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情庄重的猫


2018-11-17 22:16:56  李忠人  所属诗集  阅读141 】

00个   

我家的猫咪,和别家猫不同,性情孤僻、冷漠,绝对谈不上伶俐乖巧,至少对我是如此,缺乏感情,还总是防着躲着,好像彼此生就一对冤家。我有时爱惹它,逗它的乐,这也是事实。比如,我在厨房忙着的时候,它便会过来,想讨吃的,可当我转身到了水池边,它又退回客厅,躲厨房门框后露个脸看我,那眼神,即企盼又警惕。我喜欢用水滋它,那是将手的虎口堵龙头上,一股水流便喷向前去。猫科动物不喜水,天性,沾一点就很气恼的样子,这反使我忍不住总要冷不丁地滋它,它防范的意识和技巧越来越高,以后就只露个半个脸,用一只眼看我,就这一只眼,圆溜溜的,和小灯泡一样,甚至,身子还弓着,憋着劲,哪怕水声有点变化,就不见影了。不过,一会儿它又会出现在门框后,讨吃,也是它不可遏制的欲望。这时候我不看它,不仅不扭头,眼也不斜一下,水龙头一直开着,水量多大就多大,眼睛余光里感觉它略略地有点大意的时候,一只手的虎口突然顶上去,水流射出,它闻声已经启动,欲要躲开,但水刚来得及落它身上,听着它喷鼻丧气的声音,我会哈哈的笑。从小就爱玩这个,夏日里常与小伙伴滋水仗,很老道的,猫咪再狡猾,斗得过我吗!

常常地,我还可能将随手的什么东西,比如一团抹布,隔老远的,从背后扔它身上,吓得一跳老高。或者,每次更换牙膏,那空了的纸盒,打开一头,对了嘴吹,气流会在封闭的另一头缝隙间发出尖细的声音,它便一脸的惊恐,我要是跟着它吹,刺溜一下,就钻不见了。猫咪心眼小,爱记仇,除了喂它的时候,总不到我跟前来,冷不防抓住,抱一会,你看那两条后腿,不时地踢蹬两下,心里老大的不情愿,想跑。这没良心的东西,是我花钱将它从市场上逮回来的,刚出生,小不点,又是我一日两顿好吃好喝将它喂大的,而家里的主妇——妻是极少喂它的,但它对于妻很友好,很依恋。当然,妻是从来不逗惹它的。它最惬意的时候,是躺在妻怀里的时候,舒服自在,咕噜噜发着低沉的喉音,全身展脱,彻底放松,放松得没了一点防范,真比躺在它亲妈的怀里还亲。妻也一脸母性的光彩。哎呦,就是世间最高明的画家,我想也画不出这样一种无比温馨的母子图。有次我忍不住好奇,走到床前,盯着她怀里的猫咪道:“你把衬衣撩起,看它知道叼嘴里吃不。”她眉一皱:“滚!”我好奇心十足:“看它还有没有幼时的本能反应。”她:“快滚!”我:“你就试一下嘛!”她:“快滚,快滚!”我搔着头只好作罢。

这猫咪,只有一件事对我不躲不闪,就是蹲在放有猫砂的专用盆里便溺的时候。完全另一副面相,神情专注、严肃,连我看都不看一下,有股子不容侵凌的庄重感。我知道,这是调动全部内力,发动于一端的时候。比如人要打喷嚏,也得专注地等待,等待刺激的临界点。都是动物,人在便溺的时候,也头半侧一动不动。当你高度专注于一事的时候,其他一切就得打住。当你特别地专注于某事的时候,特别地不容被搅扰。再若长久地专注于某项事业或理想时,还会生出一种庄严、崇高的神圣感。因此,我特别理解猫咪此时的心理,不由地也严肃起来,怀了庄重的表情,故意从它的近旁,庄重地走过。也只有这个时候,我们才形成一种默契,形成了一种庄重的信任。

LIZHI 2018.11.17







(诗词在线提示:诗词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有转载请征得作者同意,并注明出自诗词在线)


新华字典查询提示 提示:不明白的汉字去 新华字典搜索下。  


  •   鉴赏、评论:

评论请先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