎然。我听她的。

    作者回复:2019/1/23 8:17:47

    怎么跟先生私聊?真的想试试

评论请先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