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手机要长篇《山上山下西界沱》 上部32


2019-08-23 05:47:16  巴曼  所属诗集  阅读355 】

00个   

童奇天接连又从湖北汪营至西界沱古镇跑了六个来回后,他的卷心大白菜生意做得顺风又顺水,夹包里的利润也渐渐地丰厚起来,此时他独自在自己的心底里暗喜着。 当他第七次从西界沱古镇返回去湖北汪营收购卷心大白菜的时候,那天下午己近傍晚了,他刚到南木桠口就意外的遇见了一群人,他们的身上,一个个都背着砍刀和短锯子,肩头上坡着一块厚厚的垫肩,各人手持一柄打杵,那打杵杵在弯弯曲曲的山道上不时发出“咚咚"的响声,他们满身的汗臭味儿从大老远的地方就随风飘了过来。 童奇天不自觉地放慢起自己的脚步来,他轻轻的尾随在那一群人的身后面。 “今天我们砍杉树还是松树呢?"那一群人待童奇天走近了才看清楚,他们其实一路上只有四个人,那走在最前面的人此时发话,征求着后面的三个人的意见。 “当然我们还是要砍杉树啰,我们扛着杉树又轻松走路也要快一些,杉树不像那松树和柏树,树身又重而且树干又不直,我们一个人扛着一根行走这种难行的山路多么艰难啊!"那走在最后的一人回他话道。 “只不过杉树要求一尺的直径要难以找到些。"那走在中间的第二个人回道。 “哎呀,那些西界沱的人家,不管是哪家需要修房造屋,他们都是喜欢用杉树做檩子和楼堑,因为杉树无论时间多么长都不会变型。"那走在中间的第三个人回道。 “杉树一根的价钱是三块钱,松树柏树的价格顶不过也只有两块钱呢。" “扛到西界沱财势坝子,只要你砍的是杉树,不到半个小时就会出手的。" 童奇天侧耳听着他们说话,他就紧紧地跟在那一群人的后面,他的心里只记下了“杉树,三块钱一根",“西界沱的财势坝子"这些简单的信息,他还在继续聆听着前面那一群人的谈话,那四人一路行走一路还在议论着一些荤段子呢。






(诗词在线提示:诗词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有转载请征得作者同意,并注明出自诗词在线)


新华字典查询提示 提示:不明白的汉字去 新华字典搜索下。  


  •   鉴赏、评论:

评论请先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