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手机要长篇《山上山下西界沱》 上部4


2019-08-20 21:01:49  巴曼  所属诗集  阅读280 】

00个   

童奇天像一个乞丐在山坡上打鼾。被一只在天空中盘旋觅食的老鸹盯上了他,老鸹突然一个俯冲就站立在“一碗水"泉水边的岩石上。老鸹把头偏过来看又偏过去地看,反复观察地面上的反映,它要看清这地上那个"死人"到底还有无动静。老鸹把脚步慢慢地靠近了童奇天的头部,用它那长长的尖嘴啄向那人的头顶。 只听见:"哎呀"一声。童奇天的头上顿时鲜血就从他那乱篷篷的头发中流淌了出来。童奇天随即抓起地上的一块大石头,朝着那只老鸹狠狠地砸过去。那老鸹双翅一展,只听得“扑通”一声,那老鸹就腾飞了起来。那老鸹已朝着更远处的天空飞去了。 就因为那只老鸹展翅发出"扑通"一声,那声音不知惊动了附近山林里的一头什么样的动物。耳边只听得:"呯"的一声沉闷枪响。远处的雪地惊现一片殷红血迹。 此时童奇天老人没顾他身体的伤痛,随即转过头来正在看那片雪地上的动静。不料,脚下突然一滑,一个踉跄,童奇天饿狗抢屎般头朝下脚朝天沿着青草连绵的山坡翻滚下山去。 幸好有他身上背着的那个木质扁背,是它挡住了他头顶部位的一尊大石头,使他身体在一处山坡处停下来。不然,童奇天老人的头顶就会撞上那尊大石头,会顿时没命的。 童奇天从地上爬起来,此时正饥肠辘辘,他马上起身前去查看那片雪地,原来雪地上是一只野兔子出看觅食不慎死在了自鸣枪口之下。这远天远地的山野雪地里,也不知是谁昨夜在此地安放的自鸣枪。 童奇天独自在心里惊喜起来,他把一切伤痛抛向了遥远,这真是天无绝人之路啊! 他立即提起雪地上的那只野兔子,直奔茨竹垭而去。 过了跳脚石,越走李生坝,抵达黄龙桥时间已这晌午了。他一路捡拾干柴,准备在隐蔽的地方升火烤野兔子吃。 童奇天他划燃了一根火柴,点起一堆杂草,再把那些干柴放上火堆,用木棍支起野兔子就烤了起来。此时他的烟瘾似乎又犯了,他用手去摸他的上衣口袋里什么也没有。于是他捡起地上的两片青杠树叶当成叶子烟,他把那两片树叶放在鼻子嗅嗅,双手又把两片树叶搓成烟卷儿,用一根燃烧着的树枝点上。 那野兔子的肉香味儿随风飘向遥远。童奇天已经几个月没沾过一点儿肉腥味儿了。用鼻子嗅着那野兔子的肉香,口水直往肚子里咽。 他一边烤一边吃,从外面到里面,烤熟一点就吃掉一点儿。不过半个小时功夫,一只野兔在童奇天手里就变成了一只骨架。







(诗词在线提示:诗词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有转载请征得作者同意,并注明出自诗词在线)


新华字典查询提示 提示:不明白的汉字去 新华字典搜索下。  


  •   鉴赏、评论:

评论请先登录